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One World Cafe隨便你要付多少錢也可以獲利?靠一個「互助」觀念巧妙改心

美國鹽湖城是一個奇怪的地方,由於歷史因素,這個城一直篤信摩門教,或許也是這樣,有一間很特別的餐館在當地,叫做「一個世界咖啡館」(One World Café)(維基百科資料請見這裡)。

這和「世界咖啡館」沒關連喔!而它叫做「一個世界咖啡館」也是有它自己的原因──

原來,老闆的構想是,提供有機的食品給在地的人們,在地的人們都是他的鄰居啊!這間餐館的開放時間周一到周日,平常都開到晚上十點,只有早上開到下午五點,只有周日晚上不供餐,其他的中餐、晚餐都開著,而這間餐館最大的特色,就是……它不提供「菜單」

你說,有啥了不起!現在有很多特色日式料理小屋,也都是沒有菜單,客戶一來,由大廚直接給他「本日最新鮮」的,或者,客戶告訴大廚今天要吃多少錢?一千元?ok,大廚幫你弄一個一千元的組合給你和朋友大塊朵頤。

不過,這個「一個世界咖啡館」,除了沒有菜單,另一個特色是:「沒有收銀機」

什麼意思?

原來,一開始這位老闆就對「付錢」這件事相當的「隨意」,他要求客人,來以後先吃,吃完之後「想付多少就付多少」。反正這麼隨意了,也不必收銀機啦,當作自己家旁邊鄰居的廚房就好了!這也是「One World Café」取名的由來,希望所有的人到這邊,無論膚色、國籍、宗教、長相、性別,既然會在這一個晚上同時來到這間小餐館吃東西,那大家都是「鄰居」!既然是鄰居,就不必拘泥小節,吃完之後,想付多少錢就付多少錢給老闆吧。

由你來決定,這一餐飯要付多少錢!

文章描述他們記者拜訪的那天,主廚就做了有機鮭魚、海鮮派、鮮蔬什錦還有巧克力蛋糕。後來他們還是要做帳,所以但最近還是去弄了一台「收銀機」來了,而且還在收銀機上面掛上了「建議買價」,但,它們真的只是「建議」,餐館並不會真的要求他們一定要付這個價錢;付得比較低,沒有關係,付得比較高,也沒人特別感謝你,有趣的是,如果你真的很節儉很節省,那麼,你還可以在餐館內「打工」,用工時來付你的餐點!

真是非常自由,是吧?

奇特的是,這間餐館,還真的在「沒有收銀機」的狀況下,不但活了下來,而且……還賺錢了

相信嗎!他們賺錢了!正由於他們賺錢了,因此,自從新聞在各地的小報陸續曝光之後,這家One World Café竟然已經受到外州的大餐館的注意,有些餐館跑來與他們學經驗,譬如其中一間叫「Panera Bakery」的連鎖店,最近特別在聖路易市開了一間「隨便你付」的試行店,還打算另外再開兩家--

之前我們這邊也寫過文章,說明了「隨便你怎麼付」是真的可以賺錢的。不過,有趣的是,老闆透露,「隨便你怎麼付」的心理上的效果,是被一種「互助」的心情所弄出來的

這位老闆說明了他特有的「互助」理念,他認為,開餐館也是一種互助的精神,他本來就是抱著「幫助鄰居吃到有機食品」來開這間餐館的,而鄰居之間,等於也是在「互助」──因為今天某位「少給」了一點,隔天或許就會有另外一位「多給」了一點!從錢的方面看起來,彼此之間就是互相在「照顧」。

有趣的是,文章也探訪當地的大學的一位教授,教授說,這間One World Café據他的研究,是史上第一間「隨便付」已經達到賺錢狀態的餐廳,教授所分析出該餐廳的成功模式,也是認為「互助」是很關鍵的原因,教授發現,這些客人在付錢的時候,不只是要幫助這間餐館,也是要「幫助對方」,他們真的感覺到他們是認識其他客人的,而且,當這些消費者告訴朋友「來這裡吃東西喔!」,並不是因為這家店很「便宜」(可以亂給錢),而是因為這家店的觀念,令人感動,換句話說,他們都會帶來「善客」而不是「奧客」,也讓One World Café的收入幾乎保證是比定價時代還要多的,尤其在現在都有一個「建議價錢」出來之後,所有人幾乎都會「多付一點點」,這間餐館明明不是在做公益,卻拿到如同公益般的收入。

而且,當他們這樣「隨便付」之後,他們也是在為自己的動作「負責任」,它在很多地方都讓大家變得不一樣了,這位教授結論是,城市人雖然平常互相不理睬,但是在「對的情境下,大家是會樂意互相無私的幫助」,所謂這「對的情境」,可能發生在商業體如餐館裡面,他甚至說,如果所有的餐館都用這樣的模式來賣東西,肯定能讓社會變得更和諧!這位教授後來將One World Café的研究,帶到日本、德國去講。

看了One World Café的例子,我有一個特別的想法──

其實這個例子,不應該是由美國人想出來;最常對最終消費者(零售業)創新的不應該是美國,而是在台灣這邊

近年來,在台灣這個小地方,大家富裕過,下一代不懂得奮鬥,只懂得享受、過生活,當他們慢慢變成主要的消費者,也主導了我們所看到的所有一切,譬如電視新聞會將「百貨公司周年慶人潮很大」的這類新聞,放在許多國際新聞前面去報導,而且常常做的「人物專訪」,都是在報導「零售業」的成功人士,那些所謂成功人士的年營業額不到一千萬,也被報導,然後一邊看這間餐館的創業故事,一邊也是在讓觀眾多知道一間好吃的餐館可以去吃,以報紙來說,這就是「C版」、「D版」佔據了「A版」的狀況。但,這並非不好的事。

因為,一年又一年下來,大家變得很認真的在思考:「一間店開起來,要怎樣才會有人?」開吃的、喝的、逛街的;在車站旁邊,或不在車站旁邊……,我們這些沒在開店的,也被「訓練」得會去注意公司旁邊開了一間新店,幫它分析這家店要怎麼定位、怎麼做促銷……等等。我們會發現,在台灣已經有很多創新且成功的「零售」,譬如單單連鎖加盟的概念就有好幾種,新的店頭設計譬如「格子趣」,以及成功的新設計風格譬如85度C在星巴克文化之下獨樹自己出來……,自己身在台北是不會有這樣的感覺的,但只要一到外面去,就會突然開始懷念家旁邊那間7-ELEVEN。

這就好像,韓國人一出韓國,立刻覺得上網非常不方便!load他們國內一個網站,可能要load得老半天,覺得好像回到了蠻古時代。住在台灣沒感覺,一出台灣,則會立刻發覺,任何一個城市的庶民服務業怎麼如此清冷?如果這個地方還有什麼可以異業互相學習的新模式,那麼,大家要好好的注意的看每一天的新聞、每一個零售的創業家今天又想出了什麼樣的活動?

而「One World Café」更是告訴我們,將「互助」觀念融入餐廳,獲利更高,在台灣剛好「公益」也很被人喜歡,「公益 + 零售」的創新組合還有哪些可以想?誰敢試試「One World Café」的「隨便你付」呢?

2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