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微型一日記錄的千年意義

「只讓人打140個字元」的訊息平台Twitter有多紅?最近台灣社群網站再添一個,正是來勢洶洶的「樂多朋友」(目前必須有referral才能進去),開站消息還沒完全發佈,網路威力使用者vistaAlice工頭堅scheecharlesc已在Twitter討論了好幾輪了。重度使用者用一句句言簡意賅的評論,交換著自己試用新網站的心得,很是精彩,也是Twitter的一個新副應用。Twitter和其他幾個類似網站如JaikuTumblrFrazr以及大陸的模仿貓如「飯否」「機歪de」等,連歐洲大型社群網站Bebo也來湊一腳,這些結合網路、插件、手機、IM的服務,一起為另類的「微型部落格」(microblogging)吹了起床號。而今天突然提到Twitter,只因為昨天突然想到,它的意義。

Twitter的意義,我們都讀過許多。有人說Twitter成功是因為那句話「what are you doing?」這感覺就和小時候玩捉迷藏之類的遊戲,雖簡單但就是非常的好玩。也有人說Twitter因為字數嚴格限制在140字內,所以逼人一定要「講重點」,當每個人都開始講重點,集中在一起就非常簡單且好玩。還有人點出Twitter是搜尋引擎最佳化(SEO)的天堂與避風港,所有好友的首頁自動貼出你貼出的超連結,從Twitter個人首頁、從各部落格、從各IM一起幫你在搜尋引擎的排序上面加分;而Twitter本身的SEO也做得很好,最近常看到一些網友在Twitter寫的「名句」被搜尋引擎排在前十名。當然,Obvious Corp以「網站量產」的邏輯真的用一個簡單的點子打中了市場也是一絕,然後它使用的Ruby on Rails疑似出現拖慢網站的問題也讓人討論很久。

Twitter是個奇站,但更奇的是,它所代表的未來。我覺得它是夾在「部落格」與「照片、影片」中間的一種中間產品,因為這樣,它讓人興奮之極。為什麼,因為它可能成為年輕人的心靈寄託。喔,它可能成為年輕人的新宗教。

宗教?會不會太誇張!

的確啊。每個人的性格,乃至於對人生的態度與想法,在從小成長的過程中就已經養成;新一代在幾乎沒有壓抑、充滿鼓勵的西方教育式環境下成長,別小看這改變,已經讓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漲到最極限。未來的宗教或近宗教的形體不只強調關懷別人,也要突顯自己;這不是自私,而是在兼顧自己的同時也照亮別人。這點是老大人無法相信與理解的,但有一天草莓族將成這社會中堅棟樑,既然老大人當年都撐得過來,這些更聰明、營養更好、資源更多的草莓族何以不能?要相信自己的小孩。

每個人對人生的定位有所不同,對我而言,我信奉的比較特殊一點。我看到,短短的150年後,所有現在所有人的愛恨情慾,所有的熱情與澎湃,所有的糾紛與積怨,所有的嫉妒與無法達成的願望,全部都會一起入土,一起消失。在150年後,整個地球的人會全部「重換一批」,大樓房子名勝古蹟都還在,但人已經全部都不一樣。那,我們在這邊幹什麼?

因此我要當「藝術家」,而非「研究者」;假如整個地球文明是一棵長了六千年的大樹,那研究者好像樹幹中的年輪,後浪推前浪,研究者全部都被蓋過去;藝術家則相反,他們是在樹幹旁邊另外長出一根小嫩苗,無論這樹怎麼長,無論此人已經作古幾千年,那一根小嫩苗永遠留在那邊,即使那只是一根小嫩苗。所以我雖然不精歷史,但卻很喜歡讀到那些不出名的二線創作者在幾世紀前寫到自己生活的作品,從這些作品,可以想像他的生活、他的想法,並且看到他短暫的人生已經成功的長出一根小嫩苗,這小嫩苗可以千古。這樣的感動。

因為這個想法,我開始寫日記。一開始沒想這麼多,只是每天寫寫寫,覺得可看到昨天發生什麼事,還蠻好玩的。但當我的日記寫到了第五年,我終於知道日記對人生的意義。

當我把每天發生的前後都寫了下來,我就不必煩惱所有事。它一直在提醒我,我的人生不是給現在的人閱讀,而是給後人;所以我會努力的過著每一天。當你很努力的過日子時、努力超越自己的昨天,肯定會為自己莫名的平添很多彆扭、很多挫折、很多不如意。但,因為有日記,昨天再多的不如意可以讓它塵封,每一個「今天」我重新歸零,重新在一張白紙上寫今天的日記。

