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她真的經歷了太多了。 高中還沒念完,她就告別了在南部小鎮的老家,自己一人,提了兩箱行李北上。 全部的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