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更多好文章,請按「讚」(Like):

當壞人容易愈當愈壞,當好人則容易愈當愈「自虐」


June 7th, 2017, 目前尚未有留言,

每天,他一早就離家每天工作10小時,忙著賺錢。

留她一個人在家。

她也很忙。

忙著做家事,忙著照顧小孩,最重要的是,她還忙著─—

製毒。

一個老婆會想要「毒」自己的老公,肯定是因為極大的怨恨!

她恨他,因為他不乖乖聽話,不肯當個屈於她拳下的乖男人,還敢頂嘴耍脾氣!她沒有理由離婚,攆不走他,所以,只有一條路──讓他離開這個世界。

她深信,若不是結束他,就換成她被結束。所以她選擇了主動結束他。

她不想恨他一輩子,所以,她得更盡快的「結束」他。

她怕黑,不敢作牢,所以,這種毒事,一定要偷偷的來,神不知鬼不覺,事成之後還「附贈」他投保的那上千萬的壽險。

而她每天一個人在家,有太多太多時間可以「下手」,找到最好的「原料」。

最後,這些原料她終於調製好了,故意叫幼小的孩子過來,聽媽媽的話,幫忙將這一小罐的東西,倒到這個鍋子裡。嗯,好,就這樣,很棒喔!等一下要給你爸爸吃!

這樣夠「狠」吧?

抓住男人的心,只要抓住他的胃,所以,她熬了一鍋好喝的排骨湯,香氣四溢,願者上勾,老天爺看到了,也都不能怪她啊。

「你想要喝一碗我剛熬的湯嗎?」她輕聲細語溫柔的問:「很好喝哦!」

~ ~ ~

他聽見了她溫柔的邀請。

也看到了那一大碗湯,已經放到餐桌上。

為什麼他早就懷疑這碗湯有「問題」?

是因為它正呼呼的冒煙?還是因為她特別用了一只新碗來盛載?

不。他懷疑的原因很簡單──

因為,這是結婚十年來,她第一次主動熬湯給他喝。

而且,平常他忙碌折腰的工作過後回到家,她不是暴躁發怒,就是冷冷的一句話也不說,他已經很久很久沒從她身上感受到「被愛」,儘管他對她很溫柔,她卻當他是仇人。

更詭異的是,這碗湯熬出來的時間,是在他們激烈爭吵之後,好脾氣的他,氣都還沒完全消,而壞脾氣的她,竟然突然之間變得好溫柔,開始熬湯,然後,一碗熱騰騰的湯就這樣端出來了,只有一碗,而不是兩碗,也不是三碗。

一副就是熬一整鍋湯,卻只給他「一個人」喝。

你說奇怪不奇怪?

教人很難不懷疑。

不過,那排骨湯,香味實在撲鼻。

他實在捱不住餓,儘管心中滿是狐疑,仍忍不住的走到餐桌,舀了一口。

「這一小口,再怎麼毒,應該不會有事吧?」他說服自己。

喝了這一口。

嘩,果然,真好吃。

「再喝一口,應該也不會有事吧?」

於是,他又再喝了一口。

嗯,真是美味。

於是,一口一口的舀,很快的,一大碗排骨湯都喝進肚子裡了,這碗湯的確比平常的排骨湯都辛辣了些,辣到他的胃都有點刺痛,不過,還沒有到非常非常的痛。

他還在細細的回味這湯的美味,以及剛剛他老婆充滿愛意的表現─—他好像一個青少年還紅著臉感受著戀愛的滋味……。

這時候,她卻已經火速的衝過來,不再熱絡,不再溫柔,粗暴且迅速地拿走他剛剛喝過的大碗,送到洗水槽,馬上開始沖水用力抹洗碗精………其他的碗盤筷子都還擺在一旁不洗,她就只洗這麼一只碗。

看著這些怪事,他心中更是恐慌!

這就是毒的可怕之處,就算他再恐慌,仍永遠無法真正「確認」裡面真的有毒。

你說,可以送碗去檢驗?問題是,除了警察局外,誰會提供這種服務啊,而且別人一定當他是神經病!最重要的是,或許這碗湯明明沒有問題,他還大驚小怪,最後,他老婆更有理由說他是神經病,傳到他的同事、他的老闆耳裡,他要怎麼繼續工作啊………。

這就是毒的可怕之處,因為,他永遠無從知道,這一碗有沒有毒。

即便三十年後,胃真的生了一顆惡性腫瘤,天知道,是因為三十年前的一碗湯?

