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倫:台灣的市場太大了!

Semiscon

最近一個來自台灣的特殊音樂表演團體「神秘失控人聲樂團」(Semiscon)正在美國巡迴公演,已到紐約舊金山等地,之前此團體曾榮獲奧地利格拉茲「國際史泰爾合唱音樂節」榮獲「阿卡貝拉」演唱比賽POP音樂組第一名,在國內做過一些中小型的廣場公演,聽過的皆給予相當高的評價,相關消息請看官方部落格這裡這裡。所謂人聲樂團,就是在毫無任何配奏或節奏搭襯的空白情況下,十餘位團員用聲音模仿各種樂器,「奏」出一首首美妙的「樂曲」。 

有一些感想湧上心頭。幾年前我在舊金山欣賞了一齣同樣來自台灣的藝術團體「光環舞集」表演「嬰兒油系列」(The Baby Oil Series)舞蹈,大部份的時間只見舞者在舞台上滑來滑去,配合音樂組成各種奇怪的人體形狀。我雖無法用專業嚴謹的言辭來評價這些超級創新的藝術作品,但無論它的藝術價值如何,至少全場無論金髮黑髮的,都看得目瞪口呆,我因為他們是台灣團體而好奇來看看,但到最後我已經忘了他們是台灣的表演團體,他們實在太棒了!不過,我還是覺得有點可惜,畢竟「嬰兒油舞」、「人聲樂團」還是一種較特殊的表演方式,和一般歌劇啦、交響樂啦、表演啦相比還不夠通俗、太深奧了,一般觀眾只想進場聆聽一場讓他可以紓洩情感的音樂。那我就想問,「為何台灣的創意家不能更大剌剌的以一般的大眾口味,攻擊國外的主流市場呢?」我們看到Cirque du Soleil」(太陽馬戲團)可說是全球竄升最快的表演團體,它從拉斯維加斯開始擴展到全世界,創造了獨一無二的馬戲新文化。亞尼(Yanni)喜多郎(Kitaro),也都是全世界歷史級的New Age音樂家。這些都不是美國人,卻都已經在美國主流市場佔一大塊經濟價值。 

「主流」的藝術家,許多都留在台灣做符合台灣觀眾喜愛的「主流作品」。台灣有太多、太多的藝術家和藝術團體了,比較有後台的或比較有實力的就變主流,其他的則為了生存下來,試圖以差異化(differentiation)搞出有創意的偏流如嬰兒油系列,但偏流的話肯定觀眾就少了一些,所以以最近的「長尾理論」來看他們必須四處公演來集結小眾。最後,大量出國表演的都是這些偏流的團體,而他們也永遠只能四處求獎項肯定、求小眾表演機會。 

不知為何,我突然驚覺這個結論:「台灣的市場,可能太大了。」 

台灣有錢人多,對於藝術作品的消費能力已經是全球有排名的了,在城市各大街小巷飄揚的旗幟有一半以上是某歌劇或演奏會的宣傳;就是因為市場「太大了」,所以國外有成就的藝術家都回來台灣賺錢,進了台灣就被這裡的掌聲給迷惑,或者被這裡的批判給毀了自信;當初的創意夢,很快就在這小島內被同化了,接受媒體採訪,然後就這樣了,沒了,直接就在台灣的主流表演場所完成職涯,然後退休了。 

從網站創業也可看出類似的現象,台灣幾乎沒有任何一個網站創業家玩國外市場,但在香港,已經看到至少三個年輕團隊,一開始開站就玩美國市場(其中之一是上次寫過的Team and Concept),難道是因為香港年輕人英文比較好?不,不是主因,是因為香港的網路使用者太少、科技業者不受尊重,因此年輕人一定得從一開始就直接玩外國市場。 

相較之下,台灣的市場真的太大了,以致於「神秘失控」在國內的傳單四處都要強調這個什麼奧地利第一名的,以迎合國內的觀眾以國外比賽名次為買票依歸的標準,但顯然這招還不夠,屬於特殊表演的它,終究沒辦法多紅,最後只能在梁靜茹的演唱會出來嘎一角,然後,就要收收行囊出國去表演賺錢去。他們覺得,當個藝術家,這樣的吉普賽型的流浪巡演很有意境,他們也已經以此滿足了。 

