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公民媒體獲1000萬美元投資的「老A牌」

前天,公民新聞網站NowPublic宣布取得1000萬美元(3.2億台幣)的創投資金。對網路界來說,這筆資金真是來得有點突然,原本大家對「公民媒體」的希望與日俱減,我甚至曾寫到OhMyNews為何不維持在南韓的「80/20編制」(即保留50位全職記者,撰寫20%的內容以維持新聞主流性),跑到美國去變成和WikiNewsIndymediaAgoravoxCommonTimes一樣,百分之百都以公民記者編制,在今天這則好消息之前,這些公民新聞網站顯然並沒有得到主流觀眾的注意,聽說Backfence和被它吃掉Bayosphere更已快撐不下去,從這個Alexa流量線圖更可看出,NowPublic的表現並沒有特別突出,那,這筆資金何以而來?

這筆資金主要來自跨美加的創投公司Rho Ventures、加拿大種子創投資金Brightspark、以及溫哥華本地的創投基金Working Opportunity Fund。投資人說,他們投得有道理,因為目前NowPublic已經有119,000位公民記者,分布在140個國家之中,這數字是所有網站中最高的;而這麼多的記者還真的在最近的幾場新聞,產生了功用,譬如GigaOm這篇CEO專訪講得很清楚,最近阿曼的暴風現場實照、韓裔學生的維吉尼亞大理工學院屠殺、美國機場竟沒收小嬰兒的奶瓶、加拿大油管破裂事件,這些最近常在主流媒體看到的新聞題目、照片、影片,都不是被一般記者拍到,而是由NowPublic的公民記者提供的。

而且,NowPublic不斷強調它與其他以理想在支撐的公民媒體最大不同,在於它早已「棄下游、專攻上游」。也就是自己不當媒體了,反而當「公民記者」與「主流媒體」間的橋樑,讓公民記者的新聞可以曝光,提供給其他的主流新聞媒體,以每篇、每張圖計費;如果主流新聞媒體還要採訪這些「公民記者」,NowPublic也會收取仲介費,目前的客戶包括了大腳的Yahoo! News、美聯社、紐約時報、富比士、The Guardian等等,算是相當具說服力的獲利模式,而它似乎真有打中甜蜜點,有個數字甚至說它的公民記者總數每月成長35%,前景看好。

但,這樣的商業模式畢竟並非NowPublic獨創,這筆莫名其妙的資金,仍然有點莫名其妙,因此在短短二天內在美國部落客圈子中激起一些隔空(沒有交火)的嘴砲。剛募到錢的NowPublic的創辦人意氣風發的大喊:「現在的媒體,不應有local的概念了。」意思是在強調它棄下游改上游的策略,NowPublic打算攻全球媒體的「上游」,以多地同時運作來達到經濟效應,而不要再做每一個當地地方媒體市場的「下游」;PaidContent則諷刺的質疑,既然一個local不能做,為何全球好幾個local加起來就可以做?Jeff Jarvis則嗆聲,local還是應該是非常重要的。好笑的是,這場莫名其妙的巨額增資案的原由,還有其他更奇怪的版本。有人說,是因為有理想的加拿大人發現自己國家的媒體本身正慢慢的互相併購,媒體公司愈來愈大,恐將造成言論傾斜,有人遂開始發動抵制,因此這場增資案的發生,有人說是為了防止被併購,或抵制愈來愈大的併購,才號召加拿大的創投公司投入資金。聽起來有點怪怪的。

這間公司於2005年初由Len Brody創立,至今不到二年,創立地點是在風光明媚的加拿大溫哥華,住址在Alexander街1號,地圖來看就在市中心旁邊,離我十七歲加入的第一家小型網路公司Bluesoft Internet Databases不遠。目前NowPublic已有20名員工,除了溫哥華外,已在紐約設立辦公處,德國、匈牙利等國也有辦公處。數字是最強有力的證明,假設創投確已經對NowPublic提出的數據做過完整DD調查確任,從數字來看,我認為這筆資金是有道理的。看看NowPublic與美聯社的比較中,美聯社在97個國家有4000名員工(包括記者),NowPublic無論在國家數或公民記者總數,都比美聯社還多,雖然這些公民記者都是業餘、叫不動、有一搭沒一搭的「普通人」,但NowPublic靠這麼多普通人,確實有機率可能挖到美聯社一輩子都挖不到的新聞,也就是說NowPublic的「上游新聞提供者」模式是可能實現的。