~ ~ ~

而她,連三十年都無法「等」。

或許,第一次下手的時候,她覺得她寧可慢慢毒他,也不要「呷緊弄破碗」,萬一被發現,她會被關到小牢房,她怕黑又怕鬼。

但第一次下手、第二次下手之後,她愈下手就愈大膽,愈下手愈沒有罪惡感。甚至,連下手這種事她都覺得「懶得慢慢做」,她急起來了,想更快的結束這一切。

剛剛那一鍋排骨湯,已經是她下手下得最「重」的一次了,沒想到,竟然只換來他一句:「這湯好像有點辣辣的。」然後,只扶著肚子,沒有很痛的樣子。

是沒錯啦,這個毒,好像要過一陣子才會在他的身體裡面發生病變──

剛好這個貪生怕死的傢伙,每年都去健康檢查,自從她開始下毒,每年他例行健康檢查,她都特別的在乎那一份檢查報告。

今年他檢查回來,她馬上迫不及待的問──

「這次有發現什麼病嗎?」

然後,就看到了他滿臉哀淒的樣子。

她猜到,歐耶,是個「好消息」!

「醫生說,我胃裡生了腫瘤,疑似胃癌。」

他沮喪的說。

「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我?」

他雙手抓著頭髮,頹喪像隻狗。

她放下心中大石,原本還想裝個樣子安慰安慰他,但,因為心中大喜,所以她還是忍不住的說:「沒辦法呀,誰叫你平常這麼拚事業,把自己弄得這麼累!」

她也想撇清責任,再強調一次。

「你這叫做『自作自受』!」她說。

他抬起頭,兩隻眼睛因充血而發紅。

「嗚,」他傷心的說:「我如果走了,孩子沒有了爸,該怎麼辦?」

「沒有了爸,很正常啊!」她說:「這是什麼時代了,很多家裡都只有一個媽媽,爸爸早就不在家了好不好!」

可能是太過欣喜,她竟然就開始大剌剌的胡言亂語,就好像看到一個人已傷重倒地,就在他面前亂講也沒在怕的。

「沒有了爸,很簡單啊!反正你保了這麼多壽險,我拿你的保險金,馬上把房子賣了,搬離這個鬼地方,」她滔滔不絕的對眼前這隻沮喪的狗,宣告她的「未來規畫」。

他,眼睛睜大看著她。

眼神是無限的哀傷,卻無法化為任何語言,只能聽她繼續發表。

「然後,我會搬得遠遠的,遠離這個家,」她說:「孩子們不會再見到他們的爺爺奶奶,除非他們自己要求,不然,我是『再也不會』主動的帶孩子們去見他們了。」

她講到「再也不會」四個字,還特別加重聲調;她覺得這樣很痛快。

「妳……妳………。」

他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話。

但的確這就是他的太太、孩子的媽所講出來的;現在,他也只能看著她,乞求著她。

乞求她的施捨,乞求她的憐愛。

她看著他,冷冷的。

「我管你的,」她狠心說:「十年了,老娘早就已經受夠了!」

他的極度傷心,轉而極度憤慨。

「受夠什麼?」他憤怒的問:「受夠了住豪宅,受夠了每天不必工作,受夠了每天打罵小孩,受夠了一點點三代同堂的時間都不給?」

他的憤慨沒用,因為一切已經完成。

她的計畫已經完成了。

於是,她不再回應。

因為也沒必要了。

~ ~ ~

原本,她只要靜靜的在家裡,等著他下一次的胃鏡報告,即可。

沒想到,被她發現一件震撼的事。

「沒想到,這傢伙還有『賤招』?」

沒錯。她萬萬沒想到,原來他偷偷的來了一記「賤招」,哼,誰叫他的壽險公司熱心寄來了一封信,上面寫著「受益人更換通知」。

受益人不是他的孩子們嗎?

孩子們尚未成年,所以受益人是「她」,不是嗎?

這封通知信很快被她攔截,偷偷打開,她發現,他竟然偷偷將他那千萬壽險的受益人改成了他自己的爸爸、媽媽和兄弟。

她,氣炸了!

這和她的計畫不一樣!

她馬上大吵大鬧,將這件事告訴身邊所有親朋好友。所有親朋好友根本還不知道她老公得了胃癌,卻先知道她老公偷偷更換壽險受益人,從自己的小孩變成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妻子晾在一旁,真是罪不可赦!親朋好友個個大加撻伐:「哪有保險受益人不給自己的孩子?孩子才是最需要被照顧的啊!」

