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型經濟」,就是你我翻身的機會

這星期國際網路界討論最烈的一件事(其他新聞請見這裡這裡),就是英國的「泰唔士報」(the Times)的新聞網站,從前是一個月2100萬不重覆使用者的大型新聞網站,後來因為收不足廣告錢,終於在四個月前,決定築了一道「付款牆」(paywall),將所有內容都「關起來」,讓使用者必須付費才能看得到,他們網站上的收費是一週2英磅,iPad上面則是四週10英磅。

四個月後的今天,他們公佈了這場大膽付費行動的結果,真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喜的是,一共有105,000人願意付費到網站或iPad/iPhone版,來收看線上版的Times日報!這還不包括「訂報紙送網路」這種的優惠的,若連這部份也囊括了,那麼,大約是20萬人願意付費,其中原本就訂報紙的,要他們再「加訂」線上版,轉換率竟然高達70%。

憂的是,Times線上的拜訪數,從原本的2100萬,陡降到270萬,大約被砍掉了87%

少了87%?

你說,那有什麼關係。

反正……有賺錢就好了。

不過,想像一下,如果你是一個新聞網站,內部也有正反兩派的聲音,長期習慣透過廣告商來生存下來的狀況下,當你的流量被砍掉了87%,原本已經不怎麼行的線上廣告收入,肯定也是至少也是以87%被砍掉了(尤其當他們已經公開此資訊後),甚至更多,原先配合已久的廣告主,恐怕紛紛移轉到另一家五倍流量的新聞網站去!此外,走的還不只是廣告主,也包括讀者,畢竟,那離去的一千八百三十萬人,還是需要「看新聞」啊?那麼,他們都到哪裡去看新聞了?一場付費計畫,等於是將自己原本苦心經營的讀者,拱手讓給了其他的競爭者,你可以想像Times內部人員看到這「87%」的壓力有多大!

另外還有一些數字,也讓人為Times擔心,因為,這些新的「付費讀者」中,真正願意「月訂」的只有5萬位,只佔全部20萬的四分之一,而且買那種不容易轉換出去的iPad版的只有1萬人而已(只佔全部20萬人的5%),而剩下的四分之三,許多似乎都是購買「1英磅」的「daily pass」,看一看當天的新聞,然後隔天又沒辦法看了。這樣的組成令人擔心,萬一某一天Times的東西不夠好看,沒辦法在當天讓大家下「1英磅」的付款,到時候,他們的讀者base已經不是2100萬人,而是只剩原本的13%可以賣喔,怎麼辦?

有趣的是,雖然許多專家對這些「成績」提出質疑,但,這倒不是Times內部現在所營造出來的氣氛。他們說,Times內部高層,看到這10萬人願意付線上版,簡直是大大的「被鼓舞了」(hugely encouraged)!有趣的是,他們還提到一個概念,我看了很有感覺──

這些自認被「大鼓舞」的Times內部高層表示,「原本,他們將自己維繫在一個『自殺型經濟』裡(suicidal economics)。」

他指的是,原本的線上新聞「將新聞免費送給大家」的方法,完全以廣告來生存、以流量為依歸,這樣的經濟方式不但無法賺到錢,反而一步一步的讓他們走進危難。這個叫做「自殺型經濟」。

而Times全公司現在正在慶賀,他們終於離開了自殺型經濟

我其實也很想嘗試新的獲利模式,所以Times成功的讓20萬人付費,的確是可喜可賀,但我對另一則「流量少87%」的消息卻無法茍同,要我們去說這是一個好消息,說「流量少87%」是值得歡慶脫離「自殺型經濟」,實在叫人慶賀不起來!

尤其這個拿來慶祝的字眼──「自殺型經濟」,講得如此讓人膽戰心驚,看到這五個字,彷彿一桶冷水,澆在我頭上。

我寫部落格寫了四年了,常常被人指點,不必這麼辛苦的寫;由於我寫部落格的緣故,所以連帶我其他的一些嘗試,也跟著都不怕「免費做、甘願受」,我敢做一些事,儘管它們看起來沒有直接的馬上可以分析到的收益,所以許多時候都被澆了這麼一桶冷水:「你在自殺。」

「自殺型經濟」這樣的一桶冷水,已經澆在我頭上好幾次了,每一次,我打了大哆嗦,像哈巴狗一樣的猛力甩甩身子,將水滴全都灑掉以後,因為也沒有對策,所以,還是傻傻的繼續原本的「自殺計畫」,留在一個「自殺型經濟」裡。

