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最新報告:創業成功關鍵在「交朋友、學經驗」

(圖:Mr.6白磚會:高階白領主管發言)

這兩天矽谷在熱一篇報告,這份報告是出自於一位才18歲的大一學生和他的夥伴們,這位學生叫做Max Marmer,跑出來開了一間創業家服務公司Blackbox,然後很認真的做了一個「The Startup Genome Report」研究,打算找出成功的新創公司的特質在哪裡?這個年輕的團隊分析了一共650間早期的新創公司,研究他們總共拿了多少資金、做了多少事情,這份報告長達67頁──最後,我讀了好幾篇報導的文章,他們對於這篇報告的總結,都是說,它是在鼓勵「業師、合作、互相幫助」──

比方說,他們發現,當一間新創公司的傻乎乎的年輕人有一位「業師」(mentor),幫助你隨時監控狀況,那麼最後可以募得7倍多的錢、使用者成長也是3.5倍。若沒業師,也要朋友,若是沒朋友、獨自一人出來創業的,那麼會別人還晚了3.6倍的時間才會成功。最佳狀況是二人是「異業」的相約一起出來創業,尤其是一個懂技術、一個懂商業,他們的使用者成長速度是其他的2.9倍,過度投資或成長的機會也少了19%。無論有沒有朋友,創業的過程要到成功的那一天,往往比創業家原先預估的還「晚」了2~3倍長的時間,這段時間,朋友、業師的幫忙更為重要了!

這樣的一篇報告,更堅定「Mr.6白磚會」的努力,我們這次加入了「桌長」,讓每一桌都有一位最重量級的人物來率領討論和用餐,這一次的白磚會,若無意外,我們三個桌子的桌長應該分別是「資深人資人士」、「資深網路人士」、「資深律師」(這次報名的來賓們,法律背景的特多),有興趣者歡迎報名本週六的第二次Mr.6白磚會,時間就在這個星期六(6月4日)的中午11:30~13:30,地點在台北101的85樓觀景餐廳包廂,一同用餐、交朋友。

看到這位矽谷18歲少年,做出的這份「成功創業家分析報告」,我想起我在2004年也曾在矽谷訪談20幾位創業家,當時也是和這位少年一樣,傻乎乎的想找出創業家的人格特質在哪裡?我抱著一個決心:訪問完這些創業者,就算沒辦法出書、就算這段時間的日子都浪費掉了,至少我還「見到」並「訪談」了這些成功創業家,從他們身上學到東西,也獲得未來的人脈;矽谷是全球難得可以讓你坐到億萬富翁的家裡、讓億萬富翁親自敞開心胸與你深談的地點,那段時間對我來說,學習很多。後來也出版了《別學北極熊》一書。

我想節錄一段《別學北極熊》書中,當年所整理出來的「學習」的重要,這一個特質,我叫做「從別人那裡偷經驗」──

(節錄於《別學北極熊》、2004年10月出版,作者/劉威麟)

好幾位科技富翁一再的跟我強調,「學習」就是他們的秘密武器。面對天天都在變化的科技萬象世界,「學習」會成為科技富翁的致勝所必要的特質之一,並不令人感到太意外,但是,科技富翁的所謂「樂在學習」,和一般一再提倡成陳腔濫調的「學習」仍然相當的不一樣。

科技富翁對於「學習」,絲毫沒有被強迫的感覺。他們學習,絕不是因為他們聽多了「不學習就會被科技業的競爭給淘汰」,或「不學習就無法成為頂尖科技人」,被逼得非得趕快學習不可,而是深深的相信「學習」對他們可以有直接的幫助。科技富翁絕不把學習當作討厭的「功課」,反而把它當作「秘密武器」、「截徑」、「機會」…,以致於他們只要一碰到任何可以學習新事物的機會,總會高興的一把抓下來。科技富翁面對「學習」的機會,不像一個徒弟在聆聽庭訓,反而像是一個孩子拿到禮物!

