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人

最近看到一篇有趣的報導,刊在《Psychological Science》科學期刊上,學者找來一群學生,不同的「面相」,有的小臉,有的大臉,有的長臉,有的寬臉……來玩一場賭博遊戲,而在遊戲中,他們可以做出傾向讓自己獨贏的選擇,或是讓眾人贏的,沒想到,科學家找到某一種面相的人,特別會犧牲自己、照亮別人,那就是,「臉很寬」的人

有趣的是,據報導形容,這種面相的人通常看起來比較不討好,大家會認為他可能是不誠實不可靠的人,沒想到,這個大家不喜歡的傢伙,竟然有可能是拯救世界的英雄?

這篇簡單的研究讓我想了很久,重點不是因為某種臉型等於英雄,而是「看起來不誠實」的人等於英雄,這在某程度上,好像突然敲起了心中的某一小顆鐘,輕輕的在我心裡「叮」地響起,然後我想起這週末與我孩子一段對話,內容有經過修飾,大約是這樣的──

孩子天真的問:「拔拔,世上真的有『蜘蛛人』嗎?」

嗯,蜘蛛人?

每個爸爸皆料到兒子總有一天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但我的直覺也出乎自己意料之外,最近可是太平盛世中的太平盛世,全球幾乎沒有危險的動兵遣武之舉,恐怖份子好像也被壓制掉了,因此我的答案是──

應該是不需要蜘蛛人了吧!

然後看到孩子失望的模樣,突然想到,不對,這城市並非沒有壞事在發生喔!另一畫面閃過我的腦際,最近,有人拍下某君將「垃圾」掛在他的車子後面,經過提醒,依然繼續掛著。我突然想到那些勇於檢舉的民眾、勇於拍下無理畫面而投報媒體的群眾,於是………

「嗯,其實,世上,」我改口宣佈:「仍是有蜘蛛人的!」

孩子雀躍起來!我補加一句,「而且,政府鼓勵人人都可當蜘蛛人,可拿獎金!」

當然,那則新聞事件不算舉發也沒有獎金的,但我這樣概括一下。

「而且,而且,」我有點意猶未盡,「電視台還很愛報這種『小蜘蛛人』喔!」

「他們都像真正的蜘蛛人,經常上頭條喔!」

這時候,孩子停了半晌,然後,問了一個組字有點奇怪的問題。

「這樣,所有的人變蜘蛛人不就更好嗎?」

這……。

嗯,寶貝,因為這社會還有其他事情要做

「警察都穿蜘蛛人的外套真好!」

不,警察還有更大的壞人要抓!

「那,拔拔你變蜘蛛人好嗎?」

不行,拔拔忙著賺錢養家。

這時候,小朋友開始玩蜘蛛人的動作,拿起相機,帥氣的比了一張拍照的動作。

我猜,半個小時後,他就擁有了成為這城市的蜘蛛人的「基本技術」,來配合他想當蜘蛛人的正義的決心!

重點來了,我又聯想到另一畫面──

畫面在十年後。

十年後,我的孩子,從麵店走出來。麵店老闆很兇,而血氣方剛的蜘蛛人瞪了他一眼,罵了幾句,然後拿起攝影機,拍了下來。

看到賓士車後面掛垃圾,也拍了下來,「這種人都去死好了!」

一般人雖有正義感,但和真正電影裡的蜘蛛人不同的是,他們很難自制那正義感,被他從小到大的教育所造成的「偏見」給抓走,來讓他可以做到真正的蜘蛛人。且,愈是生活在這本就不公平的社會的龐大壓力下,愈有可能會激發偏見,於是,一群蜘蛛人帶著偏見在「執法」!

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蜘蛛人畢竟不是專業的執法者,他們雖然擁有飛天遁地的技術,此「技術」卻不足以壓制自己內心的偏見,這樣,從大格局來看,集體的「蜘蛛人現象」,將這個社會帶往另一個方向。

尤其是現在新聞媒體如此崇尚社會中這麼多的「小蜘蛛人」,將他們的戰果放在頭條,讓群眾不斷的知道這社會上有多少可惡的人,在亂停車、亂掛垃圾在車外……。

而這個社會真正需要的成長呢?公義呢?

或許,蜘蛛人只應該住在夢幻裡,那麼,就且讓他們永遠存在於夢幻中,不要再讓他們跑出來了,是否更好?

(圖片來源:milo sedap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