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之一族」的心得分享

最近接觸許多人,發現台灣很多上班族都是「二分之一族」,也就是白天有正職工作,晚上則有另一份工作;這份工作或許是打工、或許是唸夜校,但更常見的是不必出門也沒有支薪的,只是自己某個興趣,或許是看盤、房地產、外匯、基金,或許是學英文、日文、德文、法文,對科技人來說或許是經營部落格、網站、討論區等等…。1/2族的特色就是,上班輕鬆,但不愉快,每天就等著下班的時間,等到夜幕低垂,才是一天的糖果所在。當然,上班的事都交差,空檔時偶爾也利用上班時間,偷做一點原本應該在晚上才會做的事。

以自己為例,自初出社會以來一直都是「二分之一族」,1995年我在溫哥華Bluesoft的第一份工作,幫小網路公司寫微軟平台上的網路程式,我的位子就在老闆辦公室門口,老闆走出來馬上看到我的背影和我大頭前面的螢幕,做什麼都無所遁形;而老闆要我寫的那支網路程式真的是世界無聊,所以我很快的把老闆交待的事做完後,忍不住開始寫自己的「烘培機」(homepage),外加一大堆炫麗的JavaScript,玩得不亦樂乎,但老闆一走出來,看到我開一個Notepad在而不是開Visiual C++,馬上就問,喂你在寫什麼?嚇出我一身汗。從那時候起,我總是開一個黑色的DOS視窗,放在右上角的螢幕當「後照鏡」來用,老闆一走出大門,我就按下「alt-tab」鍵,整個螢幕頓時天蠶大變,老闆滿意的拍拍我的肩:「Good Job,喬治。」

一直不喜歡當個宅男工程師的我,屢想轉行卻轉不出去,因此後來的每一份工作,我都是「二分之一族」。正職我寫程式,而「另一半」我做過很多事情,包括做homepage、寫自己創業程式,直到後來工作性質慢慢轉變,甚至後來回台灣轉金融界,我仍會「利用時間」寫書、寫文章。所以,我想,我真的是「二分之一族」的老始祖吧。這種事講給別人聽,有些人會非常非常的訝異,什麼?你在你的工程師年代,一直都在「打混」?我說,喂喂這位先生麻煩請修正一下你的辭彙,我不是在「打混」好嗎?我有把工作做完OK?我寫程式寫得比你們都快,OK?他們無法理解為何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不好好的幹,他們無法理解「二分之一族」該怎麼切分這顆腦袋;他們無法理解,為何要這麼辛苦的經營人生,為何晚上回家還要開電腦?

他們無法理解,我們對當下工作的無奈,以及「走錯行」的悲哀。他們無法理解,我們保持著正職工作,是因為我們需要一種安全感,當我們拿出名片,上面寫著Oracle、寫著台積電,「哇,好多股票啊!」看到旁邊家人以我們為榮的裝謙虛的說:「沒啦沒啦。」我們可以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肯定,看到社會的認同,然後,到了夜深人靜,再來做一些自己真的有興趣但別人不認同的事。他們無法理解,我們對現狀的不滿意,對社會階層的無力感,物價上漲,月薪依然微薄;雖有配股,但必須忍受工作的巨大boring。他們無法理解,「二分之一族」是我們唯一的出路,而「有朝一日做真正的自己」,這個夢想,則是我們的小小願望。

因為這個夢想的存在,所謂的「二分之一族」,往往比一般上班族還快樂。其他半生不熟的同事被蒙在鼓裡,他們只能從我們的笑容看到,笑容下面似乎還隱藏著另一種成就感;我們每天是帶著期待起床,晚上帶著成就感入眠,在工作上遇到挫折,他們只要一想「我還有二分之一」就不會太難過。有時候,這種有點像間諜的雙面人生活,甚至還挺刺激的!

不過,這篇文章,我想大家大概已經從語調發現,這篇文章是寫給「二分之一族」、我的「同胞」們看的。各位可能也已嗅到,我並非鼓勵大家做「二分之一族」,我其實還建議大家,趕快找個時間,離開「二分之一族」的身份。花特?號康?為什麼?因為你用的,畢竟是身心最疲倦的低品質的晚間時間來做事,每天按「alt-tab」轉視窗,按久了腦筋也會錯亂;其實,你之所以不敢離開「二分之一族」,只是不敢換下衣裳,二分之一族不是永久的解答,病灶依然留在那邊,「二分之一族」雖然每天離夢想更近一點,卻是以烏龜般的速度在進行。

