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一個老師,學生時期一直待在女校,從小到大唯一的男性朋友,就他一個。 到最後,他也真的成為她的老公。 可能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