但,這筆美妙的增資案,或許從另一個角度來分析,會更有意思。最近媒體鉅子梅鐸拿出50億美元打算吃下Dow Jones以及華爾街日報,讓報業黃金時代的Citizen Kane美好時光再「迴光返照」一下,這筆交易即將在台北時間今天早上,由華爾街日報主要的Bancroft家族股東開完他們的會,表決幾個%會支持這項決定。梅鐸自己說,目前看來情況不妙,可能生變,但So What?價錢已經提出來,50億美元。「華爾街日報,你就值50億美元。」

雖然這筆錢已經是Dow Jones原股價的67%溢價,但卻等於對報業提出傾向悲觀的遠景。據轉述,詹宏志先生曾開玩笑說,如果華爾街日報當初是免費的話,或許賣得更高。以互聯網目前的喊價標準來看,50億美元真的不多, DoubleClickYouTube兩個加起來,已經幾乎超過這數字,而兩者相加的影響力,無論是哪種影響力,絕對比不上半個華爾街日報。假如今天NowPublic在第一輪就被投資1000萬美元看來,投資人應該看好這個網站有5億美元以上的估值,這個數字讓華爾街日報肯定要蒙羞。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目前整個大環境的氛圍,就是「新的比舊的好」。想想,華爾街日報若能加一點新玩意,譬如開始徵求公民記者,並將它網站大改版,難道會輸給一介溫哥華小城跑過來的NowPublic?會,還是會!因為公司從決策階層開始便不黯網路,它主要支持者不認同網路,它的主要投資人也質疑網路,到最後,一間企業擁有了所有的東西,卻失去了一樣東西

那個東西,叫做「靈敏」(Agility)。一間大公司什麼都有,就是沒有「靈敏」;而一間小公司什麼都沒有,有的正是「靈敏」。小公司只要打出這張「老A牌」,大公司立刻見光死。在演講場合曾有人問我,看不看好Google、Yahoo!、Microsoft的持續創新,我說我不看好,因為他們要對股東、社會、支持者交待,不可能做太多「奇怪的事」,儘管那些事只是花掉20%的盈餘支助一個實驗室,儘管只是將首頁讓出20%的空間放一個新服務,許多環節會出狀況,讓它無法像小公司一樣的「靈敏」。大公司擁有了錢、人才,還有所有的樸克牌,就是獨缺了「老A」。

「老A牌」既解釋了NowPublic現在的成功增資,也解釋了它未來的成功機會。大公司投不進去,高風險資金當然要「撿便宜」去投資像NowPublic這種小公司,因此這張「老A牌」不怕沒錢支持,而NowPublic也會將這筆資金用在「刀口」上,譬如,給予公民記者更多的酬勞,並且將做一套方便地理定位系統,將每一件大新聞「通知」給位於該地點附近的公民記者們,以便他們趕去「採訪」。此外,它還打算製作手機簡訊平台,讓公民記者傳遞即時新聞稿、新聞照片,顯然會將這張「老A牌」打得更進一步──直到它自己變太大,所有投資人順利退出,讓下一個新媒體公司,再打下一輪「老A牌」。

NowPublic來自加拿大溫哥華,這個我小時候曾待過八年的城市,有它可愛之處,但對這個城市以及當地的互聯網狀況,我也是非常了解。它的氣氛仍比矽谷要低迷許多,甚至不到三小時車程遠的西雅圖的氣氛的三分之一。我們知道Flickr來自溫哥華,但Stewart Butterfield樂於離開那邊到矽谷工作; NowPublic不像Jimmy Wales這種名氣,可以站出來抵抗Google的統一而投資人還繼續支持它買單,這筆1000萬美元資金表示,「老A牌」也可以是無國界的,就算台灣創業家覺得海外資金太遙遠,但台灣的投資人仍不會比海外少太多,不會完全沒有這樣的機會,只是估值會比較低一點,或許投資二百萬台幣要拿你40%的股票。但「老A優勢」依然存在,所以好好發揮老A優勢,而不是三寸不爛之舌,老A優勢會讓新創業家發出自然的柔和美光。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