大家看到Times的成績,看到他們對「自殺型經濟」的描述,一定也會與Times一起慶賀他們終於勇敢的「走出來」,但我在這邊,由於看到他們流量大減,反而有一個相當悲觀的見解──

Times說得其實也沒錯,網路的免費模式和其他地方比起來可稱謂「自殺型經濟」,但是,他們忘了,就是因為網路上處處充滿了「自殺型經濟」,反而讓「走這條路」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極大的「進入門檻」(entry barrier),能夠走在裡面、繼續的走在裡面,就已經說明了你的「競爭優勢」(competitve advantage),我剛剛故意繞了這些中英文字眼,是在酸這些字眼的創始人,其實他們沒看到的是,很多時候,真正決定一個廠商或一些網路上的個體的勝利的原因,根本沒有什麼了不起,正是因為有「自殺型經濟」的存在

自殺型經濟的存在,就幫這些願意冒著自殺危險來試圖玩出網路的下一步的人,能夠在「很少競爭」的狀況下,繼續玩出他們的一條路!

瞧,很多聰明人,尤其是那些「老經驗」,一看到「自殺型經濟」,就避而遠之,腳連跨都不想跨進來,而當他們看到慢慢有報導出來說自殺型經濟裡也出來一些成功的案例,被網友眾心拱月,又被投資人買了又賣,他們繼續說:那些是「Hype」,別理!別碰!這時候,我們偷笑,還好,你們這些老經驗一直都沒有進來,讓我們繼續享有「沒有競爭」的好光景

有趣的是,更多的聰明人,在第一次從「自殺型經濟」得到好處以後,從此也會自動離開「自殺型經濟」,這些人有了錢,有了在自殺型經濟的成功之鑰,也有原本的志氣,但他們拿著他們賺來的錢,卻投進了傳統的產業,不再對互聯網有太大興趣,這些人的「退出」,讓其他繼續傻傻的待在自殺型經濟裡的人,可以繼續的在裡面遨翔發揮,繼續有更多好光景在裡面!

以「作家」為例,四年前博客當紅的年代,有些真正的「作家」,早就蠢蠢欲動,想來開一個網誌,但是這些身懷絕技的作家們很快就發現寫網誌是一種「自殺型經濟」,吃掉大量時間,沒有等比的人在觀賞,沒有收入,還有很多攻擊,所以就將這機會繼續讓給了其他更新銳的作家。不只在網路上,還有更多的知名作家,因為知名了,所以上電視、接通告,慢慢的淡化了「出書」,寫作不再有新意,在他們眼裡,和其他更有力道的宣傳管道相比,寫書好像也成了「自殺型經濟」,所以就將這機會讓給了其他也想傻傻的去寫書、寫不紅再繼續寫的新銳作者。

每一個行業,都有一大部份是「自殺型經濟」,在那裡面,獲利極少、辛苦極多、將來亦是非常的不確定。儘管這些有經驗的人,當年都是走過這些「自殺型經濟」而來的,但這些有經驗的人,卻第一個放棄了在這「自殺型經濟」繼續多待一會兒,於是也就斷失了他們在這經濟體中的經驗優勢,讓後面的、更勇敢的後進、後輩、後來者,輕鬆的超越前人當年的成績。

所以,我的結論是,Times收到了錢,真的可喜可賀,但它也斷了它在「自殺型經濟」裡原本的地位。它在那個作夢的年代,苦心建立的資源,原本已經爬到了2100公尺(2100萬讀者)處,現在要從270公尺(270萬讀者)重新開始爬起,他們高興的在慶祝:「再也不必爬山了。」其實,一間公司要再更大,怎麼可以不爬山呢?

一個人想要不照著社會限定的方式,突擊來成功,怎麼可以不先跳入「自殺型經濟」呢?

當然,這是建立在一個假設上──我認為網路的獲利模式一定還有比網友傻傻付費還要更棒的下一步,所以不認為應該付費,或許這個想法本身很傻,但「自殺型經濟」本來就是一堆傻蛋在裡面作夢,Yahoo!為何沒做出Google,Google為何沒做出Facebook?每一個已經小成功的人,都要記得:

繼續作夢,不怕「自殺」。

3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