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你拍太多照片?記得提醒他「RIF健忘症」拍照拍不完整的危險

剛從假期回來,現在單眼、類單眼流行,風景區總會看到好多好多的「相機」,幾乎每對情侶,男生的胸前,總是掛著一台長乎乎的長鏡頭相機,有的短一點,有的長一點。

這種背相機的方法,前一陣子我也試過,掛在脖子上幾天,很不舒服,但我又能理解為何這些「攝影師」要這樣的「虐待」自己的脖子,因為──

美景當前,怎能不趕快把握當下!

這有什麼好拍的?」同行的人試圖制止我。

但,我們還是寧願落在隊伍後頭,就是要把這個畫面拍下來。

或者,對著家裡小孩拚命拍,張嘴也拍,眨眼也拍,吃東西也拍,發呆也拍。

到了休息站,我看到這些人,把同行朋友丟在室內,自己不休息了,跑到花園中間、停車場旁邊、階梯上面,有的還架好腳架,拚命拍拍拍、拍拍拍,調光、調色……再拍、再拍。

看在同行友人眼中,真是瘋了

而,不斷裝進胸前那隻相機的一張一張的照片,就是我們唯一的「成就感」;那相機的重量,變成了相片的重量,這份成就感很大,甚至大過於當下遊歷的享受,所以,我們寧可整段旅行都把自己塞進一個小小的視窗框裡面,讓相機來幫我們看世界,全部收錄下來,全部「入手」啦!

我無法否認,這也是一種「貪心病」,而且是愈拍愈多,我自己都已經無法回答這個問題:真的有這麼多東西,「必須」留下嗎

上星期看到一篇科學報導,終於讓我們覺得,我們做的事情,或許是對的──

這篇科學報導是說,人類的記憶很奇怪,如果你「整包」記下來,不去「片段回想」,你有可能比較容易「整包記住」;反之,如果你從那個回憶中抽出「幾張相片」,讓照片帶你回到該情境,那麼,你很有可能忘掉其他的情境

科學家找來一組實驗者,有老人,也有年輕人,以示公平。科學家請他們先看好幾個類別的單字,每一個類別裡面有好幾個單字,然後,將字收起來,不過,在「考試」之前,先讓他們「複習」其中一半的類別裡面的幾個字,剩下一半則沒有被「複習到」,然後再「考試」。

考試結果出來,驚人的現象發生了──

科學家發現,當時有「複習到」的這些類別裡的「其他單字」(就是這些類別中沒被複習到的字),竟被實驗者給忘光光了!反之,沒被「複習」到的類別?當科學家拿來考實驗者,這些類別裡的單字,反而被這些人給「記得」了!

換句話說,以後有人說:「幹嘛拍這麼多張,連這個小地方也要拍?」

你可以回答:「如果拍得『不完整』,以後只看到片段,其他的都會忘光光喔。」

或有人說:「你照這麼多相片,也不會去看!」

你可以回答:「就是不要去看!看了幾張,反而忘掉其他的回憶!」

科學家稱這種通病為「片段回想所產生的健忘症」(Retrieval-Induced Forgetting,簡稱RIF),其造成原因是在「片段回想」,如果沒有「回想」這個動作,那一段的記憶反而比較不易消失,要「回想」就應該要「完整」一點。不過這裡要特別註明,此實驗主要是在講短期記憶,但我自己的經驗,每次回去看某部份的照片,好像看完之後,真的就「只會」記得那些照片裡的事,沒被照到的東西,就不會記得,所以RIF應該也會發生在長期記憶中。

所以,什麼都要拍下的「貪心」是好的,因為,每次按下快門的當下,就是在「記憶」了

如果拍不完整,不如不要拍,好好的玩;要拍,就請拍得完完整整

以這篇文章給自己做為參考,我們都有想留下每個景物的「貪心」,我們知道,我們似乎是在留下什麼,但有時候,連自己也無法說服自己,為何要留下「這麼多」?

現在,搬出這個「RIF健忘症」,我們真的有理由再多按幾次快門。

「RIF健忘症」也讓我找到了新的照相的方法:相機掛在脖子上的時候,如同上戰場,一定要把這段時間的回憶,整個整個都拍下來!不過,有時候,相機其實不必掛在脖子上,讓自己休息一下,這段的回憶就把它「放棄掉」吧

放棄掉的這段,我們也不必為它懊悔,因為,我們已經比其他人都如此完整的,保留了全部的其它。

(圖片來源:Dr Case)

1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