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不夠Web 2.0,卻幫YouTube開啟Web 5.0

大家從新聞上看到這次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辯論會CNNYouTube合作,讓民眾直接在YouTube上傳「要問候選人的問題」。CNN是透過Cable或小耳朵傳輸的有線電視,YouTube是透過網路線傳播的全民電視,雖然一個是內容製作者,一個算是通路,但兩者分處競爭兩方,而且因版權問題時有爭執。有趣的是,一直以來YouTube都是光速前進的火車,CNN這種電視台只能喘氣呼呼的一邊跑一邊抓它尾巴,但這次CNN主動找YouTube合作,卻讓網路人真的耳目一新──原來傳統媒體也會開創網路創意, CNN這回可真是幫YouTube找到了更棒的出路!

這次辯論會開放YouTube上載「提問」台上八位候選人,據說網友提供了約3000支影片。CNN自己篩選到只剩38支,YouTube並特別為此活動開了一個頁面,讓網友一覽所有38個問題的影片,第一支影片就是一個很普通的美國男人穿T恤和鴨舌帽提問,後來還有人播放搖滾樂的MV,有人提著一支來福槍問槍枝擁有權的議題,還有人精心製作「快要融化的雪人」動畫,想知道候選人如何處理溫室效應。這些全民影片,把一場嚴肅的辯論會搞得像影片鑑賞大會,令人期待九月的共和黨辯論會又可以再欣賞一輪YouTube。

不過,問問網路人,很多網路人都把重點擺在:「為何是由CNN來選影片?」大家認為,既然這次的辯論會可以呼應Time雜誌的「You」主題,用這麼全民、這麼「Web 2.0」的方式來問問題,那麼,應該也用Web 2.0的方式來推選最佳問題囉?為什麼不將推文網站DiggReddit也找進來一起合作?

但我覺得這不是重點,重點是,CNN真的幫YouTube想出了一個全民影片新玩法。從前我們只是想上傳影片,把自己的生活和每個人分享,頂多把自己的knowhow錄成教學錄影帶或把自己的才華錄成星光demo帶之類的,倒還真的沒有人想過用影片來「問問題」,而且這次的創舉顯然不止於「問問題」,YouTube也已經開放讓民眾上傳自己的「回應影片」,把自己當作「候選人」,人人都可以回答這38個問題。目前已經吸引了86位網友錄製了回應影片。

若仔細探析這個創意,會發現它其實還蘊含了更深一層的新方向。聰明人兒們,可以用一個淺層面和一個深層面來解讀:

淺層面來看,這件事代表「影音離線對話」的襲捲而來。這裡定義的所謂「在線對話」(online interaction)就是傳統人與人交流、打電話或IM這種人與人之間連續性的對話,而所謂「離線對話」(offline interaction)就是像傳統的郵件、email、電話語音留言、網站guestbook留言、送社群message、twitter等等非連續性的對話,你講一句話,對方可能三天後才回應。好久好久以來,我們肖想的都是能將「在線對話」給變成影音版,譬如「電視電話」,而我們買來的網路攝影機webcam也大多使用在線上即時聊天中。但,這次CNN用YouTube送題目,讓大家好好的看見,原來將「離線對話」也用影音的方式呈送,也如此饒富趣味!也就是說,以後說不定所有的社群網站都會開始支援「影片留言」、「聲音留言」;以後的活動也會開始支援「影片報名」、「聲音報名」甚至自畫flash報名……。

更深層面來看,這也代表「影音將成為個人新表達方式」。目前我們一般個人民眾的單向表達方式,仍完全挶限於「文字」和「語音」,譬如我到大賣場要申請會員,就是要填一個表格,把我的資料都寫上去;為何不能就在他們的攝影機前和業務員對話一兩句,然後所有資料便自動parse出來輸入電腦?目前組裝IKEA的桌子,最合成本的說明書仍是紙本,附光碟還要走到電視或電腦播放,或許以後直接就使用可饒式電子紙張所做成的說明書,直接就是一個人在影片裡面裝給你看,看完順便說「現在開始錄影,請告訴IKEA你對這桌子的意見」,然後你就開始滔滔不絕的訴苦你找多久才找到這麼一個四腳穩固的桌子。很扯嗎?各位,30年前誰能想得到,現在人人可有電腦、手機和網際網路?30年後會發生什麼新產品,也不是你我現在的思考範圍所可以判定的。

