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男綠女」有科學證據:男人膚色偏紅,女人膚色偏綠

上周先看到一個恐怖研究,愛看CSI影集的可能會有興趣:科學家正在研發一套「死亡時間分析軟體」,這個軟體可以到人體眼球水晶體附近的一個叫「玻璃狀液」(Vitreous humor)的部位,分析裡面的三、四種化學物質,就能準確的判斷某起謀殺案死者的死亡時間,幾時、幾分、幾秒,比現在法醫看皮膚、看肝臟、看血液的方式都還準確。我們可看到,同樣一個身體,上面帶著比我們想像還要多很多的「資訊」,有些資訊是人類五千年都改不了、永遠都存在的,這些資訊都還沒被發覺,正待科學家們,一點一點的慢慢「揭發」之。

玻璃狀液並非今天的重點。今天的重點是另外一則最近刊在《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的研究報告,這份報告許多美國媒體都在前天或昨天發表了,這份研究的結論很簡單──

男生的皮膚比較「紅」,而女生的皮膚比較「綠」

看到這兩個字,不禁整個人嚇一跳。

好像有聽過「紅男綠女」這個成語是吧,難……難道?不確定紅男綠女的出處為何,但至少《壹週刊》長期都有一個專欄叫「紅男綠女」。難……難道前人早就發現這個秘密了?還是「紅男綠女」是由類似「燈紅酒綠」之類的語詞所延伸來的,不是在說男是紅,女是綠,而是形容男女在紅綠交錯五光十色的日子?

這份「紅男綠女」的驚人實驗發現,是由布朗大學所做的,科學家先從德國的實驗室找來他們先前用3D攝像技術所拍攝的照片,一共200張,其中100張是男性,100張是女性。這200人拍照時,燈光嚴密控制,男女皆脂粉未施,素顏拍照。

然後,布朗大學研究員用MatLab統計200張照片的每一個像素,它們的RGB值,聽說還找來更多的照片作為輔佐與驗證(報導沒說是怎麼驗證法),結果就發現,男人的臉比較「紅」,女人的臉比較「綠」!

他們說,也不是絕對的,不過,如果一張臉不知是男是女,它的紅色畫素較多的話,往往就是一張「男臉」,如果綠色畫素較多的話,往往就是一張「女臉」!

雖然我引用的ZDNet這篇文章還順便指出該實驗室一個無心之過,不過,這個實驗倒真的有個問題:這200張照片都是「白人」(Caucasian),像我們這種「黃人」是不是也合乎「紅男綠女」?還沒有經過科學證實。

所以,今天無聊的話,可以站起來看看隔壁同事的臉龐,是不是「紅紅」的,或是「綠綠」的呢?或趁開會的時候,讓男同事坐一邊,女同事坐另一邊,看看他們的膚色是否不一樣(結果是…女同事都是「白」的,因為都撲粉啦。男同事都是「黃」的,上班族操勞肝臟不好……冷笑話,不好意思)。

再講到伊能靜與黃維德新聞,很多人在說,這樣的輿論,不公平!不公平!但,科學家會透過科學慢慢告訴我們,男女不一樣的地方,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多很多。

我們身上所帶著的資訊,本來就是「不公平」的。男的不只是「紅」而已,女的也不只是「綠」;其中的差異,何止能以金星和火星的距離而已。

有趣的是,社會上所有的「差異」,只要有「第三人」就可以作個比較、作個仲裁,然而人類就只有兩個姓別,不是男,就是女,難以完全客觀的站在一方來看事。

拉大格局來看,整個地球在二十世紀末開始在經濟全球化、資訊全球化、人才全球化之後,人類最近期要解的問題,是「經濟綁一塊」的問題,就算經濟不景氣拖個十年,我們這代應可解決;更大的問題,是基督教與回教的衝突,那個可能要二、三代以後才能解決;還有永續能源的問題,也要二、三代以後才能解決?不過,像「紅男綠女」這種本質上的差異,隨著DNA繼續傳下去,「這個」衝突由於男女本質上的差異,有可能需要十幾代才能解決。

或許,不必這麼久,只是衝突到了頂點,譬如二次世界大戰,解決了希特勒,大概就已經解決一半的意思一樣,但我們目前所知道的所有禮教、所有的道德觀等等,將整個重新洗刷一次。如果有一個主題是可以深研一輩子的,這會是我個人最有興趣的主題。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