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樂透與Moola教網站關於「夢想」的事

一日與某位網路高手聊到Moola這個網站,開站近一年,它不算新網站,Typed ROBIN上個月也提過。此站有點像台視的謝震武主持的「超級大富翁」線上對戰版(前者也仿自美國Who Wants to be a Millionaire節目),從0.01美元開始玩起,電腦自動配對你和另一會員對戰,輸了就掰掰,贏了就把對方的累積獎金變為己有,變成0.02美元,這樣一倍一倍的加上去。左邊這個Moola Tower很清楚的說明,只要贏30次,就可以拿到1000萬美元(新台幣3億多)!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會員每次對戰前都得先觀賞一段廣告影片,還會考你一個小問題看看你有沒有專心看,然後才讓你進入對戰比賽。Moola將這創舉稱為「廣告型賽程」(AdverTournament),還打算為它申請專利。

目前這網站的同時在線玩遊戲的人數大約是400至800人不等,我登入時看到最高的已經玩到第17關,意即如果馬上cash out可得1310美元。目前有三個遊戲可供選擇,都是樸克牌、剪刀石頭布、蹺蹺板比大小之類的簡單flash遊戲,可以玩個大約十分鐘,不是你淘汰對方,就是對方淘汰你。這種靠廣告影片獲利的商業模式其實非常可行,因為Moola規定累積獎金要超過10美元才能cash out,假設真的有人一夫當關,每次都全數押進去,連贏十關,他自己等於已經看了十次廣告;假設此遊戲設計從頭到尾沒有重覆的競爭者,要拱出這麼一個10元獎金得主,得讓1024人看過這支廣告,總共播放5000次以上。Moola站方坐收廣告利益,卻只須支付出10美元,當然,不同的情況會有一些變化,但奇特的是,中獎機率明明如此低,站也尚未完全對外開放,至今隨時仍有500多人在Moola站上瘋狂的、乖乖的看廣告,幫Moola賺錢。

藉此機會提起「大樂透」。樂透彩本身一直是個很奇妙的商業模式,科學角度來看,大樂透產業簡直就是有史以來將人性愚蠢面(並無貶意)利用得最成功的一場商業交易。如果我們省略背後一些運作與法令規定,理論上來說,就算一間空殼公司也自己做個賺錢的大樂透,因為所有的獎金都是民眾自願貢獻的,這筆錢最後一部份繳稅,一部份留給自己,剩下的就分給中獎的人。有趣的是,城市內其實常常上演著大大小小的lottery樂透活動,今天同樣一張50元的獎券,假如它的中獎機率高達5%但頭獎只有1萬元,民眾只會熱烈的投入區區數萬元參加;假如頭獎高達1億元,即使中獎機率低至0.005%,民眾卻會投入好幾億元來贊助這個夢想。

許多人看Moola網站,覺得最酷的地方是「哇,贏30次就真的可以中1000萬美元,真的耶!」TechCrunch認為這個站最酷的其它地方還包括它播放影片廣告的商務模式以及它的直銷MLM拉客系統,不過我更激進一點的認為,Moola的概念或許其實可以延展到其他網站,尤其是那些正苦著如何獲利的網站。在全球各地關於新一代網站的研討會上,大家總是不免要詢問「你的這個網站打算如何獲利」這個難以回答的問題,再厲害的人努力想也想不超過10種,真正有成功實例的更不到5種,真正靠自體獲利(而非M&A)賺到大錢的Web 2.0網站更是幾乎沒半個;現在,我們多了一個機會了。Moola的美妙,以一句話概之,就是「它用零風險的方式來幫人們構築一個看起來容易實現的超大夢想」

這裡有三個重點,第一是「超大的夢想」,網路創業家從前常想出一些幫網友「賺小錢」的點子,譬如號稱每點進一個超連接就可以收到錢的,或是看一段影片就可以收到錢的,但事實證明網路上的使用者,根本不屑拿這些「點10次才拿1塊錢」的「小錢」,對他們而言,這種錢雖然馬上入手,卻不夠意思,不值得抬抬他們纖纖的玉手、轉轉他們尊貴的眼球。Moola其實只是「幫你賺錢」網站的變種,但不同的是,它沒馬上給小錢,而是給了一個超大的夢想,和其他網站立刻有了不同的吸引力,這和大樂透有異曲同工之妙。

第二是「零風險」。網站給了一個這麼大的夢想,最後一定得按約定給獲勝者一些東西,這網站最好確定能給得出來,不然恐有自掘墳墓之虞。頭獎金額愈高,跳票的機會愈大,儘管以機率來看,買的人少,頭獎發出去的機會就低,但萬一真的被某人選到了中獎號碼,這位組頭就要跑路了。要如何確定它從使用者收來的金額要可以支付最後的頭獎,要如何在「超大的夢想」與「零風險」之間一兼二顧,就要看網站如何精心設計。以Moola來看,或許它在檯面下也置入一些防範措施,來防止自己被自己倒店的風險(比如說,Moola線上目前最高級對手為第17級,萬一我爬到第17關把他給幹掉了怎麼辦?Moola應該會派出電腦與我對決;電腦或許可以不必這麼公平)。Moola的「零風險」的防備措施設計得教人如此渾然不覺,是它高超之處。

第三是「看起來很容易」。想設計一個兼顧「零風險」與「超大夢想」的模式已經有夠難,更何況Moola還讓使用者看起來好像「很容易中獎」。只有三十關,感覺上好像不難;它又仰賴比賽來決勝負,讓人覺得有機會靠技巧取勝,不必完全靠運氣。同樣的道理,大樂透透過電視轉播每一次的得獎主,我們看到,都是和自己一樣的市井小民隨意買買就中獎,加上一些風水師與星象家的推波助瀾,民眾常常相信自己會中獎。

網站如何收費賺錢?我們想破頭想不出來,或許與我們想法太死板有關。我們總認為,要讓使用者掏錢,一定得給他什麼東西,但網站能給的就是一些服務而已,使用者尚未建立對「網站服務」掏錢的習慣,就算掏錢也掏的不多,這部份還需要時間慢慢的烘焙。但,民眾今天就已經很願意付錢去買「夢想」!大樂透並未提供任何實質的商品或服務,收入卻月以數十億計,顯見多少人願意花多少錢在夢想上。相對之下,許多網站雖提供了一系列紮實的服務,但每個月向使用者收個50元都有困難。假如能設計出下一個「它用零風險的方式來幫人們構築一個看起來容易實現的超大夢想」的設計,或許能為網站創造出有效的收費模式。

精算師幫人壽保險公司計算壽險金,一定要套上各種數學模型來考量各式各樣的「風險」,把保險方案一個個弄得莫名的誘人,客戶才會願意每個月掏錢付保費。我想,網站創業家在計畫收費模式時,不妨也把各式各樣可能的「夢想」給考量進去,讓整個收費方案變得同樣的莫名誘人,就如同大樂透一樣。

註:欲試玩Moola可至www.playmoola.comwww.moolateam.com取得邀請

1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