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怪癖二:沒有包袱,隨時可以「自廢武功」

今日忙碌,祝大家年節快樂,也欣賞本人七年前的作品。這次續前面一篇,提到創業家的與眾不同之「怪癖」,或許是這些怪癖,讓創業家比其他人多了一些成功的機會!

請閱讀:

人很容易就順從於種種限制,被塑造成跟其他人一模一樣,成功創業家就是不被這些限制所拘,所以能夠開花結果。著名矽谷記者李喬琚所著之《拓荒》一書提到,公司在美國股票上市的張若玫在研究界的貝爾實驗室,因為不懂甚麼是傳輸系統,儘管大家都認為很難做,她還是可以很勇敢的投入了這個領域。她的下個工作是業界企劃,當時路透社已佔了市場,她卻還是和路透社宣戰、搶地盤,一度被認為犯了「以卵擊石」的商場大忌,但後來證明她是對的,也以這個投資交易工作站,改變了華爾街的生態。張若玫創業後,公司發展順利,登上美國股市,也受到《富比士》雜誌創辦以來第一位入選前四百大的華裔女性,並被《商業周刊》列入全球頂尖企業家。

張若玫永遠都在想要突破這些體制上的限制,想「改變產業遊戲規則」,要為她女性、華裔、工程博士的非主流的出身爭一口氣,也在產業為公司爭一口氣。張若玫建議,只要以「生手」的心態來面對事情,就不會受限制。「人永遠是被自己所限,而不是被環境所限。」張若玫參加北一女的校友會,覺得在場的女士其實都比她領悟力高、聰明,但今天因為張若玫不自我設限,於是能在一個限制重重的環境下,一次又一次的達到突破。

很多人不解,網路達康泡沫已破滅,為何有些成功創業家仍是從前在這產業從未聽過的「黑馬」?有的甚至不是專業,跑來創業,卻一創就成功,那些本行的人都跑到哪裡去了?這就是成功創業家和別人不同的地方。那些本行的人都被他們自己蓋的監牢關在自己穩定的工作裡,不但不去想他本行以外的東西,連超過他服務單位的東西都不想去想了。他們坐著領高薪,穩定的一日一日的付房租車貸,把他身邊的一些機會全都讓給了一竅不通的年輕小毛頭,造就很多年輕的成功創業家。

已經讓公司爬上美國股市的李慧,親眼看到另一家公司「新蛋」(New Egg)的成功過程--李慧是經銷商,本來一直想利用電腦網路直接打通客戶。照理說,經銷商做這種B2C的網站,自己省下通路成本,以批發價來賣,生意一定很好。於是,網路盛起的時其,經銷商個個都做了一個直銷網站,但包括李慧在內都沒有做起來,哀聲連連,其中包括了一家叫做ABC電腦的網站,原老闆做不下去了,賣給幾個員工。沒想到,這網站就真的給這幾個人做起來了,讓李慧和那些資深經銷商羨慕之餘還覺得不可思議。她觀察為什麼這些年輕人可以做起來,資深的人卻做不起來?下了一個結論:「創業,一定不能有包袱。」

李慧還曾經自覺,她在這產業有十四年的經驗,很了不起。現在她不敢這樣想,天天都跟自己說,她還是這產業的生手。唯有以這種生手的態度來做事,才能跳脫產業的體制,不受拘束的思考。「因為這是一個很快的行業。」李慧說。

在大陸自創電子公司、讓美國各大創投一致投資看好的陳凱,當年曾在IBM企業裡著名的研究小組,不但集合了全國最聰明的頭腦,也是升遷的「快車道」。陳凱的直屬上司,只比他早來二年;上司的上司,只比他早來四年,以此類推,每兩年就有一次升遷機會,只要八年左右就可以做到副總裁。外面的人羨慕他在IBM的高薪和穩定的環境,連IBM裡面的人都對著他流口水。但,陳凱並沒有因為這樣就停止了他的創新,沒有就如此被拘束住。當機會來的時候,他勇於丟掉IBM這個「大包袱」,不做他的半導體本行,一跳就跳到網際網路,順利取得了一筆百萬美元以上的創業資金,這時候,陳凱不再只身在研究員的快車道,他已經一跳跳到另一個通往更燦爛前途的「成功創業家快車道」!