問科技富翁他們「如何學習」,他們總會眼睛一亮。那種光芒,比我問到他們「有哪些成就」時還要亮,彷彿他們有太多有趣的學習經驗想跟我分享。我還以為,以他們這麼有主張、有霸氣的人,應該不願意談起他們當年還是學徒的時候向誰學過甚麼東西。結果,科技富翁不但不會吝於談這些,而且還聊得非常有勁,講起當初懵懂之時,看了這麼一本書,見了這麼一個人,講著講著,他們的眼角還會隱隱泛起淚光…。

科技之路上是沒有指示牌的,很多人在這條科技之路上加速狂飆,照著「IT軟體成功」、「HR副總職位」、「賣配股變大富翁」指示牌走,走了一陣,雙向道突變單行道,前方的路突然岔成五條,聰明人大可以靠自己摸索來走這條難走的路,走到最後,走進山谷裡,兜了五年,回到原點;更聰明的人,則會停下來,問路。

人稱華人EDA教父、成功在矽谷創立多間公司的的黃炎松,說明自己在科技界成功了三十幾年來,如何不斷的「問路」。他很久以前就領悟到一個道理:牛頓耗了一生的時間,去研究出很多個科學定律,寫在課本裡。現在的中學生,只要幾個月就可以把牛頓「一生的心血」全都學進腦袋裡。對黃炎松來說,那些枯燥的大部頭課本、參考書,就像是科技之路上的「地圖」,都是從前的人竭盡一生心血所換來的智慧,而我們只要以非常便宜的錢,就能買到這麼多跨越時空近乎無價之寶的前人智慧結晶,每本書都在幫助後人省好多好多的時間。「看一本書,薄薄的,不會你花多少時間。」黃炎松抱著一種「撿到便宜」的欣喜:「最後學得卻很多。」

好幾位科技富翁,和我說到一半,突然想起甚麼,就會說:「等一等,我拿一個好東西給你看看,你就知道我在講甚麼。」

然後,科技富翁就會像「多啦A夢」一樣從懷裡取出寶物。有位科技富翁,拿出他的PDA送到我面前,正是《高效率人士的7個習慣》的重點,已經被他抄在PDA裡隨身攜帶,反覆出來溫習。另一位科技富翁,則拿來一本《孫子兵法》,訪談之中,隨時都引出兵法和佛經裡的教訓,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熟練度,反覆配合他所舉的所有成功案例上。還有一位科技富翁,轉身跑進書房,捧拿了好幾本書出來,「這籃球教練講的話很有啟發性,這本創業家的成功之道很值得一讀,這篇『菜根譚』是我治業處事的方針……。」這些都是他的寶貝,不肯讓我借走,特別用家裡的影印機,全都印了一份給我。科技富翁對於他們的書,彷彿比家中的古董更小心保護。

讀書之外,科技富翁更崇尚的,是從「人」所直接學來的資訊。我發現,科技富翁雖然才華洋溢,對自己信心十足,豪氣千雲,一吐氣就是一條黃河,但他們卻從不會覺得別人一定比他們差。現任美西玉山科技協會的創業家龔行憲說:「如果覺得別人都比自己差,心房的門就會關上,不可能學習了。」

「humble」(謙遜)這個字,常常出自科技富翁之口。「做為科技創新者,一定要學會謙遜,」取得美國資金回國創業的陳凱說:「永遠不要以為,這件事就這樣罷,自己完全知道該怎麼做了。」永遠要張開耳朵,開敞心房,聽一聽其他人是怎麼做的。

被媒體尊稱為「Dr. DNA」的科技富翁方瑞賢也表示,他在創業的時候,也曾經參考過很多間成功的公司,看看他們怎麼做。儘管這些都是令他討厭的競爭對手,他還是會去看看這些公司有什麼優點,再回頭看看自己還需要進步哪些地方。

《讀書最後一名、賺錢第一名》一書中,超級業務員高振興口述他如何從「全班最後一名」,到「全班賺錢第一名」。自栩為「copy大王」的他,在書中引了他的座右銘「copy別人武功,遠比自創武功輕鬆」。

