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更多好文章,請按「讚」(Like):

連載故事:瑪麗安的兩難(Maryanne’s Dilemma)(中)


November 9th, 2016, 目前尚未有留言,

本文為第二集,前一篇請見此,請讀完再來看這一篇。本文發佈於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前一日,此時尚未開票。

當她終於理解了這是一場「男與女」的戰爭,還順便釐清了許多她和其他人一直都搞不懂的事,她才發現,選舉就在──「明天」。

她回憶起了家裡那個才3歲的小弟。

當年她就知道,他將來肯定成為大人物,因為他是男性,而她是女性。天生的母愛再加上手足之情,瑪麗安一直希望好好幫助這個弟弟。或許,也是幫助自己實現一個無法實現的夢想。

今天,也就是選舉的前一天,她卻第一次決定,她不想再幫她弟弟了!

她弟弟已成極端主義的倡議者,可以激起掌聲,也可以造成毀滅。她弟弟太直接了,她也太熟悉她弟弟的論述,畢竟她弟弟從小到大都沒有變,那是他們一家長大的紐約,或稱「沙文紐約」,從小到大教他們的理念。

很激烈,很直率,很沒品。

這時候,就在選舉前一天,瑪麗安實在不想再幫她弟弟,反而,想去幫幫那個在芝加哥的大樓的暖氣通風口的小女孩。

那個小女孩,好孤單。

瑪麗安家裡再窮,至少她還有她的媽媽和她的弟弟,還有那個不常回來的爸爸。但,這個躲在通風口的小女孩,看起來卻是一個人。

瑪麗安記得,當時也才高中的她,就這樣坐在那邊,和小女孩聊天。

聊了好久。

一方面照顧她,小女孩可能只是暫時走丟,等她爸媽來接她走。

瑪麗安還記得,她問小女孩,長大以後,想做什麼?

小女孩回答得很俐落。

「我想當總統。」

瑪麗安笑了。

認真的眼睛,倔強的小嘴,瑪麗安永遠記得。而現在,瑪麗安正在看著那雙眼睛,還有那兩條擦了口紅的嘴唇,只是,她已經老了60歲。

好多好多個她,印在地下街的燈箱上面,一排下去,全部都是這小女孩的臉。

老女孩了。

瑪麗安凝視著老女孩的眼睛,她知道,若順著自己的家庭教她的價值觀,沒什麼了不起。

不過,反而「逆」著自己的家,將原本深信不疑的教條徹底打破,重新建立一個自己相信的,這位小女孩,真的令瑪麗安尊敬到底了。

這時候,男候選人和女候選人,史上最「骯髒」的美國總統大選,終於來到了選前最後一天─—

瑪麗安兀自走在街上。

她自認為是唯一和兩位候選人最有關係的關係人,她原本以為,除了她以外,今天,這世界上的所有人,應該都是很激動的,愛其中一個人,恨著另一個人,有些人應該是力挺男總統,另一批應該是力挺女總統,碰到都要幹架的。

但,瑪麗安看到的卻不是這樣。

她看到的是,一間餐廳,非常熱鬧。

一點都沒有詭譎之氣。

人們輕鬆的交談。

他們好像一點也不知道明天要全國大選?

瑪麗安馬上想起她的研究,這是正常的,畢竟美國選民對選舉並不熱中,每次大選皆只有不到一半於可投票人口的選民出現在投票所。這次選總統,大家又都被自己強烈的好惡狂潮給淹沒了,很多人已經開始做「心理準備」。

有一種人,他們害怕可能出現他們無法接受的結果,可能讓他們痛徹心扉,因此他們先作準備,一開始先接受最壞的結果,此後,任何結果都會是好結果。這是和平久的人的特徵。

於是,這些人儘管互相聊天會聊到總統大選,看電視也會看到總統大選,但他們就是刻意的關上電視、不上相關網站,他們決定不接收任何資訊的過日子,直到選舉結束為止。當然,這種人應該不會去投票。

還有另一種人。這種人,是根本不知道這件事的嚴重程度。對他們來說,總統就是總統,這麼遠,這麼高,誰當都一樣,歷史不都是這樣嗎?戰爭打贏了,人民熱烈的遊行。但短短兩年後,換了政權,人民又辦了一模一樣的大遊行去慶祝下一個政權。誰當總統都可以啦!