從這邊,提及備受爭議的「周杰倫」。聽一個國外回來的朋友說,他有個準備申請茱麗亞音樂學院的姪女,不會講半句中文,也聽不懂半句中文,卻非常喜歡「周杰倫」(就算想聽也聽不懂他在唱什麼),周的所有專輯她全部一一收藏起來。為什麼?她說,因為周杰倫揉合了古典與現代,她喜歡周的新東方音樂。 

在台灣,卻很多人不喜歡周杰倫,原因各異,有30%的是看不慣他那副屌樣,花邊新聞不斷;有30%的是因為純粹不喜歡他那幾種主要曲風,打歌期天天都在聽實在很煩(或是上KTV被人一次整張專輯全點),另外剩下的是不喜歡他唱歌的咬字,當然還有一些其他酸溜溜的音樂人。這位小女生在國外聽不懂中文,聽的不是主旋律,而是背後的配樂。不過重點是,周杰倫自己顯然也被台灣「這麼大」的市場給綁住了,他因為它而起,也將由因為它而沒落;台灣的市場太大,讓他對「外銷」沒興趣,忙著應付國內市場的各種要求,於是,世界也就平白損失一個夠實力去重塑亞洲音樂定義的創意家。 

台灣的市場真的太大了,這裡的觀眾在心態上有個特色,那就是喜歡「國外回來的」。於是大家都「回來」而不「出去」了。在國家音樂廳上演的總是從什麼地方留學回來的什麼人,當然「暗戀桃花源」其實非常的精彩,四個月前我史丹佛逛街剛好巧遇賴聲川導演,跟他要了簽名,當時很訝異一陣子沒聽過消息的他,竟正在史丹佛教書;我當時興奮的以為他會在美國發展一場新藝術作品,後來看到導演在台灣推出超暢銷新書《創意學》,接下來肯定會四處受邀演講。我想,導演或許原本有一些想法想在國外發展,但國內太多的招手,讓他會先回國,把國外的想法另放旁邊。還是一句話,台灣的市場,實在太大了,放不下! 

上次在某場合聽到一個資深媒體人提到,他準備盡一生之力撰寫有台灣風味的故事書,「給自己的孩子看。」因為他覺得我們也該有自己的白雪公主、睡美人、米奇米妮、夢中情緣,不要總是讀國外的故事,聽起來,是一個好令人感動的志業,但我也憂心,全球化已是銳不可擋的趨勢,就算要用自己的,明年的迪士尼宮崎駿還會出好多新的東西堂然進海關,賺走你錢包裡所有的錢,最後這些努力都只是一種可以去選鄉鎮市長的業績而已,對整個產業沒有任何幫助、當主題碰到到底要「外銷」還是「內需」這一塊,我就會有點無奈,因為討論這個就像談到之前的謠傳無名小站的七億價值,大部份人都往後跳一格嚇一跳作喘氣狀,但是這些嚇一跳的人卻呈現兩種完全相反的結論,有一半的是喊:「怎麼這麼低?」另一半人卻驚呼:「好貴!」但我想說的是,創意家決定了他要在哪塊市場表演給哪種觀眾聽,就決定了他未來要奔馳的草原;草原愈大,心胸愈寬廣,未知愈多,卻也更有歷史的意義。 

台灣的市場實在太大了,所以大家不想外銷;不想外銷,大家就留擠在裡面互相競爭,最後誰也做不出什麼大事業,只徒留一排獎盃獎牌。所以,我們要強迫自己相信,台灣的市場其實很小,世界比這個還要寬廣得好多倍,而且賣到國外去並不難。唯有如此,創意才不再只是在想辦法求挖台灣有錢人的一個休閒消費額度,而是一個在世界四處開花的成功永續的大事業,像太陽馬戲團、雅尼那樣,在全球歷史刻了一條深深的鑿痕。 

2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