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的對策:麻省理工學院下周推出「Vanished」末世線上遊戲

今天是周一,想探討一件很有趣的事──

最近「末世學」引為流行,電視上的我最愛看的談話節目,天天都以末世為主題,由於太多的事件,搞得我們都開始有點相信,最近一兩年真的「怪怪的」,好像後面真有什麼事情會發生。人類訊息已經很發達,科學已經蠻透明,但如今,整個地球的人類,不分種族、不分文化、不分宗教、不分國別,似乎都開始共同的恐慌,這,本身是前所未見的奇觀──

你說末世真的沒有科學根據?最近的地震、海嘯只是湊巧?很難說,不過,這倒不重要,因為,就像在3月13日的那天下午,在日本東北沿海,大家以為只是一般的周五午后,當天天氣稍陰冷,沒想到,極強烈的地震突然發生,大家還在準備打電話,有人甚至打到電話,和家人通過電話,確保平安無事,但沒想到,不到幾分鐘,真正可怕的海嘯又追上了毫無防備的他們──幾年前,我拜訪過日本東北,在沿海地區如仙台、松島,看到過許多餐廳、看到許多熱情的面孔,很難想像那幾張面孔,現在還有幾個還活著的?對這些居民來說,一個城鎮少掉一半的人,其實,不必等到2012年的哪一天,末世,早就已經降臨了

它,還會降在何地、何處?

美國雖然在地球的另一半部,但天天都在報導福島核災,相關的「末日」的各種科學文章也傳在網路界,就在這敏感的時刻,MIT麻省理工學院即將舉辦一場活動,介紹如下:

「一場嚴重的環境災難,即將在地球發生了,我們需要你的幫忙……。」

「我們將邀請10歲半到14歲的兒童,一起來到這個網站,一起將這些蛛絲馬跡翻找出來,來發現這世界最大的幾個秘密。你的時間不多,要在大限之內找出答案,大人也會幫忙……在時間內一定要在末日災難來臨之前將秘密找出來,不然,就太遲了……。」

這場由麻省理工學院與研究機構Smithsonian Institution合辦的「末日學」的「教育遊戲」,叫做「Vanished(消失)」,即將在下下星期的4月4日(兒童節)開始,總共只「玩」八個星期,屆時可能亞洲這邊的人也可以開始一起玩一點點。據他們形容,Vanished會是一個神秘的探險、解題,內容驚悚,也和末世、消失的文明有關,有趣的是,他們主要的目標是10歲半~14歲,大人可以申請「監控帳號」(watcher account),和小朋友一起玩。

從四月四日開始,在八周的期間,大家每天上Vanished,一起去解決一些環保上的問題,有趣的是,雖然有MIT的參與,但他們說,遊戲裡的那些問題、線索,都是「科幻」(science fiction)的,換句話說,整個遊戲許多元素並不是真實的,而像我們的末日學那樣,不怕太誇大,只怕沒人看……他們將它稱為「現實遊戲」(Reality Game),也因為這樣,他們真的可以將此遊戲弄得非常的驚悚,不怕嚇到小朋友!當然,雖然是科幻的,但這些遊戲也會有幾分根據,他們不只在線上舉行,也在線下的「18間博物館」同步舉辦,這18間博物館散布在美國各地,讓小朋友在這八周期間,可以由父母帶著,一起去參觀「線索」,一起「救世界」。

我覺得,Vanished推出的時機點,或許正好就是人類現在正在害怕的當下,但它推出的時機點,卻不得不說,這,才是正確的態度──

怎麽說呢?

看,接下來的兩年,如果天災人禍再繼續發生,人類便會時時處在末世的恐懼裡,一開始是恐懼,後來也就「習慣」,最後看到地震五級、六級,也都沒有什麼感覺;不過,直到2013年,如果我們都還活著,那麼,這末世之說也會隨著2013、2014……很快的消失,不過,請注意,這短短的三年的恐慌,並不會不見

有沒有人去想過,這三年突然間的全人類的不明說的共同恐慌,對未來「30年」的影響

對人類後代的影響?

因為,這三年,已經影響了很多事情!我們的後代,都因為這三年的教育,即使父母沒說,他們也天天都在看到電視上在播放幅射危機的新聞,看到日本東北被從來沒看過的大海嘯沿岸橫掃,所有的房子、車子東倒西歪飄在海面上的畫面……這些畫面,即使是活到三、四十歲的大人,都是生平第一次看到,但小孩們,卻在他們小時候,就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畫面,然後聽到大人說:「地球要有災難了。」「我們可能要消失了。」這是我們這一代兒時從來沒有體驗過的事,我們可以說,雖然大家還沒被錪、銫、鈽污染,但「心」已經被污染

這是永恆的──短短的三年就足夠形成全世界的人心中「共同一塊疙瘩」!

這時候,正確的態度,是像Vanished一樣,即使末日會降臨,或許只是如同日本東北,只是降臨在我們所住的城市?那麼,即使末世真要發生,我們在離開世界的那一刻,一定還是要在瞭解著這世界,試圖「解題」。

與其天天都討論要怎麼逃、怎麼躲、怎麼去猜測或害怕,不如去認識、知道更多的資訊,還抱著一個希望去「解開」它。尤其是對下一代的教育,這是媒體應該有認知的,現在,讓我們看看,MIT的「Vanished」在八星期後,他們共同的發現了哪一些人類大秘密?好希望,我們亞洲的小孩,在2013年以前,也能參與一兩場這樣的、有意義的解題遊戲,不再只是看到各災區的可憐表情,而是無限可能的未來希望。

1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