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更多好文章,請按「讚」(Like):

明明已經很自由,還嫌自己不夠自由,其實他是「自私」


April 10th, 2017, 目前尚未有留言,

她看著小小魚缸裡的小金魚,翻上翻下,愉快的擺動美麗的鰭,游來游去。

她望著這隻金魚,撫摸著圓圓的小魚缸,好像迪士尼童話故事裡的公主。

這個公主,被「關」在城堡裡──

她唱歌給牠聽。

她對牠訴苦。

她告訴牠所有心裡的祕密──

「我好希望能像你,小魚兒。」

總是在家裡沒人的時候,她唱著。

「你雖然在魚缸裡,卻好自由。」她唱著:「而我,雖然沒有東西綁住,卻……好……。」

她愈唱愈傷心,還哽咽了。

「好……不、自、由!」

這猶如迪士尼童話的情境,魚兒也很配合,好像聽得懂她的話,動動嘴,擺擺鰭。

聽著她,說話。

~ ~ ~

原本的她,有一份工作。

結婚了,第一件事,就是辭掉全職工作,待在家裡,因為,她希望更「自由」一點點。

為了更徹底的自由,白天的大多數時間,她把厚重的窗簾全都拉了上來,將外面光線全都遮蔽,不讓任何陽光進來。

這樣,她隨時都可以倒頭就睡,房間可睡,客廳可睡,穿什麼都可睡。

不過,這樣,還是不自由─—

「婚姻真的是自由的墳墓。」她和朋友說:「我不自由。我好不自由。」

朋友們並沒有問清楚她為何覺得不自由,就紛紛自動已經理解了:

「我、們、都、懂。」

雖然朋友都懂,但她有時仍覺得,有些話,不知道怎麼和朋友說。

於是,她都和魚兒說。

就像迪士尼的公主,說話給魚兒聽。

說完了,倒頭就睡,把睡意全部消除,醒來後,再繼續和魚兒說。

就在她準備開始說,突然,鑰匙孔開始有聲音了,「唰、唰、唰……」。

她不再跟魚兒說話。

因為,家人回來了。

她的迪士尼時刻結束了。

家人,不是他,就是他。

一個是兒子,一個是老公。

簡單的小家庭,但,每次家人回來,她就全身煩躁──

「我不是叫你今天七點回來嗎?」她把所有煩躁變成一句話,對著剛進門的老公打招呼。

老公愕然。

「我……我……。」

「我什麼我,」她不高興的說:「家裡很亂,要你早點回來幫忙收,你不來解救嗎?」

「我……我還在上班,還在開會……。」老公嚅嚅說。

她打斷了他的理由。

「現在,兒子去洗碗,爸爸去倒垃圾,立刻,馬上!」她一邊說,一邊坐到沙發,打開電視:「再晚五分鐘,等一下就不讓你們出去!」

老公和兒子馬上開始忙碌的動作了。

不過,兒子輕輕的告訴他媽──

「媽……迪士尼的音樂,太大聲了,可以小聲一點嗎?」

「你不喜歡我的音樂,你就給我滾出去。」她說:「我連聽音樂的自由也沒有啊?我在這個家,是什麼自由也沒有嗎?」

「………。」這下兒子也無言了。

這個家,很明顯的,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她的「批准」。

兒子一回家,什麼事都得問過他媽媽。

老公一回家,什麼事都得問過他老婆。

她,既是迪士尼公主,也兼任這座城堡的「女王」,住在這裡,其實是很不自由的。

當老公提著垃圾袋出門,兒子也想跟著走出去,他們都覺得,走出這個窗簾密閉、幽暗、不自由的城堡,心情會愉快一點。

倒垃圾回來,爸爸和兒子愉快的聊起來。

沒想到,一進門,就看到她,手叉著腰。

「你們在聊什麼?」她生氣的說:「你們事情這麼多,還有心情聊天啊?」

老公和兒子皆愕然。

天啊,不會連聊天這種事都要經過批准吧?真是不自由到了頂點了。

老公知道這個家沒有生氣的自由,所以,他仍然好聲好氣、依實回答──

「我在和兒子聊,這幾天天氣好,老婆,可不可以,這週末,我們帶孩子去打籃球?」

「不行!」她說:「他要寫功課。」

這個答案,顯然在預期中的。

老公又突然想到什麼。

「啊,我今天看到便宜的機票,」他說:「等到兒子考試考完,今年長假,帶全家出國,好嗎?」

她瞪著他老公。

「不行!」她說:「你帶出國,我馬上走出這個家!你有問過我同意嗎?」

老公心想,我現在不就正在詢問你的同意嗎。不過,她的答案,顯然也在預期中的。

老公又突然想到了什麼。

「啊,我同事今天送我們蛋糕,」他問:「等一下,可以帶兒子,分一些給他爺爺奶奶?」

「送東西的話,只能10分鐘。」她說:「順便跟你說,這週末吃飯,不准超過兩小時。」

老公很為難。

「唔,10分鐘很沒禮貌,兩小時不知道吃什麼才來得及吃完……。」他說。

「要嘛就照這樣,要嘛你就不必去了。」她說:「我已經這麼不自由,你想怎樣?」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老公,還是悻悻然的答應了。