而這個「寫日記」的動作,這個把一生中的點點滴滴記下來的動作,從前全世界可能只有不到一千位真的像我一樣寫了15年。但自從有了「部落格」以後,全世界有幾千萬個部落客,有機會感受到「記錄」的時間威力。部落客有生命演進;第一年的幼年期,部落客突然感受到「有讀者」美麗與哀愁,那突然其來的巨大成就感讓他愈寫愈勤,也因每隔一段時間和戳樂對槓而失落。第二年的青年期,部落客開始看到自己文章對眾人的累積影響力,也開始看到自己長期下來因為部落格而改變自己的人生。第三年,就如艾瑪所言,寫部落格可能變成有如「吃飯和刷牙」,變成每天要做的事,部落客開始將私人生活完全融入自己一手營造的公眾世界裡。而到了第五年、第八年、第十年以後的壯年期,對於還存留的部落客來說,部落格真的已成了他人生不可分離的一部份。從前一起罵一起寫一起吵架的人可能全部都退出了,但他還在寫、還在寫,他的人生靠它繼續下去,而它也在默默記錄人生。以我寫15年日記的經驗,部落客自己某天寫累了,只要一點到五年前的今天,看看自己寫的那篇文章,馬上就精神抖擻、文思如泉湧。就算再累,就算沒人看,也要繼續給它寫下去,因為部落格已經是人生,只能笑笑著對日記(部落格)說:「沒法度啊,誰叫我嘟丟(碰到)你。」

部落格,到最後,變成了一個自己送自己的人生禮物。當所有戳樂都退隱、所有其他競爭的部落客都退下、所有的讀者都換了一批以後,它是自己生命的累積。可是,有幾個部落客,可以寫到十年後,記錄出一長條澎湃的人生?寫得太好的變作家,作家忙著寫專欄和出書賺錢;寫得不好的本來就沒有寫作習慣,愈寫愈像小學生寫作文,有一種「為何我每天給自己作文考試」的好笑感,遂停止寫了。顯然的,部落格有一個很大的問題

部落格有一個很大的問題,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大量的寫作,把自己的生命用奔騰的文字給描繪出來。好,那我們就說,不然不要用「寫」的,用「照」的好了。可是,就算那些隨身帶著數位相機、看到什麼都照、「用相片寫日記」的,肯定到一個程度會停止,因為相片是無法寫日記的。你當下照了一盤懷石美食、照了一位新認識的朋友,還必須「旁白」才行;有太多的東西是照片無法精確的描述的,當你發現旁邊的人都用和你想像不一樣的方式來詮釋你好不容易拍出來的照片,你會愈來愈不想「用相片寫日記」。而影片更甚,它非常的所謂的「侵略性」(intrusive),掏出一台攝影機,僅次於掏出一把衝鋒槍,旁人有如見鬼煞一般的紛紛拿東西遮臉走避,而且至今仍有「不易保存」與「不易觀賞」的問題。所以其實「用寫的」還是最好的方法,只是,它必須再短一點,短到任何人都可以更勤的寫自己的生活事,大家一視同仁,比比看誰的生活更有趣。這就是Twitter這些「微型部落格」的意義了。為了Twitter的體驗,可能大家會開始注意生活中哪裡有趣事,經過某個沒看過的活動會特別進去看看,這些Twitter訊息,每天寫五封,一年就是1500封,五年就是近1萬封了。想像等到我們老了,打開一包東西,裡面有「一萬封明信片」的那種快感!

當然,Twitter的熱潮,也像部落格一樣,寫一寫就會開始退,會汰舊換新一批,但存留下來的那些人,經過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第五年、第八年……,那時候Twitter就是他們的人生,他們的人生就是Twitter。可想像這麼一個商機有多龐大呢?

科技最後仍歸於人性,能夠掌握人性的科技,尤其是像宗教那樣,拉長到「人生的意義」的科技產品,就不是金錢的事情了,而是整個人類文明的層面上,如同宗教一樣。今天,創業家透過互聯網,會有這樣的機會,Twitter只是前奏曲,等到十年後人人感受到「Twitter宗派」的力量,這會是一個屬於40年後的「Web 8.0」的題材。

4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