「喂,不過,有可能是那個男的當選喔!」瑪麗安看到旁邊有個人在問:「怎麼辦?」

「相信我,他不會當選的。」他的伙伴說。

「萬一,他當選怎麼辦?」那個人再問得憂心忡忡。

「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他的伙伴不知哪裡來的自信,斬釘截鐵還充滿療浴的告訴對方:「他不會選上的!」

選民已經知道,要讓這個國家穩定,「男的」絕對不能當選,不然,會有很恐怖的事情發生。儘管知道,他們仍然「自掃門前雪」,漠不關心。

這個現象其實並不奇怪,因為從瑪麗安的研究顯示,在二戰德國納粹剛開始入侵的時後,全球的人民其實是非常的反戰的。有一批人,因此千方百計的要與德國納粹「談和」,以現代的角度來看,真是非常不可思議。

而現在瑪麗安要找的答案就是,為什麼,世界後來會變成這樣子?

然後,世界還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其實她已經找到鑰匙,就在一個女孩身上,

明確一點來說,是在那個「老女孩」身上。

沒錯,就是她弟弟這次總統大選的競爭對手,只比她弟弟小一歲的那個老女孩。

瑪麗安又想起了那一天,她和小女孩一起躲在通風口前,吹著那臭臭油油的暖氣,取暖。

「我想當總統。」小女孩天真的說。

瑪麗安笑了。

也沒笑多久,突然間,她被嚇了一跳,因為街尾跑出了人。

不,明確來說,是跑出了十多個人。從大樓的轉角、草叢、旁邊的公車,突然冒出來,然後,全部都往瑪麗安的方向跑過來。

這些人都穿著大風衣,看起來不友善。瑪麗安很快的發現,他們不是朝著她跑來,而是朝著旁邊的小女孩。

「戴安,你必須回家了。」其中一位風衣人說:「妳媽媽找妳很久。」

「不要!」小女孩生氣的說。

風衣人往路邊看去。

不知何時,路旁已經停了一輛車。

瑪麗安不必猜,也看得出來這輛車是誰的車。它四四方方的,後車門旁還鑲了一面小國旗,而後車門也很快的敞開,十幾個風衣人半拉半推下,小女孩哭著上了車。

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很快的,又只剩下瑪麗安一個人站在大樓暖氣口。

熱風還在呼呼的吹。

瑪麗安雖然沒能見到總統本人,不過,單單從剛剛那個排場,就已經感受到美國總統的尊貴了。她想,如果她是那個女孩,也一定會說她想當美國總統的。

這位總統,也就是小女孩的母親,也是瑪麗安的偶像。為什麼瑪麗安千方百計的想辦法輾轉來到芝加哥,就是為了這個女總統。

為了她的政權。

為了在她的管轄範圍內安居樂業。

現在,瑪麗安知道,選舉就在明天了。

明天,也很快的變成了今天,就像很多美國民眾一樣,這一天,很多人沒有睡覺,眼睛睜大大的……「等待」。

因為這個結果,太重要了。

這一天,新聞媒體的用詞都是簡單且非常驚悚:「這一天,終於到了。」

「一生最大的決定。」

「美國歷史的一刻。」

美國歷史上最骯髒的選舉,即將在今天有了最後結果,到底是那個許多人一看就厭惡的男子?還是另一位同樣不令人喜歡的女子?即將成為世界第一大強國的大統領?

票數一張一張的算出去,關鍵州的選票持續僵持,原本落後的男候選人,卻在搖擺州展現強大的意志力。畢竟這是一個只有一半選民會出來投票的國家,大家因為各種原因懶得出門的,眾人一致都這樣想,就可能改變了一個州;改變了一個州,贏者全拿,尤其是那個後來居上的黑馬男候選人,竟一口氣就跳了好高的地位。

然後──

天啊,他贏了!

幾周前他還是落後了十個百分點,現在,他居然贏了?

許多人不可思議的站在電視機前面。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當他終於站上台,被數不清的民眾圍繞著,歡呼、再歡呼。瑪麗安也在其中,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群眾,和這麼多的閃光燈。她沒有一刻比現在更榮耀。

但她的後面,卻是虛的。

她很想看看那個小女孩。

歐不,老女孩。

此刻的另一個場合,同樣也是閃光燈齊聚、同樣也是站滿了支持者的台下,那個老女孩,是否還穿著和當年一樣的紅色衣裳?

