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絲絨自殺事件

img

知名作家藍絲絨昨日驚傳以自殺結束生命,從前讀過她的作品,乍聽此事真是唏噓不已,有感而發來寫一個一直想寫的題目。 

藍絲絨近年寫作趨緩,只固定在她自己的「蓁.性情」部落格上發表心情故事,最後一篇文章發表在上周日,用異於其他文章的輕鬆語氣,自言自語討論她念過的「達人女中」,完全沒有輕生跡象,沒想到才一周的時間,藍絲絨已經消失在這世界上。最諷刺的是藍絲絨的部落格平常僅一兩百人觀看,因為她的死去而突然爆增,許多應該是各大電視台聞訊而來的記者,把她的文章隨便抄幾句在媒體上了事;這讓我想起一年多前自殺身亡的作家袁哲生,在國外曾買過他的小說,那種壓不過來的憂顯見他已把心中巨量的落寞全都埋進了字裡行間,然而在他上吊自殺後,媒體才列出他寫的幾本書和摘要,有兩天的時間,大家都在討論他的人與作品,然後又沒了。 

提到藍絲絨,不得不提起水瓶鯨魚「失戀雜誌」。據說當年藍絲絨是先代表雜誌和當時已開始畫漫畫的水瓶鯨魚邀稿而認識,但藍絲絨卻是在兩年後水瓶鯨魚出版的「失戀雜誌」才闖出名氣。大部份人將這批作家定位成某種「兩性作家」,我覺得將其定成「慾望城市」作家較為適當,因為這些作家用極細膩的筆觸去細細形容城市男女的相遇,尺度極寬,沒有什麼不能寫,但倒也沒刻畫什麼太噁心的,因為文章不長,以對話為主,大量使用標點符號與換行記號,其實只要幾格小小文字就讓讀者感受到一股心臟被攪動的力量。「失戀雜誌」造就了一批這樣優秀的作家,而現在這些人應該都有自己的部落格,創作著另一種的網路文學。 

可是,她們為什麼寫,而且寫得這麼有感覺?患有重度憂鬱症的藍絲絨曾說過,寫作是她發洩心中之鬱的方法,這批作家有相似的個性與背景,許多因為家庭傷痕的關係必須帶著裂痕繼續人生,存活於兩性間的矛盾中,必須在傳統與現代間自創一種相互矛盾的境界(譬如主張女性主義卻往往不吝於曝露肉體以達某種意象宣示),對她們而言人生的功課就是「如何快樂起來」,除了抗憂鬱藥丸外,她們還得不斷的透過愛情、宗教、算命、生命的方式去找尋那個答案。儘管藍絲絨的正職職業是ELLEMarie Claire雜誌的人,天天與名牌與化妝品為伍,但我還沒深入讀太多她的文,就已經大概確定了真正的她和這些表面上的形象肯定是格格不入,而她的心境又和她正式的「愛情張老師」的文章肯定有著更大程度的反差,她真正的心情竟只能全部寫在自己的部落格裡。或許,連部落格都沒辦法讓她抒發,終於有一天,度不過每日每月的情緒低潮,自殺了。 

據說,袁哲生在表面上是挺搞笑的一個人,卻無法點亮心中快樂的那盞燈;藍絲絨表面上是一個有自己理性想法的兩性專家,卻無法解決自己感情的問題。最會寫愛情的人,其實是最不會愛情的人,所以,他們必須耗上一輩子去寫愛情,一邊寫一邊學。這是好的。你看,從心理學來看,人類的心理問題似乎不因文化而有太大變化,所以心理學的研究報告在全球幾乎可以互通,但不同的是,和歐美的人比較,台灣的這一批有輕重度憂鬱症的創作者,似乎更能集體將內心苦悶化為創作力量。這批人默默的在網路上製作出爆發力強、品質極高的文,在網路上找尋另一個自己;也閱讀其他人的文,並且在上面留言。部落格是「憂鬱作家」最好的發洩窗口。不過,這些人找到了寫作的動力,但其它更多的憂鬱症患者呢?卻只能閱讀,只能在留言版幾句話傾訴,然後呢? 

無法想像的,確實有為數不少的這樣的網友,漫遊在網路上,譬如中時部落格部落客全嘉莉曾寫過一篇文章叫「燒炭自殺」,原本只在討論這個社會現象,沒想到真的有很多網友因為從搜尋引擎搜「燒炭自殺」四字而找到這篇文章(這篇文章排第一名),並有一個網友在留言版囈語傾訴想輕生的念頭;幾天後,這位網友的家人傷心欲絕的留言,表示此人已經輕生,嚇得作者連忙將名字從「燒炭自殺」換成「千萬不要燒炭自殺」,整個事件是不是一場惡作劇我不知道,但自殺的這問題真的不得不叫人重視。 

弔詭的是,全世界的心理學家已看到,網路無國界、網路是24小時開放,坐在書房就可以接受心理諮詢輔導,理論上來說是最佳的心理輔導的工具,可是,真正需要心理諮詢輔導的人,在網路上卻得不到該有的有效的專業輔導;所有所謂的24小時e諮商」並無法達到面對面心理輔導的效果,所以許多憂鬱症發患者常常等不到天亮或等不到與諮商老師約的時間,就自己先結束了生命。政府很關心城市與鄉下之間的「數位落差」,幫他們買電腦、牽網路、灌教育軟體;但城市人自己也有「心理落差」,需要另一套真正有效的網站來解決這個問題。這部份會是最需要網路志業者去開發的事情,我認為這世界絕對有繼續發展真正有效的「網路心理諮商」的必要,它的急迫性不會小於所謂的城鄉數位落差。對於其他網路上的「小藍絲絨」,網路該幫她們繼續走下去,不要讓她們在黑暗中繞圈圈,幫助她們找到一個真正的答案,讓她們繼續在網路上陪伴著我們。這些絕對是有創業志願的志業家可以看一看的新方向。 

1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