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依據班上學生表現而「加薪」,提升教育品質?

我們小時候的學校,和現在的學校有著很大的差異。有人說變好,更多人說變差!電視上常看到一些「豬頭老師」,因情緒失控,把學生打成重傷的,有的拿塑膠繩控制學生行動的,香港傳出老師毆打學生臉頰的,大陸也有老師一碰到地震就先跑掉的……於是,全民激憤!校長站出來説「不干他們事」!

眾之矢的都是──老師

但,教育變差,真的是因為愈來愈多的「豬頭老師」造成的嗎?

不,更有可能是因為「豬頭學生」愈來愈多,有些壞學生,見老師不爽就捏造是非,故意刺激引發老師情緒崩潰。此外,這社會原本就存在著一些豬頭學生,或者有少數豬頭老師,但媒體積極的把這些事件「升級」到社會事件,便讓這些少數影響到多數,到最後,老師開始怕學生,怕丟工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於是,教育系統可能就開始爛掉了。而不幸的我們的下一代,是的,正準備進入這個逐漸爛掉中的教育系統裡

美國人,顯然也對他們的教育系統不怎滿意,《華盛頓郵報》今早有一篇有趣的專欄文章,提出了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案:「讓好老師加薪!」。作者認為,「老師」這個工作為何仍是標準的「公務人員」的給薪方式,薪資是比比看資深度(seniority)和誰待到最後一刻(longevity),待得愈久,薪水愈高。但現在的學生本來就比較難教,老師們若還是用年資算薪水,無法鼓勵那些可憐的、努力的老師們,如此排除萬難的去教現在愈來愈難教的孩子。

這位作者說,最近在美國的Denver與華府真的有官員提出了法令修改,要老師的薪水,直接靠學生的表現來作決定

某班學生成績進步最多,該班的導師,就可以得到一些bonus獎金!

升學率提升,那麼,這個學校的老師通通都可以得到更多年終獎金!

那些奮勇到市內的恐怖小學任教的老師們,若真能幫助改善恐怖小學,更有重賞!

結果,猜猜發生什麼?

據郵報說,這些薪水制度提案一出,竟然引發老師們的反彈,華府的教育局的委員提出此案後,老師們竟揚言罷工抗議!

這個專欄作家指不解的問,老師可以加薪,為何要反對這樣的案子?她直接了當的舉例,有個叫Julia Rosen的才25歲的剛畢業的女老師,就非常喜歡這個新系統,希望教育局能快快導入,她已經準備好一展身手。那麼,到底是哪些老師在抗議?嗯,你猜對了,許多反彈者正好都是「資深老師」。這個專欄作家諷刺的指出,弔詭的是,資深老師,不就應該更厲害嗎?應該可以拿到更多加薪啊?

她意有所指的認為,資深老師,就是問題的所在。她認為,教育系統失衡的主要原因,並不是那些出包的「豬頭老師」,更可怕的是一群「什麼事都沒做的老師」,因為他們待得愈久就愈賺錢,錢都集中在他們那邊,今天媳婦已然熬成婆,怎麼能輕言放棄已經等在那邊的好處!但,經驗是一回事,這些資深老師的反彈,也等於在「自曝」自己沒有信心把小孩教好,真悲啊!而,真的對教學最熱忱的這一群剛畢業的年輕老師,可能過了兩年就必須面對「還有好久才會爬到那程度」而離去找其他的工作,他們的教育系統,就平白失去了一群教育的尖兵。慘的是,到最後,學生也會被老師影響,被這種老師的職等制度而「寵慣」的學生們,碰到一些比較積極的老師,或許採取極端行動,只要一個學生對一個老師這樣做,這位老師就會被「嚇阻」,把這老師也「同化」到這系統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般人從外面只能看到這系統哪裡不對勁,卻無法插手?

傳統來看,老師是很高尚的職業,是每人一生的第一盞明燈。但現在,這種風氣已經無存,老師認為,是學生不尊重老師,學生也認為,是老師素質不好無法為人師表?但我則認為,全都都是因為,現代本就強調「人人平等」,每個人都有權力,就算是小朋友的權力,也和老師是「平等的」,這種平等的概念,加上媒體過度渲染一些邊緣案例,來到單純的校園中,很快就讓古代老師的一種威權感完全消失不見了。

而且,別忘記,6000年來,人類是一直在殺戮打仗的,以後八成也會。不過,畢竟人類很健忘,而且大多數所謂「現代人」都是出生在沒有戰亂的時代,打仗時期,商業不重要,教義很重要,讓大家在困苦與失去親人的劇痛中依然感受到心理的支持,老師可以輕易的變得崇高,但在和平的時代,「商業」變成唯一的力量。你可以否定我,但不能否定現在全球的勢力版圖,正好就是經濟勢力版圖,除了美國以外,每個國家都是經濟當頭,在經濟上面競爭。

所以,比較保守的人士一定會說,不行!老師是多麼尊貴的職業,不能學商業的方式來聘用,更甚者或許說「商業不能入侵校園!」但,誰不懷念那個「尊敬老師」的日子啊!如果保守人士能用其它方法把老師的形象與權威給帶回來,那大家當然很高興,但若不行,為了重振教育系統,或許該回歸到現在的趨勢,讓老師的薪水隨著學生素質而調整!幫老師導入bonus制並非讓商業導入,只是讓老師在「校內」和「校外」的生活可以一致而已。在校內的表現好,直接鼓勵讓老師得到校外的好處(well-being)。

非常的時期,就要用非常的方法。我們常常說「change」,要改變。如果薪水不是這麼重要,那我們大家就每天吃政府送來的便當即好,為何要有「薪水」制度;所以,如果薪水制度是每個人不可少的重要東西,那以這個重要的東西來制約、鼓勵好的表現又有何不可!就和業務員一樣,它的不好表現並沒有被「懲罰」,而是「今天沒鼓勵」而已,只能領到底薪,但或許下個月或下一個學期,一有成績,馬上就可享有好處。

當然,老師不是獲利單位,不能用「他賺多少錢」來決定「他得多少bonus」,因此也考驗著教育專業的立法人員的能力,如何將學生的各項表現給「量化」,讓它可以拿來計算老師這個月的bonus?美國的最近發展,也會持續與各位報告。

2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