她繼續說。

「然後,等一下,我也要出門!」她說。

「這麼晚了,去哪裡?」老公問。

她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老公。

「你到底懂不懂尊重人啊?我去哪裡,是我的自由,」她說:「以後不准問我去哪裡,開口都不行!」

「我只是關心……。」

「你敢給我打過來,我就封鎖你的電話。」她說:「順便跟你說,這個月給的錢有點短少。」

「這個月要付太多錢,我可以先給一半,另一半,慢慢給嗎?」老公央求。

「你給我慢慢給,我就離家出走!」她說:「我已經這麼不自由了,你還這樣對我?」

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她覺得,這個家,一年比一年不自由。

這個家,讓她簡直快要窒息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雖然也沒人限制她去哪裡,她就是渾身「不自由」。

她好像電影裡的女主角,好想貼一張「H、E、L、P」(幫幫我)的紙條,在她家的窗戶上。

~ ~ ~

這一天,真的來到了。

導火線是一部迪士尼電影,她看到女主角被幽禁起來,幽幽的說:

「我連個自由都沒有,怎麼會幸福?」

她聽了,淚流滿面。

這句話,真的聽進了她的心裡。

她實在超級的不自由,所以,也超級的不幸福的。

而且,已經到臨界點了。

「我決心,追求自由。」

她打電話給所有的朋友,告知這個決定。

朋友都說:「我、們、都、懂。」

「你們懂?你們真的懂嗎?」她不高興了:「你們只會說你們懂,但你們知道,我有多不自由嗎?我在這個地方,已經快要窒息,你們知道嗎?」

然後,她終於消失了。

這過程,非常戲劇化,真的像迪士尼。

因為,目擊的鄰居說,看到她一絲不掛的衝出大門。

路上的監視器也顯示,她一路跑,跑到最近的河邊。

然後,竟然一躍而下。

那姿勢,還有點像迪士尼的美人魚!

情況很不樂觀,大家試著找她,卻連一根頭髮都找不到。

找了三天三夜,都已過了黃金救援期,大家放棄了,家人與朋友,為她舉辦了告別式。

沒有遺體的告別式,大家把她最愛的魚缸,放在正中間。

連那隻她照顧已久的魚兒,好像也有智慧,在這傷感的一天,竟然拚命的撞擊魚缸,發出「康、康、康」的聲音。

大家在「康、康」聲中,哀傷不已,紛紛的說──

「唉,她終於自由了。」

「她終於可以變成天使,四處飛翔。」

「她終於像是一隻魚兒,回到大海了!」

只是,大家沒有注意到──

魚兒撞擊魚缸,都快撞昏了,還不斷的撞。

是為了什麼?

大家沒有看到,魚兒已經將缸底的小石頭,鋪成一個英文字。

「H、E、L、P」(幫幫我)。

以上的詭異故事,可以有很多種解釋。

它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在人與人之間緊密的群體裡,「自由」往往是一體的兩面。

當一個人感到完全的自由,很有可能,同時有一些其他人是被擠壓的。

你自由,其他人就不自由。

比方說,某人今天遞辭呈,明天就堅持不再來上班,堅持追求「自由」,這樣,前同事就必須接他的「爛攤子」。也就是說,他的「自由」,讓別人不自由。

另外,某人不想雇小孩,想自由自在的出去見朋友,那另一半就得顧小孩、也就不自由。

如果自己已經相對的「自由」了,又對自己的自由程度不滿意,繼續的嫌他/她「不夠自由」,還要求更多更多的自由,其實他/她是在耍自私,想要別人「犧牲」自由來成全他。

也就是說,我們的自由,已被他/她剝奪去,他/她卻這樣指控誣賴我「不給她自由」,還要繼續的控制我們、剝奪我們的自由。

已經很自由卻還抱怨不夠自由,往往就是群體中,最無可救藥的那個「自私鬼」。

不要隨之起舞,而是勇敢站起來面對他──爭取,我們的自由!

(圖片來源:Sharon Mollerus link


.

















Mr.6 簡介

Mr. 6 本名劉威麟,網路趨勢觀察家,公認為最早開始推動台灣網路創業風潮的推手,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電機、管理雙碩士,從小移民加拿大,而後旅居矽谷多年,2002年~2009年間著有12本書,其中《搶先佈局十年後》於十年前預中多項趨勢,並於2006年6月6日起,於個人部落格「Mr. 6」撰寫了超過4300篇網路趨勢分析、新創公司、職場觀點文章。Mr.6也是台灣最早看好並投入Facebook社群經營的創業者,與弟弟劉威廷共同創辦一間曾年營收近億元的「米斯特六團隊」,曾為超過200個知名品牌代理經營粉絲團,培育了超過300位行銷廣告界人才進入4A級廣告公司,並於2016年創辦了全球第一個社群小編管理平台GlobalSocial.net。與Mr.6聯絡請歡迎來信 help@mr6inc.com 或來電 +886-2-8751-8200

歡迎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