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下一個YouTube的玻璃必修課

上周有篇文章寫到一個叫Zoodango.com的美國社群網站的創辦人為韓裔的James Sun。他參加了今年唐納川普(Donald Trump)的「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的秀,並一路打進前四名。後來,James不幸在這幾天被刷下來了,比賽的大部份過程都在十幾台錄影機的記錄下,播送到全美國的客廳,所有觀眾都目睹川普對著韓裔的James說:「I didn’t like some of the dialogue.」(我不認同你之前所提到的一些話語)然後還補上一句,「you know what I mean.(你應該知道我在講什麼)。接著,川普照例把嘴嘟成O字型,說:「James, You are Fired!」

據說,賽後有至少300封email寄到James的信箱裡(大家都知道他開Zoodango所以信箱應該很好找),這些email都是在問他,到底川普是說什麼意思?你是不是私下有跟他講什麼?這位James自己可能也覺得莫名其妙,遂在隔天寫了一篇2000多字的部落格文章,其中除了謝謝觀眾的支持外,還對自己被fired的理由做出了一番分析,最後的結論是,對於川普把他fired以上這幾條主要理由,他感到無比的困惑(confused)與目瞪口呆(dumbfounded)。這篇文章被他所居地西雅圖的其他主流報紙看到後,大家可能覺得有理,當地專欄作家Maureen MoriartyJames Cook甚至為他撰文報不平。不過,大家談來談去還是沒有一個結論,因為沒有講到重點(也不方便講到)。

當兩周前維吉尼亞槍響不到幾小時,CNN等各大主流媒體都是這張亞洲人的大頭照,旁邊寫著明顯是亞洲人的拼名姓名「Cho Seung-hui」,和手機拍攝的那十幾聲槍響的現場畫面,不斷對全美國播送。我馬上喃喃和旁邊的人說:「糟,這樣美國的華人肯定歧視又要更深了!」

旁邊人沒有住過國外,他只覺得奇怪:「你…會不會想太多?」

果然,隔天電視台駐美記者,從他說的英文流暢度應是待在當地很久的華人,在採訪的最後,特別點出他的觀察:「美國傳媒很罕見的異口同聲的特別強調,趙承熙殺害的女孩並非他的女友,而是他的暗戀幻想對象罷了。」

「是否有民族自尊心在中作祟,值得觀察。」

我想,這位記者說得可能有點太誇張了。不過,說實在,很多事情,還真的要在美國生活許久的華人,才會有同樣的感觸。拉回創業這個氛圍來看,沒錯,華人是最好的技術伙伴,但不見得是最容易成功的創業家。上一期我在《數位時代》便討論了一下華人創業家可能遇到的「玻璃天花板」,這張玻璃天花板,並不是美國主流人士有意、惡意擺在那邊的。台灣人私下常對菲傭、泰傭、越傭說一些歧視的話,比較之下,美國人對少數族裔已經非常非常的尊重,美國人對華人印象更已完全改觀,現在的華人族群有一種專業、負責、技術高手的形象。但,無論再怎麼改觀,畢竟,還是沒有和白人完全一模一樣

因為「沒有完全一模一樣」,所以問題就來了。社會上的許多「位子」,是一千人競爭之後,只剩下一~二位,這張非常少見的寶座,畢竟還是由美國主流人士自己親手挑選。很多時候,挑選的理由也說不上來,就像川普挑選最後的「接班人」,很多時候是「沒有理由」的,就是「gut feeling」的,或是「自己爽」的,因為許多因素,他們一定讓那些讓他們「感到親切」的同類者享有那唯一的資源。比如以美國創投來說好了,到底創投對創業家的投資有沒有所謂的「玻璃天花板」?我們知道,網站所尋求的創投資金,許多都是「初創期」(Seed Stage),初創期的公司,可能連個網站都沒有,創投看到的只有眼前這個「人」而已。所以,「信任感」尤其的重要,假如這位John Smith剛好生長在灣區,和這位創投先生念同一所大學,還和他的小孩念過同一所高中,那Smith先生取得資金的機會,應該就比別人高上許多;這不是偏袒,而是人之常情。創投會傾向把這麼幾百萬、幾千萬美元的大錢,給一個他了解的、同族群的年輕人,晚上才不會睡不著覺。

我在同一篇專欄中另外提到,去年在矽谷各創業活動中,常看到一位年輕美國人,白皮膚、金頭髮,頂著大塊肌肉,穿著T恤、牛仔褲,四處參加活動,打算籌錢開網站。大家聽過了他的點子,並不覺得特別突出,不過,因為他外型搶眼、又能言善道,在「美國主流的長輩圈」據說蠻吃得開。幾個月後,友人告訴我,這位白人創業家,還真的跌破大家眼境,取得一筆為數不小的創投資金,成立「MyMint.com」,做個人財務規畫的軟體,以低價和新功能來對抗Quicken等出自軟體大廠的產品,與Wesabi等其他產品競爭,應該會趕在報稅季開站。而,物以類聚,這些白人主流在網路創業圈互相拉拔的影響力只是會與日俱增,這些人之間本身就有一些「同梯戰友」的交情,其中某位創業家又曾幫某某創投賺到錢,某位創業家又因為把公司賣給某大網路公司而和高層主管結為莫逆之交,這些人慢慢自成一個圈圈,裡面有執行者也有出資人,有創業家也有經營家。這一大群人,正漸漸組成類似現在猶太人在金融、媒體、學術界的版圖。

從這邊看看YouTube的成功,或許會有不一樣的視野。有人說YouTube是華裔的驕傲。但在美國住過的華人或許就不會這麼莽撞的下結論。Chad Hurley陳士駿的合作,當然是兩個談得來的朋友一起創業的,但仔細看,陳士駿是標準的技術高手兼鬼點子特多的人,可猜想YouTube初期的技術與點子或許出自於他,而Chad當然也幫忙出點子,但他原本在Paypal時其實只是一位負責設計使用者介面的設計師(UI Designer),我沒有說UI Designer不能成為成功創業家,但他在YouTube的工作或許不是這麼吃重,至少,假如沒有陳士駿的話,Chad或許無法獨力創出一個YouTube。將同樣的問題倒過來問,「若只有陳士駿而沒有Chad,YouTube會有今天的成就嗎?」應該也不會有。因為,除了前面所提的玻璃天花板效應,許多人沒注意到的是,Chad Hurley的老婆Kathy的父親(也就是他的岳父),正是互聯網赫赫有名的歷史人物、SGINetscape創辦人Jim Clark!這層關係,儘管當事人已經盡力的低調再低調,但不禁要歎,雖然美國遍地是黃金,撈撈金沙是OK,但要坐上那個「黃金寶座」,或許不是隨便一位創業家隨隨便便就可以打中的。

我們不是要批判這個現象,而是藉由點出這現象,讓我們知道這現象的存在,不要小看了到美國發展的風險,對它有萬分的準備。不是只有英文好,就可以打入美國的市場,不過,互聯網上面仍然人人都有機會,如何巧妙的運用互聯網的遮蔽效果,然後巧妙的運用「以夷制夷」的策略攻入歐美市場,取得當地創投資金,取得關鍵合作伙伴,最後被人家捧銀子嘩啦嘩啦買走,正是每位有心闖美國市場的華裔創業家應該上的課,而這堂課,在北美住過十年以上的人,都可以好好教你。

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