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慈善公益,我為人人人人不為我?

我並非那種很熱中於慈善公益的人,慈濟活動參加幾次便無以為繼,不過若問我台灣有哪些東西最值得發展、也最有興趣看它在網路上發威,答案就是慈善公益。目前在美國有許多關於慈善的創業點子,他們的想法很簡單,既然網路這麼厲害,能拉會員、能跨國界、能不費吹灰之力交叉撮合,能將許多有創意的做法付諸實現,可不可以把這些厲害,應用在慈善界。這樣的Social Entrepreneurship的方向,自然不是以營利為目的,而是更有效率的「募款」與「撥款」,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最近,慈善網路創業在美國又因為一則消息而紅了起來,這則消息先由GigaOm率先披露,接著是TechCrunchVentureBeatValleyWag然後GigaOm自己跟著熱烈討論,原來,曾參與Napster、Plaxo、Facebook創辦、現年才27歲的知名連續創業家Sean Parker,最近一年時間都花在他自己準備開設的公益型的秘密創業點子「Project Agape」,希望利用他從前成功參與創立的這些網站所學到的「細菌般的感染法」來運用在慈善、公益、社會活動。Agape並不是第一個被這些部落客稱為「很酷」的慈善網站點子,之前早已有Kiva.org讓網友直接借錢給非洲某位小本創業家(或許他只需要100美元買兩頭牛),另外還有DonorsChoose.org讓公立學校老師們為班級的某些專案作小額募款,捐款人自行選班捐款;SixDegrees提供公益的widget,JustGive.org提供「非捐錢」之外的選擇,Change.org則鼓勵網友將他們的公益想法提出(並接受相關廣告洗禮)。如果將這些點子一語蔽之,通通一句話歸為「社會創業家」或「慈善點子」,就真的太可惜了。仔細觀賞這些慈善型的網站點子,會發現它們其實為行之百年的老慈善產業,做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新畫分。

有句話說,「我為人人,人人為我」,傳統以來,資訊傳播由於受地緣限制、成本考量下,慈善事業往往偏向前面四個字:「我為人人」,也就是說,如果將慈善事業分成「兩層」,一般的機構都是將所有的創意、所有的努力,通通集中在「下層」,也就是「想辦法將更多的善款帶到各式各樣需要幫助的人身上」,而所謂的「上層」,也就是面對捐款人的那一面,每家機構做的事都一模一樣:收善款、開收據、寄謝卡,頂多再寄一張受援者的照片,頂多收集廢棄不用的發票而不收現金,做來做去都只有「我為人人」,讓所有的需要幫助的人都透過更棒的創意收到善款了,卻沒有「人人為我」,回饋到捐款人身上。其實,這些捐款的善主,並不求什麼「人人為我」的回報,許多甚至匿名慨捐,但他們常常希望看到他們正在幫助的人,看到他們的善款現在正在發揮怎樣的功能,一方面是好奇心,一方面也是確定自己的善款真的發揮作用,假如沒有,他們下次或許可以考慮捐贈在另一人身上。只要「人人為我」做得更好,應該有助於募得更多捐款,尤其是來自普羅大眾的捐款。如上面說的,我們在美國已經看到愈來愈多的「人人為我」的點子,幫助善心人士對他們捐出去的鈔票可以有更多的瞭解與控制,但是在台灣呢,儘管各基金會皆相當善用網路,開部落格、辦聯播活動、放送一些可憐故事,但這些創意依然停留在「下層」的「我為人人」端,雖然幫助更多隱藏在各黑暗角落的苦主,透過網路讓全台灣看到,但還有另一大塊還沒使上力。對於台灣目前的慈善界而言,網路目前頂多只是一個特別一點的低成本高效應的「宣傳通路」,一張比較特別的「eDM」。至於「人人為我」的「上層」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太多創意出現。

可惜的是,「人人為我」的這一塊,正好是互聯網最拿手的專長。我們看到檯面上成功的網站,只要能提供讓每人都喜歡的服務,就可以讓全世界的人都愛上它。最基本的「長尾理論」也是從「為我」開始的,Amazon因為提供了所有尾巴端的產品,可以讓所有的消費者感受到它的「為我」,坐在家裡就可以享受這個「為我」的服務,所以可以集所有尾巴成一個很大的商機。

因此,開站以來,今天首次以一個還沒做出網站、半行程式都還沒開始寫的創業點子為主題。假如這樣寫可以為促成此點子實現並為台灣公益界帶來一個前所未有的網站,相當值得。今年在史丹佛商學院念MBA第一年的Allison小姐,目前正積極規畫一個公益型的網站來經營上面所說的這個「人人為我」的「上層」。Allison中文名字為蔡玲如,在政大雙修企管和英文,接著進入台灣的JP Morgan做投資銀行家(Investment banking),又轉調到香港的JP Morgan做延伸性金融商品,然後申請到史丹佛的MBA。這個program每年最多只有一~二位來自台灣的學生,目前校友包括史欽泰徐莉玲王文華,及台灣金融界許多赫赫有名大人物。