自創人才獵頭公司的郭佩君曾聽過一個真實的故事。有個印度人,從很好的學校畢業,進入某家科技公司做工程師,在技術上一直都表現得非常優秀。他常想,奇怪,一年一年過去,已經進公司十幾年了,其他人要不就走掉,要不就升遷,只有自己還在原地。這位工程師以為,應該是自己身為印度人,在美國公司總會比較吃虧,但等到團隊裡其他的外籍同事都一一升遷或外調要職後,他實在受不了,決定找出原因,於是,有天,他想辦法約了一位在行銷部門的經理吃中飯,請教他,以行銷的角度以及對這公司的了解,像他這樣的一個工程師該怎麼在這家公司突破?

這位行銷部門的經理,第一件事就先把印度人從頭到腳看了一遍。「嗯,假如我是你,會換一雙好的鞋子。」印度人嚇一跳,沒想到她會這麼說。「除了鞋子,把衣服也換一換……。還有聲音。你講話的聲音可以再大聲一點…,開會的時候,用你的大嗓門,多多表現。」

這位印度人得到這些答案,覺得莫名其妙,但又礙於沒有其他方法,只好照作試試。隔天,他就照著行銷經理的建議,穿了很正式的服裝來上班,讓同事對著他指指點點。很快的,他學會在會議中會拍桌子,大聲的把他的意見講出來。果然,一兩年後,經理的位子就給他了!當了主管職,他繼續去學習管理,把握各次出差的機會,也搶著報名參加各式各樣的國際會議。最近,他剛滿五十歲,已經做到企業的副總裁,看他爬升的速度,簡直像是做直升機。

當然,這故事不見得適用於其他企業,郭佩君只是強調,這位工程師的成就,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他動手去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他知道該改變,但不知道該如何改變,勇於去請教別人,得到了寶貴的意見,也扭轉了人生!

國內大科技公司如台積電,近年開始試辦「人生導師」(mentor)制,科技富翁則早在很久以前,就似乎都非常熱中的主動的與年紀、經驗、實力比他強的人討教,四處拜取「人生導師」。只要科技富翁一講起這些曾經給他們寶貴意見的「人生導師」,總常常講好久都講不完。

「世上的人很多,但成功的路卻很少。」黃炎松說:「所以,每一位成功的人,都是很值得學習的。」所以,他在做科技創業的重要決定前,都會花一點點時間,去看看那些成功的人是怎麼成功的。有些年輕創業家,覺得自己很行,常常就懶的做這一步,想「硬幹」下去。「要『硬幹』也可以,只是到頭來,會發現花的時間多好幾倍!」黃炎松肯定的說。

科技富翁陳宏當初剛到人生地不熟的美國矽谷,準備開始發展事業時,先到當地的科技社團華源協會做義工。當時的會長林元凱,是已有成就之人,很多年輕人,看到林元凱這種成功人士,都只敢跟他握個手、交換名片,並未抓住機會深談,也不可能拿到甚麼好建議。在社團很活躍陳宏卻和一般年輕人不同,常常能藉義工職務之便,和一股「初生之犢」的勇氣,向林元凱討教創業和科技的看法,受益良多。「要多找『有智慧』的朋友。他們的影響,真的很大。」陳宏說。

看過無數創業公司起起落落的創投家謝忠高則觀察到,很多科技富翁都是懂得黏在前輩旁邊學習,等到學夠了功夫,再出來獨當一面。他研究這麼多不同的創業成功故事,發現最容易成功的模式,就是先找一位「曾經成功過的人」,等他準備開第二家公司的時候,找機會跟在他身邊一起創業,順便看看他怎麼開公司,從旁觀察他如何處理技術以外的那些財務、客戶、供應商、人事等。此外,從身邊的學長姐、親族長輩的朋友中多找一些「智囊團」,最好是能在比自己年長五歲的年齡層找一群、年長十五歲的再找一群,你會發現,大家都很願意為你「把脈」。