除了能在體制外思考創造新東西以外,成功創業家也勇於把他的創意之刀向「內」,隨時改變自己的路。很多中外成功創業家所創出的事業,都是在「變通」後的結果。

成功創業家周宏泰就引了他一位學弟的故事為例,這位學弟畢業後想找尋穩定的生活,但學的東西太冷門,找不到工作,只好直接拿博士論文去找錢,創了一家公司,幾年後就股票上市,學弟成了成功創業家,再也不必找工作。

周宏泰自己其實也是因為對自己原來的公司很不喜歡。在德州工作的時候,那個研究單位裡鬥爭得很厲害,想拿到好考績的人一定要拚命互比論文發表數,他就忿而離開,後來去了幾家也都不怎麼滿意,才自己跑出來創業。這麼一個變通,雖和原先設想的職涯規畫不大一樣,卻讓周宏泰走向了更璀璨的成功。

「變通」在科技公司是很重要的。科技不必堅持非自己做不可。像視窗作業系統,是微軟現在收入的主要來源,當初卻不是由他們自己做出來的。最近有另一家公司短距手機公司「小靈通」,在大陸非常紅。技術也不是自己做,而是買日本那邊退流行的技術,稍改一改。台灣的「遊戲橘子」的成名之戰,更不是用他們自己研發的遊戲軟體,而是靠代理韓國的「天堂」遊戲在台灣的經營權,一泡而紅,創了很多「成功創業家」。這些都是科技公司勇於「變通」所帶來的新成就。

周宏泰舉例,美國著名的儲存資料管理軟體公司Veritas,當年其實只是一家專做軟體測試的公司(它的名字也因此仍帶有「測試」的味道)。有一個關於這家公司的笑話就是,「軟體測試」和「儲存資料管理」是這麼不一樣的領域,兩者有任何共通的地方嗎?有,唯一的共通處,就是它們都是「軟體」!這笑話其實也說明了,科技可以為了存亡做出多大的變通。當年Veritas有了一個做軟體的團隊,靠著從前產品的顧客繼續支撐他們的日常營運,尚存一息,一口氣轉型為現在的「儲存資料管理」公司。「只要『根』還留著,一切都可以隨情況改變。」周宏泰說。

公司在台灣上市的張敦凱也表示,當初會將公司從美國遷回台灣,也是重重考量下的結果。原本想省下營運成本,讓公司撐久一點,而且他想上市,想離客戶近一點,投資人也強烈建議要搬回台灣。於是,張敦凱就創了美國第一家把公司搬回台灣,又透過台灣把原先的美國公司「買回家」的先例。現在公司做得很好。

光電老前輩龔行憲的第二家公司,在美國已經待不下去。龔行憲咬牙一想,沒有收入,只好「節源」。他在台灣的多家光電公司都有關係,很清楚這時候「節源」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整間公司搬回台灣。但做這決定的過程中,要說服他的同事,很困難。起起伏伏,高層主管的家庭都在國外,要搬回台灣,實在很難下決定。終於有一天,大家又坐在一起開會,還是在討論這搬家的事,終於得到了共識,大家都決定,一起回去了。遷回國的半年來,成本陡然減少,公司收到口袋裡的錢增加,營運也穩定了下來,前途大好。龔行憲的決定,果然讓他的公司起死回生。

變通到最後,萬一還沒有發展怎麼辦?這時候,成功創業家必須勇於宣布「徹退」。「撤退,需要勇氣。」英特爾董事長安迪‧葛洛夫,於一九八五年遭受日商圍剿、決定退出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產業時,就曾有這樣的感慨。成功創業家就是有「徹退」的勇氣,他們知道,若古板的死守原處,就會錯失先機。

一般科技出身的人,常常犯一個錯誤,那就是過去做甚麼,現在一定要做這方面的。有人學了能源材料學了十幾年,就認定了「此生非它不可」。有人在大學、研究所、直到出來工作全都是做訊號處理技術,他一輩子都是訊號處理專家,再也不想轉換。「這也是技術出身的人的宿命、很悲哀的地方。」年紀輕輕就創業成功的楊孟佑說。因為技術人員學一項專業,大學四年、研究所兩年、再加上工作十年,人生最精華的時間都拿去學這個專業,才能學到「專家」的程度,因此很難突然叫他就這樣放棄這個專業。但,當初進入這產業的人,十年後誰能保證這家公司依然存在?

學原子、核子科技的,更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冷戰時期,研究核子技術的專業人員前途大好,很多聰明的理科學生紛紛投入這方面長期耕耘自己的事業。近十幾年來,這方面已衰敗,很多人不願意「從零開始」。這些聰明人自己建一座隱形監牢,把自己關在牢裡,白白浪費了自己的實力。

創業的時候,很多科技人就原封不動的把自己多年所學的東西拿出來搞,深信只有那樣,他們才是全世界最強的。他們認為,學光電的,就不能去做其他通訊產業;學訊號處理,就不能去做應用軟體。「他們忘了,資本主義裡,為何『公司』要存在,為何要『創業』。」楊孟佑表示。「要有顧客買東西,才會有人出來創業開公司,做出那樣產品去迎合顧客的需求。」

這些才華洋溢的科技人,縱然一身武功,做出來的東西卻沒人要買。所以,身為工程師,若想成為成功創業家,要懂得在必要時「自廢武功」。楊孟佑打了一個有趣的比喻:「就好像練『九陰真經』前,要先廢了自己身上練好的『九陽真經』,否則會相衝。」應該跳出來看,看這市場需要甚麼,把自己身上的武功改一改,做一點點調整,或是全部都放棄,重起爐灶!

(圖片:Arsten Brink)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