上個月,Allison趁春假時間,沒回台灣,反而和一位商學院的學姐跑到非洲的肯亞、烏干達兩國,看看當地生活。這位學姐不是普通的學姐,正是前面提到的Kiva.org創辦人之一Jessica Jackley Flannery。Kiva做的是所謂「微型貸款」(microfinance)的慈善事業,透過Kiva網站,從美歐各地收集了各地的資金,然後到非洲,和當地的貧民貸款機構合作,以無息或極低利息借錢給貧民讓他們開一間三坪小舖、買兩頭牛之類的,民眾賺錢後得再還錢。對於Kiva而言,和這些微型貸款機構合作要非常的小心,大家看報紙知道(不然看電影也知道),非洲的貪腐問題嚴重,所以Kiva對當地每一間機構都要做很詳細的徵信(due diligence),不斷派員老遠飛到非洲察看,好幾個月後,才敢開始小額撥款,Kiva忙到現在,也只累積了十間左右的當地合作機構。不過,Kiva只要談定了這十間,就可以專注在「上層」這端,花力氣在行銷自己,據說他們人脈極佳,直通美國各大主流傳媒,連Google也免費幫他們打網路廣告,幫助他們迅速募款。

而這趟旅行中,Allison除了感歎非洲貧民生活和第一世界差別多大,最重要的收穫,是看到像Kiva這樣的專營「上層」的收集者,去找「下層」的這些微型貸款機構,整段的過程、簽約、徵信、合作,「其實不如想像中的困難」。她馬上想到一大堆關於「上層」的「人人為我」的點子,或許可以用在台灣的慈善事業上!她目前以兩個重點,來規畫這個讓捐款者擁有更多透明資訊、主導更多慈善動作的新創業計畫:第一,她透過網站及其他實體架構設計出「一對一」機制,讓捐款人知道他所捐的那五萬元,到底影響了哪一個人,影響多少。第二,她會為所有募款專案設立一個「溫度計」,比如有個募款B計畫打算募1000萬元,目前已募300萬,那溫度計就停在30%的地方,告訴大眾它已經完成30%;她會設置制度來防止那些像選舉最後一天亂喊「搶救XXX」的現象,讓捐款人可以將款項較為平均的分攤在所有需要幫助的募款單位上。基本上,Allison將所有的創意與設計都放在「讓捐款人有更多的資訊和控制」,如果她真能做到,吸引了全台灣的慈善機構與她合作,那她可以專營「上層」這塊。

Allison行動力也夠強,說做就做,即刻寄了一封email給史丹佛台灣學生會(STSA),我也是在收到這封信才知道有這個人並主動打電話給她。據說,目前已吸引了九位在美國的學生或上班族回覆email,其中包括在Intel工作的技術高手。今年六月中旬放暑假,她即將回台灣開始與各機構接觸。我們很期待她能發揮在知名學府所學到的各種MBA知識,在這個以慈濟為首的台灣廣大的慈善產業上,開出一間比Kiva還有創意的「為我」事業。有興趣加入Allison或想知道更多細節的,也歡迎留言在這篇文章後面

這個「為我」,還可以扯到另一個方向,成為其他創業家的參考。做所有的大事情都需要資源,創業家最需要的資源,就是資金。一個苦無資金的網站,有沒有什麼更有創意的籌資法?籌資法很多,最近提出一個新的方向叫做「金鑽會員策略」。這個策略的意思是,一般創業家總是想藉提供廣大會員服務,以衝高會員數來證明自己的網站很棒。假如要賺錢,就以衝高會員費來讓自己可以去跟投資人說:「放心啦,我這個可以自給自足、獨當一面。」投資人假如看不上這些?怎麼辦?不如直接想辦法把他們也變成會員,為這些「金鑽會員」提供一些平常人無法享有的服務。等到這些人變成了忠實會員,怎麼可能讓你的網站就這樣資金燒光、頹然倒閉呢?對投資人來說,網站的成本實在只有「低」一字可言,你有需要,他們一定拔刀相助。

金鑽會員策略,最適合在「投資人與平民同樣需求」的地方,在台灣,這類需求有蠻多種,其中比較容易以「網路的點子」來實現的,第一,就是慈善公益類,無論你是台灣首富或是月入微薄的公務員,都有心透過網路認養非州貧童;第二,是「民生」方面,比如吃啦、買包包啦、旅遊啦、減肥啦、保健啦。無論你是台灣首富或是小康的家庭,都喜歡偶爾上街,到某間知名小吃來一碗90元牛肉麵(首富可能請秘書買來他的賓士車裡呼嚕呼嚕享用);第三,是「學習類」,無論你是台灣首富或是剛畢業的學生,都還會想再來學一下算命、學一下電腦新知、學甩手功、或甚至出國到全美國前五名的商學院深造。所以,網站在提供會員服務的同時,如果也能另外為這些「金賺會員」提供一些有點不一樣的東西,等於幫自己預先準備好未來的投資人、合作伙伴。「為我」與「金鑽會員策略」,應該還有很多細節可以好好釐清、好好挖掘。

3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