在我目前不算很長的人生中,曾經做過兩次很大的決定,將自己的「二分之一」變成「一」,也就是兩次辭掉相當有前景的正職工作,把原本見不得天日的另一個「二分之一」,變成全職。如果你的另一個「二分之一」是想創業,那就給他他媽的創下去吧!如果你的另一個「二分之一」是想去讀書,靠你還在等什麼馬上就辭掉工作全心準備GMAT吧!為什麼?因為當「二分之一」變成「一」,驚人的事情真的發生了

第一次,我離開Oracle,印度同事滿臉問號的和我握手、祝我創業愉快,隔天我變成業務員,橫掃舊金山市區好幾條馬路,到各家餐館與減肥中心推廣「America on Diet」……當我離開工作的第一天,一開始確實有些失落,因為「另外的二分之一」,那個比較好看的、符合社會要求的「二分之一」,突然不見了。然後我發現,我做的工作量,竟然不是「兩倍」,譬如我可能會比較晚起床,午餐會吃得久一點,下午想睡覺就直接趴在桌上流口水睡足兩小時,有時或許到下午四點才開始一天的衝刺。不過,到了四個月以後,我竟也發現,我做了一些我以「二分之一族」身份做四年都做不到的事,有些事純粹是因為我全職,可以打電話、可以去想去的地方,而有些事是看不到摸不著的,或許是某種「背水一戰,不得不贏」擠出了潛力,或許是讓全部朋友知道「我已全職……做電子商務網站」,朋友雖不理解但也修正了心中對「我」的定位,並開始介紹一些資源給我…。

更驚人的,還不是這個。

我發現,原來,曾經是「二分之一族」,讓我習慣了同時關注兩件事情,照顧兩個地方,讓我就像英特爾的雙核心微處理器一樣,可以進行比別人還快的運算,完成比別人還多的事情。當我離開Oracle開始搞Comot,除了寫Comot程式並兼作企畫與行銷以外,我也同時開始做美國大減肥,「雙專案」並行,一顆球都沒漏接;做了一陣子,我發現Comot不行,於是我收起來,並在美國大減肥之外另外再寫一本關於「倒食法」的英語減肥書,然後屢被創投拒絕,心灰意冷,我停掉美國大減肥,並開始寫「別學北極熊」。兩個專案,相互掩護,相互彰顯;但是和從前「二分之一族」時代不同的是,這時候我的左手、右手,早上、晚上,電腦裡的每個視窗,都是我的最愛;我的火力全都集中在最好玩的東西上面,真正感覺到,這「二分之一」不只變成「一」,而且還變成「二」、「三」。受過「訓練」的我,在我最愛的領域,很快就可以做出比別人還好的成績,也順利轉行到我想轉的行業。

所以在去年底,當我又打算再次拋離「二分之一族」上班族生涯、離開不投資Internet的創投,全職做最愛的網路,這次的決定,顯得容易得多了。今年初起,我做全職部落客,全職看網路,拜訪各家公司,就在此時也多了一些演講、出書計畫湧入,很幸運的遇見貴人並加入Voofox。現在,我依然是「二分之一族」,在家寫部落格,上班時間做Voofox;就算在公司,我也是多重任務並行,做管理、做企畫、做徵才,甚至自己寫程式,左手、右手,早上、晚上,電腦裡的每個視窗,全部都是我最愛做的事,在我最愛的產業裡!

「二分之一族」是社會上一群被低估實力的沉默人才,因此,我希望為Voofox找來的,也是這樣的「二分之一族」,希望給他們一個發揮的舞台,讓他們願意將「二分之一」變成「一」。一方面讓你有一張名片、一份穩定的薪水,另方面也讓你實現一直藏在心裡的夢想,做自己的專案。以過來人的經驗,我知道「二分之一族」要的是什麼,如果以一句話來說,其實只是「在社會允許外衣下,經營真正的自己」。假如有個老闆跑來跟一個早上寫Cobol,晚上寫PHP的「二分之一族」說,喂現在要讓你全職寫網站,你要不要?他會說「No」。就好像當初有報社問我要不要乾脆當個全職記者,每天都可以寫文章,多爽?我馬上斷然拒絕。因為,我們「二分之一族」就是希望那一份見不得人的二分之一,可以由自己完全掌控,我們只做「自己的事」。試問,這世上的工作環境,哪裡還會有給「二分之一族」的發揮空間?

就在Voofox,我們的工程師做自己的事情,自由的發揮所長,同時也擁有很大的空間經營自己。雖然這篇文章是筆者一則很有誠意的自白,但我也不諱言這也是一篇徵才文,我們的確仍缺Java工程師,任何會寫網站而不介意寫點JSP的,我們仍舊歡迎,值得各位「二分之一族」的技術高手,參考一下,有任何想法,捎封信給我們。你不會失望的。

(圖片來源:technabob.com)

2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