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綿只要一開始「復習」,容易錯變鋼鐵老古板

今天忙處理事,只寫一篇;原本要自己開始少寫這種文章,還是忍不住寫了一篇。各位或許有這樣的經驗,有時去見一些資深人士,他們對網路充滿興趣:「啊,今天看到《商業周刊》,怎樣怎樣…。」

接下來好幾周,他們會一直告訴你,他們又看到哪個網站、看到哪一個案例,怎樣怎樣……。我們點點頭,嗯,他們都學得好快啊,好有意願啊,像「海棉」一樣!

但,我們觀察這「海棉期」,卻常常到了兩周後,無疾而終

電話不打了,email不來了。

等到許久後,再次見到這位長輩,我們緊追問,他們於是大概就會說,「後來,我看到某某雜誌一篇文章,於是覺得,網路這東西『還不是我們可以理解』的。」這句話是客氣話,他們的意思是說,他們認為網路沒機會,他們已經決定和網路說BYE。

這時候,我們真的會很想找出那篇文章,然後,把它砍成碎紙!

但事已鑄成,對方的意志突然從一顆海綿變成一塊硬鋼鐵。我們會一嘆,其實,市面上的意見很多,有一堆成功的案例,也有一堆失敗的案例;有支持的,也有反對的,我們常常在想,為何這些人在狂熱時都是這麼狂熱,但狂熱的不到兩周,又突然就說BYE BYE,「暴起暴落」?

為何這個「海綿」會在吸了兩周後,突然吸到一篇莫名奇妙的新意見,於是失去所有先前的邏輯,也失去了再繼續學習、繼續探索的意願,就此海斷的說一聲BYE BYE?

這周,在Popular Science引述一篇刊在《Psychological Science》學術期刊的驚人研究(另一篇請見此),可讓我們一窺原因。科學家做了一個實驗,找來一群人,讓他們看已有幾年久遠的美國知名的「24」影集第一集,然後,將他們分為A組與B組,A組的部份,先帶他們去「輕鬆一下」,玩玩樸克牌;玩完後,讓他們再聽一段科學家自己模仿「24」影集的聲音,裝得很像,但是故意講錯一些資訊,誤導這些聽眾。然後,科學家考了他們一段影集裡的劇情,有些人不疑有他,有些人則發現資訊有錯,有些人搞錯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B組的部份,也是一樣先看「24」影集第一集。不同的是,科學家要求B組在看完「真」的影集後就立刻給他們考試,讓他們透過考試可以溫習一下,然後,再如同A組那樣聽一段科學家自己模仿「24」影集的旨在誤導的錯誤訊息,最後再請他們回來考第二次──

猜猜看,A組考的好,還是B組考得好?

B組有先溫習過,所以應該比較不會被科學家的「誤導」給「騙到」,是吧?

錯!B組的成績,竟然竟然比A組的成績還爛,而且差了幾乎一倍

這是怎麼一回事?

再來看看科學家做的另一場「偷東西」實驗。他們故意在一堂課開始之前,趁學生皆已到齊坐好、等著上課時,安排一位「小偷」踱進教室,在眾目睽睽下將桌上電腦拿走,若無其事離開。原本沒人說什麼,但緊接著助教走進來,慌張的告訴大家,「啊!我的電腦被偷了!」然後「抓」來了好幾個人,要求這些學生指認,還順便請學生評估準確率是多高。這時候,有173位學生說,「小偷就在其中」,但他們指認的人都不一樣,而且把握度還不是很高。為何不一樣、把握度不高,因為,科學家根本並沒有把那個假小偷放在裡面!這一串人中根本就沒有那個小偷的存在,但,看警方要怎麼去處理,這173個學生雖然把握度不高,但他們至少「指認了」。換句話說,他們因為科學家告訴他們「我抓來一群可疑嫌犯」,就「汙賴」了其中一人是小偷!而這麼多學生裡,只有33個人腦筋清楚,說「小偷並不在裡面」。

可怕的是接下來,過了兩天後,這些學生再次過來上課,這次科學家告訴他們,「其中一人已經自白了!」並且把這位小偷的照片給學生看,注意,這位只是那幾個人其中一人「無辜者」,並不是小偷本人喔!結果,驚人的事又發生了──

那173位白目的學生有些在兩天前剛好「指認」到該名宣稱「自白的」是小偷的,原本都還不太確定,他們信心會提升60%~85%,原本只有20%把握的也會突然升到「100%」破表!「沒錯,他就是小偷,他的的確確就是小偷!」注意,這個人根本不是小偷,他只是「自白」而已,是不是被逼得自白的也不知道,卻被這些人更斬釘截鐵的認為「就是他」!

然後,在這173位白目學生中,有些在兩天前指認的並不是一位,但看到竟然有這一位自白說自己是小偷,這時候,竟有高達3分之2的學生,真的改變了他們兩天前的想法,「對,我前天講錯了。這一位……才是小偷!」

可怕的是,原本那33位明眼人,原本知道裡面應該是沒有小偷,但當科學家告訴他們其中一人已經自白了,這33位,也竟有50%就改稱,嗯對,這個人就是小偷!

我的天啊。

怎麼會這樣?我們有這麼笨嘛!

科學家對這驚人發現的解釋是,顯然的,我們若讓一個人有「溫習」的機會,這些溫習的資訊反而很容易被後面的新資訊給「寫掉」;因為我們想過、復習過,反而更讓接下來的「新資訊」變成「無論如何一定要全盤接受」,然後整合成「1塊資訊」,我們稱這塊資訊為「事實」,然後對它深信不疑。

這塊資訊真的是我們整合所有的「線索」之後的客觀結論嗎?

科學家證明,我們的線索,有真的,也有假的,當我們整合成「一個資訊」後,這個「一個資訊」卻是偏的,並不是真的融合以上真的假的,而是「FIFO」,先進去的,被後面的蓋上去,以後面的為準!

被「最後一塊資訊」,不公平的寫掉了所有之前的正反意見!

這兩場實驗中科學家證明,原來當人們在吸收「最近的資訊」(recent memory)時,雖然像海棉一樣學習,但這些資訊竟然很容易被扭曲;什麼時候會開始被扭曲呢?就在這顆「海綿」開始「指認」的時候,也就是當這顆海綿開始主觀的判斷與復習「以上誰是對、誰是錯」的時候,就在這時候,我們原本像海綿般學習的步伐就開始錯亂,資訊像在疊羅漢,後面的取代前面的,前面的取代更前面的………無論是真的假的通通都洗掉前面的……。

我們要怎麼解決?

看看剛剛的資訊,我們就知道──

有人要你指認一位,明明就已經很被說服「這傢伙就是犯人」,只要記得剛剛想的和現在不太一樣,剛剛還曾經有猶豫這麼一下子,那麼,救救一個人,別把「無辜」拖下水。我們應該「延長」決定的時刻,說什麼,都強迫自己別這麼快作決定,再多看看、多看看、多看看…。

尤其對一個還沒有定案的新創產業,最重要的是把「海棉期」拉到「無限長」,無論態勢有多明顯,仍然堅持不要下決定!世上好學的人這麼多,努力的人這麼多,大家一起進入「海綿期」,依科學家這樣講,最後入寶山滿載而歸的恐怕不會有幾個。強迫自己延長「海綿期」,永永遠遠都在「海綿期」,永永遠遠不要停下腳步自認「我是專家」,那麼,我們就能挖到其他人挖不到的寶藏,走到其他人走不到的境地。

1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