當男總統接受群眾的叫喊,他的名字,被一次又一次的喊出,場景像是國王,這時候,老女孩的場子肯定鴉雀無聲。

新任的男總統,準備說話了。

全場依然鼓噪,叫聲震耳欲聾,男總統無法說話,於是又讓群眾再歡呼了一輪,這樣又過了十分鐘。馬麗安站在後面,覺得自己的笑容都快要崩塌了,她此刻真的很想去找那個「老女孩」。

終於,群眾安靜了。

「一開始,我就要感謝這千千萬萬位婦女朋友們,妳們,幫我贏了這一場選舉。」

台下歡聲雷動。

可以清楚的看到,台下的群眾,幾乎九成以上,都是穿著各式色彩衣服的女性,有的帶著孩子,有的牽著小狗;極少數有帶男伴。

「謝謝妳們,我們……。」男總統大聲說。

「終於……贏了!」

台下已經跟著狂喊勝利。

「我已經無法再謝謝我已過世的母親,但,我可以謝謝我的姐姐。」

台下如雷的掌聲,瑪麗安突然覺得聚光燈更亮了,因為全部打到她的臉上來。她笑著,但她覺得似乎並沒有在笑。

「從小,我們活在男性至上的『沙文紐約』,」男總統說:「今天,女性的妳們,終於贏了!我們統一全國了!」

照理說,瑪麗安和弟弟從小看到母親辛苦的模樣,瑪麗安應該要對害苦她們全家的那些「男人們」感到生氣才對。就和她這位剛剛當選美國總統的弟弟,以及台下幾百萬民眾一樣才對!

不過,今天,她突然轉向了。

瑪麗安已經坐在車裡面。

體育場外,仍聽得見場內的叫喊聲,但她已經交待司機,往另一個場子出發。

她為什麼對這位「老女孩」掛念放不下?

因為,瑪麗安想要一個答案。

瑪麗安已經做過很多的研究,她已經清楚的知道,世界上沒有真正公平的「男權」和「女權」。這好像是在說,姓氏是要跟爸爸還是跟媽媽。就算兩個都跟,也有一個主要的、一個次要的。

你要選哪一個?

無論你選哪一個,重點是,你都「只能」選一個。

所以,當男權崛起,女權就旁落。女權崛起,男權就旁落。人類總要選一個,而最重要的是,打從非常小的時候,大家早就都已經選了自己的那一個了。

就已經和另一派勢不兩立了!

跟著自己家,和另一派勢不兩立,實在沒什麼了不起,但,要「逆」著自己家,就不簡單了。就像那個小女孩一樣。

因為小女孩敢逆,所以她可能才是參透人類和平的秘密的人,而不是她的弟弟。

要快!

時間很緊迫!

因為瑪麗安知道,這樣下去,戰爭又會開始。

依那一次的經驗,最快,今晚就會開始。

瑪麗安的車子抵達那場子的入口,她嚇一跳的是,那個小女孩,已經站在入口等待。

點擊這裡,繼續看「第三集」:http://mr6.cc/?p=17900

連美國人都很少認識、川普的唯一胞姐,名為瑪麗安,比川普大9歲,為紐約退休法官。瑪麗安生於大蕭條(The Great Depression),而川普則生於二戰結束後。隔年,他的競爭對手希拉蕊則於芝加哥出生,這批戰後嬰兒潮雖帶來一甲子的榮景,但也有可能在他們終於退下人生舞台之前,不小心種下了未來的災禍。


.

















Mr.6 簡介

Mr. 6 本名劉威麟,網路趨勢觀察家,公認為最早開始推動台灣網路創業風潮的推手,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電機、管理雙碩士,從小移民加拿大,而後旅居矽谷多年,2002年~2009年間著有12本書,其中《搶先佈局十年後》一書於十年前即準確預測多項趨勢、《雙語孩子王》並提出了東方西方語言與文化在下一代並存卓越的可能做法,並在2006年6月6日開始,於個人部落格撰寫了超過4300篇網路趨勢分析、新創公司、職場、親子觀點文章。Mr.6也是台灣最早看好並投入Facebook社群經營的創業者,與弟弟劉威廷共同創辦一間曾年營收近億元的「米斯特六團隊」,曾為超過200個知名品牌代理經營粉絲團,培育了超過300位行銷廣告界人才進入4A級廣告公司,並於2016年創辦了全球第一個社群小編管理平台GlobalSocial.net。邀請Mr.6演講歡迎來信 help@mr6inc.com 或歡迎來電Mr.6辦公室 +886-2-8751-8200

歡迎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