《搶先佈局十年後》我預測,十年後,個人攝影機拍攝的主要不是風景、動作、故事,而是「主人自己」。攝影機將幾成人手一台的局面,當然重量和尺寸都會大幅縮小,每個人帶著走,有什麼事都直接錄影,以錄影的影片來提問,以錄影的影片來回答。這個層面的影響力將會非常的深遠,因為這不但表示每個人必須自由自在的像演員一樣的在鏡頭前表達自己,肯定也會對人類說話的方式帶來決定性的改變,大量嵌入動作,而且還預測會有「控制語言」,就是某些公定的暗語,可以用語音或動作控制這個攝影機「停!、播放!」你會發現你留言的時候會說:「我想問喜萊莉一個問題……退退退回『我想問』…重錄…唔,我想問喜萊莉和巴瑞克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類似這樣。

周二晚上有幸受數位時代邀請,與Yahoo!奇摩洪小玲總經理與Yam天空技術長蕭景燈老師兩大網路前輩(主持人為數位時代總編輯詹偉雄大哥),三人同台接受提問,有人問到一個「手機可以如何讓網路更好玩」的問題,我沒有機會答此題,但當時想到的是,手機無論怎麼進步,它既然是「手機」,至少五年內會礙於它的螢幕限制(投影功能並不適用於大部份公共場所),五年後就算可以將螢幕折疊、需要時跳開成15吋,但手機使用一定還是在動來動去不怎安份的環境,因此,我們試著將「觀賞型」的「網站」搬到手機上,無論改得多簡單,無論加入什麼好玩的社群功能,註定只有失敗一途。我認為,手機更值得思考的,不是「output」,而是「input」,因為它如此隨身攜帶,隨時都是「你」和全世界的溝通的「嘴巴」,這一部份有很多東西可以做,除了上述的「多媒體離線對話」和「多媒體個人新表達」,還有許許多多的「input」需求,比如現在已經在發生的,照下QR Code就可以馬上拆碼,照下照片可以馬上上傳到相簿,但除了這些之外,當YouTube短片開始成為可以當作「發問」、「回應」,手機變成更理所當然的拍攝工具,而接下來,手機和YouTube之間,是不是還需要再多一層的某種網站,可以讓這些input和其他朋友的input合在一起,一起送出去?這些都是創業家的機會。

在台灣,許多人試著以二分法來看人,有的人被歸屬為慈善家或社會人士,通常這樣的人士一定是很有學問、兩袖清風,為了理想而奮鬥,有的人則被歸屬為積極奮發、市儈、每天努力想掙更多的錢、有時無所不用其極的生意人。我覺得,網路卻應該養出第三批人,這批人因為把格局拉到全球、全人類甚至全歷史的視野,因此有著前面兩種人的優點,同時又喜歡探索人性、改變社會,他們既是慈善家也是生意人,既想改變這社會的問題也想自己過著優渥的生活,但最想的,還是在有生之年,好好的幹一場真正能影響全人類的大事。目前全人類有60億人,但曾經活過又死去的人類據書上說是600億人,無論是已經不知到哪去的那600億,或是現在的60億,沒有太多人有機會「玩科技」、「玩網路」,但現在,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年輕小伙子就可以將這些東西玩弄於股掌之間。當我們把格局拉到這麼大的時候,這場使用YouTube來回答問題的事會觸動很多靈感,讓我們可以討論得很久很久,八輩子想不到的創意,通通都跳到眼前了。

2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