謝忠高也建議,「特助」這種工作,其實也是一個不錯的出發點。他從前曾跟在台灣最資深的創投家徐大麟旁邊做特助,對於後來創業和現在的創投工作,幫助很大。他對科技界的研究與見解,很多也都是從當特助的那時候學習來的。

有實力成為下一個科技富翁的年輕人,因為實力夠,就覺得自己很行,不太相信前輩講的話。朱敏表示,這樣的心態,反而扼殺了這些年輕人的未來,「小時了了、大未必佳」,成不了科技富翁。

公司在美國上市的著名創業家朱敏表示:「若沒有請教的機會,對年輕人反而是很大的內傷。」朱敏舉例,有些很有辦法的年輕人,一畢業就找到了很好的工作,還沒有甚麼經驗,就變成了某大公司的行銷處處長。這時候,他們為了求表現,不好意思屈身去向他屬下的小職員問傳單怎麼做,當然也不能請教上面的人,所以就只好裝作「甚麼都很懂」,慢慢的變成「空殼一個」,最後在公司裡高不成低不就,爬不上去,又不能自降職階。

才華洋溢的年輕人,剛畢業就拿得到創業資金,自以為甚麼都會,就關在公司裡,閉門造車。當年以天價把公司賣給甲骨文的周宏泰就說,創業初期的年輕人,往往犯的最大的問題就是「沒好好準備」,很多創業家,一開始就很忙,就足不出戶,以為做出一個好東西,就可以賣;若可以賣,就可以賺錢。「工程師,常犯了『緊咬一處不放』的錯誤!」周宏泰建議:「應該多出去看看,多接觸別人,多把自己的東西跟別人講。」做出東西卻賣不出去,「內傷」就重了。

周宏泰當年就知道,一定要出門討教。他想,若能找到在外面成功過的資深人士,進入他新公司的董事會,一定能為自己成功的機率更向上翻昇,他也真很幸運,真的找到了當時還在IBM、大他十五屆的學長劉英武,進入他小小公司的董事會。創業之初有很多問題,周宏泰的「討教電話」,常常在三更半夜打到劉英武家。劉英武薑是老的辣,也沒讓小伙子失望。周宏泰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時候他自己為公司做預算,做了幾下,自覺得不錯了,想起應該問問劉英武的意見再做最後定奪,沒想到劉英武看了馬上說:「不,你們都懂得太粗淺,這種東西要請專業的會計師來做才行。」二話不說,劉馬上請了當時他公司裡的大老財務長,親自幫周宏泰計算。

科技富翁陳宏也有過類似周宏泰的經驗,只是周宏泰採納了建議,陳宏卻沒聽進去。當初陳宏的股票上市,一口氣漲到七十五元的高價,就高興的跑去找當時他的「人生導師」之一的黃炎松,沒想到黃炎松竟說了一串殺風景的建議,表示他做的東西太散了,東打西打,不好,不好,應該專注在某項東西上面。黃有次還跟他說:「你這股票喔,有五元就要偷笑了。」

那時候陳宏是多麼的意氣風發,對於黃炎松的建議,只是「哈哈」幾聲,哪會把這樣的話放在心裡。果然過了一陣子,他的股票隨著大盤,真的崩了,傷得不輕。陳宏苦笑著說,那時候若聽黃炎松的話,賣股票所得的財產,要比現在還多好幾倍哪!

陳宏回想,他的人生導師給他公司的建議,最後有九成以上,都證明對方是對的!這些科技富翁既然能走出來這條路,一定有原因的,自然也有他們的智慧在。他們有時就是一種直覺,一種判斷能力,稱之為「第六感」也行,總之,年輕人是無法馬上就學起來的。陳宏非常認真的建議:「所以,除非你能找到很好的理由,證明他說的是錯的,否則,最好還是信了他吧!」

(註:因字數太多,下次有空再分享該篇章剩下的給大家)

https://spreadsheets.google.com/viewform?formkey=dFBuNHBGUDJJclZBQVRsWTQ3SFhjTHc6MA

2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