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健康之道:每天都新,不多考慮

昨天WebMD剛刊出一篇「Too many choices exhaust the brain」,討論一個有點難懂的心理學實驗結果。這個實驗請參加者來到快樂的購物商場,將他們分成兩組,A組只要四處看看逛逛走走,快快樂樂,沒有壓力,時間到了再集合「考數學」。B組則要他們必須在「考慮」過後,下決定買哪一樣東西,然後集合回來考數學。冗長的實驗結束後,A組B組的數學題都交卷了,結果發現,之前被要求「考慮然後決定」的B組,大腦好像早已疲倦,考得很差!

實驗證明兩件事,第一件是我們早就懷疑很久的,腦子一直動一直動,是很容易疲倦的。第二件事是,其實也要看你的腦子怎麼動,決定你多快疲倦。最容易疲倦的方式,竟然就是「一直在考慮東考慮西,然後下決定」,如果只是東想西想,不必考慮,只是看看,好像天空的風箏,無拘無束的,則就不容易疲倦!同一篇研究也顯示,那些「亂想」的人,專注力相對較為持久,大腦好像新的一樣,反倒是一直在「考慮並下決定」的很容易分心,他們跑去打遊戲機台,沒有專心在解數學習題。

我不知道你看這篇文章有何感覺,但我實在太有感覺了

是什麼讓人「一直在考慮」?當我們像現在一樣,太聰明,就會看到很多「選項」,然後就會一直考慮、一直考慮;當我們太有主見、眼睛又太敏銳,看到太多路見不平的事故,就會一直考慮、一直考慮。當我們被教育得太有自信,以為自己仗著對的一方可改變世界,就會一直考慮、一直考慮。而網路讓大家有更多機會「考慮」,考慮到最後,對的,錯的,只剩兩邊。在網路上寫文章,大夥兒是不給你「中間路線」的,常常有人就認定某某是支持xxx或不支持xxx,其實他真的只在討論某一個特殊狀況,「聊聊而已」。而大家「考慮」了這麼多,以為說服對方,其實對方早就和我們南轅北轍。

多少的腦汁,花費在不停的輪迴的「考慮」上,我們,不疲倦嗎?

以自己為例,自己總是很努力試著跳脫「考慮」的循環,當網友還在討論我昨天的文章,我今天往往已寫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主題。明天也是,後天也是。但,這容易嗎?之所以對這話題很有感覺,因為自己一直也面臨這樣「多慮」的挑戰。我不斷的在面臨這樣的挑戰,從寫日記我就發現,當我很「陷入」昨天的一件事,今天還是會想著那件事,明天還是在想著那件事。寫日記15年下來,我發覺,人生最好的攻略法,就是逼自己看著今天的日記。今天的日記當然還沒寫半行字,所以是空白的。我看著那空白的表面。

白白白白白。

全白的今天,今天要「新」。

與其考慮、作決定,我於是養成了習慣,逼自己「每天都新」,我發現「每天都新」,讓我輕鬆、快樂,更讓我像吃了促長劑的快速成長。我每天都在做一件新事、兩件新事、好多件新事,思緒就像風箏一樣亂竄亂飛,我認為這叫做真正的「攻擊型」的人生。反之,若每天都活在昨天的因果關係下,今天只是讓昨天更好的延伸者,活起來有如在方方整整的方塊中寫毛筆字,硬邦邦的,這是「防守型」的人生。

你說你的人生幹嘛還在考慮什麼攻擊防守?我來舉另一個例子。

過了周末,有些人會嘆,唉,周日吃了一大堆,肚子愈來愈大!若能肚子一圈肥肉都剃除掉,就可以更好看、更漂亮,然後…回到那幾年前的「過去」的自己。這樣的人很多,這就是「防守型」的人生,她們一直在「防守」,和肥肉戰到最後,還是「五五波」。她們所缺的不是減肥良方,而是「新的刺激」。假如今天有一間公司突然來找她去環遊世界旅行報導,她一頭埋入,興奮的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也沒時間左思右想,或許就可以忘了身材的問題了?

整塊的鮮滋滋的「新」,我想許多城市人都很需要。「防守型」的人生,通常多慮、多想,他一直在思考,決定,思考,決定,最後從中得不到快感,反而愈跑愈累。這其實是個警鐘,應該想想,是不是沒有其他快樂來源?沒有令我期待的事?對什麼事,都感受不到很大的刺激,很大的期待,於是唯一方法只好「把事情做好」。「防守型」的人,其實是在作某種「準備」,既然沒有很大的刺激、很大的期望,只好準備未來某件小事的發生,這樣的人生,就像在購物商場被逼著一直考慮作決定的,或許會比較累。

這是城市人被群體制約的效果,「作決定」的習慣,和資源的有限絕對有關係,剛回台灣很訝異,竟然得站在美食街桌旁「等」一桌吃完飯,再馬上補上去。在國外,頂多就是沒位子,沒位子就隨便看看,等一下就會有位子,在台北市這樣是搶不到座位的,大家都擠在一起,搶「一點點資源」,只能這樣。其實,人生應該更激動的快樂,「每天都新」。

每天都新,不多考慮。攻擊型與防守型的人生,其實也反映在整個社會上面。

上次聽朋友講到,看,商務大廈的門口只有一個暫停車位,現在來了兩輛車,一輛是正在搬家的工作車,一輛是原本住戶的車。兩人都嚷嚷要停,應該讓哪一輛進來停?

他說,假如你看到管理員在移住戶的車,那就表示這個城市充滿活力。假如是在移搬家的工作車,就表示這個城市已經「不往前看」。

我問朋友,假如是「視情況而定呢?」

說不定那搬家車是這樣那樣,說不定這大樓有規定只有住戶才能停?

朋友說,這和讓住戶進來是一樣的意思的。因為搬家車本就是沒道理的那方,這個社會保護的常常是「舊人」,而「新人」與「新東西」在各種地方都是弱勢的,必須用雙倍、三倍的力道才能「打進去」,這整個社會,也因為一直在「作決定」給弄得很「虛累」,為何這些要整個弄得有道理?所有的新東西,一開始都是沒道理的。試著要作決定,很累,不如東看看西看看;新產品,就是要花很多力氣去「做」而不是「討論」,要抓著這種堅持,去做新產品;如果一直去討論去解釋,最後只會愈來愈糊。

這也是我現在最大的挑戰,要怎麼把後面的loading全都丟棄,回到輕盈的原身;讓我們一起共勉,每天都新,不多考慮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