來自親友的壓力,果然奏效,沒多久,他又將受益人改了回來。

改回了孩子們,也等於改回了給「她」。

她也領悟到,再這樣拖下去,夜長就夢多,全都是噩夢,不能讓噩夢繼續下去,不能讓他再一記賤招,她必須趕快趕快結束這一切,她等不及他體內的癌細胞為她工作了。

所以,現在,她準備要煮一頓「最後的晚餐」。

她將原本的毒劑,加強了10倍;她在煮的時候,都已經聞到那氣味的詭異,於是她再加了很多佐料,讓氣味「暫時」不會太怪。

只要暫時不發出怪味,只要讓他喝下第一口,很有可能就直接「成功」了。

不過,這種事,誰也抓不準,總不能由她親自試吃一口吧?所以,為了確保他會發作,她又再多加了幾倍毒劑。

這次,她煮的是,他最愛吃的壽喜燒。

~ ~ ~

看她努力的在廚房煮多年沒有煮給他吃的壽喜燒,而且從頭到尾不發一語,而且,現在已經晚上九點,早過了晚餐時間,他心裡有數,這個壽喜燒,又是為了他而煮的。

看起來,這一個壽喜燒,她特別認真、特別努力的煮。

壽喜燒代表了很多回憶。他想起當年他和她還在約會,他帶她去吃壽喜燒,年輕的男女,歡愉的笑聲,那香味中帶了一點點甜味,那鍋壽喜燒,讓他覺得自己身在「愛」之中,好幸福。

因為相信幸福,所以他結了婚。

因為相信幸福,所以他願意一天工作10小時來養這個家。

因為相信幸福,所以他竟然也忘記,她早就已經好幾年沒有煮他最愛的壽喜燒………。

直到今天,他突然看到她認真煮的這一鍋壽喜燒,一切又回到了過去美好歲月時光。

他需要美好時光,因為他剛剛才從醫院回來,從驗血報告得知,他的胃癌比初診還嚴重,癌細胞其實早已擴散到其他器官。

醫生說,他的生命應該還剩下三個月,如果努力治療,有機會再延長,但,醫生強調,那是在他心境平和且家人支持的條件下。

「心境平和?家人支持?」他哀淒的想,再想到他老婆可能再對他落井下石和出言不遜。

他覺得,他活不了這麼久。

今晚,這鍋壽喜燒,來得正是時候,

他再次感覺到了幸福。

不只是她正在煮他最愛的壽喜燒,他也預測,等一下,她肯定會無比溫柔的將壽喜燒帶到餐桌上,然後無比溫柔的邀請他來喝一口。

其實他永遠都無法確認,她是否真的對他的食物下了毒。

不過他可以確認,近幾個月來,每次她在一個奇怪的時間燒了一道專為他而煮的食物,她百分之百肯定對他溫柔無比。

他相信,那仍是愛。

於是,他笑容滿面的,接受了這一碗熱騰騰的壽喜燒。

嗯,氣味有些刺鼻,大概是薑放了多一點點吧?沒關係,它是他等了好久的愛。

因為愛,他對她完全OPEN,任她來「處理」了,他明明知道這碗湯很有可能有問題,他想,在愛中死去,可能也好。

於是,他很興奮的對著她和壽喜燒。

「謝謝妳!這是我最愛吃的壽喜燒耶!」他說:「好好吃喔!謝謝!」

對著溫柔的她,笑著講完了這句話。

「我要開動囉!」

他看著也面帶微笑的她,舀起了第一口。

才剛嚥下,胃部果然馬上感到極劇烈的燒灼疼痛,極大的痛楚讓他不只丟下湯匙,還整個人趴在桌上,他意識漸漸模糊……。

不過,他沒忘記趁最後的意識抓來剛剛的檢查報告,緊緊抓在手上,讓他身後,她可以不被警察刁難,可以無牽無掛帶著孩子離開這個已經忍了十年他努力爆肝維持以致於得了胃癌的這個老娘再也待不住的鬼地方!

以上的故事,以極端的劇情來呈現「壞人」與「好人」的反差。

這社會就是這樣,壞人愈來愈壞,愈來愈「變態」,因為他已經「習慣」當壞人。

而好人呢?

好人繼續被欺負,竟然也愈變愈「笨」,雖然憤怒,雖然不平,但自己也愈陷入一種「習慣」,開始用各種理由說服自己,進入了幾乎「自虐」的境界。

當壞人容易愈當愈壞,當好人則容易愈當愈「自虐」。

好人都對壞人好好,對「自己」卻壞壞!

我們不必做害人的壞人,但也不要做「自己的壞人」。

趁你還理性,脫離好人隊伍,實在不能拖,不能拖啊!

(圖片來源:Jen Garcia link


.

















Mr.6 簡介

Mr.6 本名劉威麟,作家,亦被公認為最早開始推動台灣網路創業風潮的推手之一,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電機、管理雙碩士,從小移民加拿大,而後旅居矽谷多年,2002年~2009年間著有12本書,其中《搶先佈局十年後》於十年前預中多項科技應用之實現,並於2006年6月6日起,於個人部落格 Mr.6 - 趨勢.創業.網路.生活 發表了超過4300篇網站分析、科技趨勢、職場觀點文章,並於2019年創辦英雄爸爸公司,與Mr.6聯絡或邀請演講請歡迎來信 send.to.mr6@gmail.com

歡迎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