衣魚,上周才認識的3億年新家蟲

前幾天作夢,夢到地上全都是一種長型蟲,好多好多,爬滿了地板,我又必須從這裡走到對面,只好一個深呼吸,用力一跑!

跑跑跑、跑跑跑,一個不小心,腳尖卡到地板的縫,「不會吧?」

掙扎了幾下,整個衝力把我整個往前拉去,往前方顛、顛、顛,四五下之後終不敵地心引力,整個人俯趴到地面,一大堆蟲被壓在身體下面,彷彿聽到它們吸吸酥酥的逃命聲,但有更多隻則從四面八方爬到我的衣服、頭髮、鞋裡、褲子裡………啊!

作這個爛惡夢,是因為一個月前我依例在4點多、天還沒亮就起身,離開冷氣房,先晃到書房,打開電腦,再走出來倒了一杯溫熱的開水,往電腦方向回去的「路上」…。

有一隻深色的長型蟲,優雅的,暫停在白色的大理石上。

沒關係,大概又是「它」吧。我等一下拿書來打死它,咦不…。

旁邊也有一隻,比較小隻的。

旁旁邊又有一隻,更小隻的。嘩,這麼多,這要怎麼打?

就這樣,一個早上我打死了六隻怪蟲,帶著很害怕的心情開始寫文章。

這種蟲,被許多家庭稱為「怪蟲」,因為它不是蟑螂,也不是蜘蛛,更不是蜈蚣之類的,大部份的人,小時候沒認過這種蟲。說小也不小,大約有1公分左右,但說大也不大,因此雖然我很怕蟲,尤其怕蟑螂,因為怕蟑螂就不喜歡坐在沙發內側,但我看到這種怪蟲,竟完全不會怕!家人都「認識它」了,都有與它戰鬥的經驗了,但因為偶爾看到,所以不會去追究。

不會追究,所以看到一次當「眼花」,看到兩次當「運氣差」,直到看到第三次、第四次,然後像我這樣,一早看到六隻!嗚呼哀哉,「完了,怪蟲長滿我家了。」我們這個只蓋五年的新房大概完蛋了,長蟲了。

終於,決定好好的查一查,用「常見家蟲」這個關鍵字,找到了這份「居家常見昆蟲」簡報,全螢幕的大照片,一張一張慢慢看,終於認出了這隻蟲,也看到了它的名字。原來,它有個蠻美的名字,叫「衣魚」!衣服上的魚呢!起來不像是從市場出來的髒昆蟲,反而還讓我聞到了家裡滿室軟綿綿的衣服的氣味,和那些衣魚一起在潔白無垢像白雲般的衣服上跳舞。

知道了名字,一切都方便了,我發現FashionGuide這邊也曾討論「衣魚」,網路上也有許多與衣魚撞見的新體驗,肥兒三寶格主第一次看到以為是「異形」,Lily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蟲,「每次看到他,我都會驚嚇的縮在一旁好久好久!」由此可見,大家長年住在海島氣候下,什麼蟲沒看過,但「衣魚」似乎是在近期才開始肆虐這城市的住宅大樓的?

從這個「除蟲網」得到正式的資料,衣魚的學名為「Lepisma saccharina」,通稱為「蠹魚」,也有人叫白魚、壁魚、書蟲或衣蟲,是「總尾目」昆蟲,全世界約有370種。文獻總說,它身上有「銀白色的鱗片」,實際來看它是「肚子上」才是銀白色的鱗片,我們只能看到的是近黑色的背部。衣魚喜歡躲在陰暗潮濕的衣櫃、書櫥和儲藏室,平食就吃你家的衣服、襪子,還有書本、紙張、壁畫。假如它有機會到廚房,當然也可以吃麵包等等。如果想驅趕它的話,最好是用樟腦丸,或是用氯化銨水,還是用混合比例為1:1的硼砂和砂糖等方法,FG也提到,用「香水」即可有效驅離,這位網友則提到可用「薰衣草」

當然,最好的方式來是「見到就打」。衣魚呈長條狀,背部是黑色,肚子是白色,但你絕對不會將它與其它蟲搞混,因為只要一作勢打它,它馬上展現它的厲害給你看──它一秒可跑百米,速度奇快無比!想打它,直接打下去往往會miss掉,所以一定得拿一本過期的雜誌,重力加速度整片鋪天蓋地給它壓下去,才打得中!不過,打久了就會知道,這種蟲子的速度其實只是花拳繡腿,動作雖快,但慌張不已,它只會咬著自己尾巴亂跑轉圈圈,它亂跑,你也亂打,打兩三下就會中。

打中了以後,馬上就又會發現這種怪蟲的另一個特色,它立刻化成一團深色的「灰」狀物,殘骸幾乎所剩無幾,可見它平常肚裡裝的可能都是空氣?有點噁心,但沒有汁汁,不會很麻煩。久了以後,不必拿過期雜誌了,只要拿一小張衛生紙,對準,「咻!」快狠準。

這下又帶來另一個麻煩的地方,假如是在牆壁的角落,發現這種蟲正在努力往天花板方向爬,通常就「只能打一次」了,如果沒打中,它就會掉到牆角,在最陰暗潮濕的地方繁殖得四處都是!所以,如果在牆角發現衣魚,一定得先算準它接下來會怎麼跑,在它的路徑打下去,就算以為「命中」,衣魚也會「化為烏有」,你會發現衛生紙上只有黑黑的,研判應該是打中了?但有沒有死,永遠不得而知。

至於我們家的衣魚怎麼來的?我老婆有個說法,一定是裝潢的時候,從哪邊帶進來的!

我也想過,維基百科說它已經存在3億年了,或許我們家的衣魚是從某個土壤慢慢爬上來的,我心裡想起了那三頁蟲的標本,從河川抗拒萬年的化石慢慢的延著水管,爬三年,來到我們家產卵、繼續它的第3億零1年的生命。

衣魚是一個很會脫逃的昆蟲,因為很會脫逃,所以才能繁延下去。衣魚有三條尾毛,一條在中間,兩條在旁邊,這三條尾毛非常靈敏,專門負責偵測敵人動向。這一點我們都有深切的體悟,碰到這種很會脫逃的昆蟲,永遠都無法讓它絕跡,連在家裡絕跡都很難,我們只能我們的衣物、和我的印出日記作較妥善的保護,以免被衣魚吃掉,已經準備好,和這隻新認識的蟲子,長期的、一起的生活下去了。

1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