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上一篇的補充說明

Enter Key

今早一篇文章得到許多回應,看了心情頗為複雜,因為這裡變成了一個資策會的公幹大會,這,絕不是我文章的原意。 

各位這樣留言我也能理解,一篇文章本來就有很多種解讀,漏看一個字就全文皆非,因為很多人對資策有不愉快的經驗,所以當我寫出資策會不好,大家便紛紛就不愉快的感覺發表。但我要告訴大家,資策會其實並沒有這麼不好,事實上我進去以後多次與朋友說,對資策會的印象比之前還要好,以工作環境來說,資策會是非常有人情味的地方,其他領股票的科技公司雖然很有競爭力,但員工間相對較少搏感情,但在資策會,大部份的人都可以互相信賴、交朋友。 

資策會善用IT的力量,因此內部流程IT化也做得非常棒,IT打破階級、帶來平等,員工可以透過網路與任何首長約時間見面,首長在電梯裡常常也都可直接叫出某所某組的小員工的名字,這點,在其他機關組織哪裡做得到?而首長也勤跑業界,在外國專家來訪皆能請益到好東西。資策會的首長是全台灣的類似機構中最開明也是最有產業歷練的,而且都有真正的國際視野。 

所以注意,我在文章,是在以我小小的聲音為資策會的「策進工作」點出一個未來的新方向,我並沒有對資策會其他做得不錯的工作(譬如職業訓練、產業分析、全民資訊教育等)提出批評,更不是在對資策會搖頭失望!資策會或許是其他地方做得太努力,以致忘了最重要的「策進」這件事。所以我只針對「策進」這件事,搞錯這點的話,我小小Mr.6可承擔不起。 

閱讀先前那篇「我要離開了」的文章前,要先知道我對「軟體策進」這件事本來就有一些極特殊的看法:第一,我認為做軟體門檻成本皆低,既然目前技術移轉效果不高,因此應考慮開始以新應用取勝(創造趨勢)而非技術深度(追逐趨勢)。第二,軟體一開始就要外銷,才能和半導體產業創世界奇蹟。第三,軟體產業的活絡在於創投與創業家的生生不息的開小公司、百花齊放,而非政府一手花錢開大公司搞定。 

基於這些看法,我認為資策會應該變成一個超大的孵蛋機,孵的不是與民爭利的「大蛋」(大混蛋?),而是做外國人生意、外銷到國外的「小蛋」(小金蛋)。我認為這些是振興台灣軟體的摧進法,但這些主張和國內一般所認知的「策進」方式其實很不相同,但,我在資策會期間如同不畏虎的初生之犢,努力的推動這種想法,也毫不保留的主張「策進應以努力spin-off為主力」、「天下沒有無法開的公司」、「往應用軟體方向走,別深耕技術」等,也因為這樣得到許多「不以為然」的反駁,一些從未遇過的情事也讓我終究受不了而遞出了辭呈。 

然而注意的是,我雖然寫了一本《搶先佈局十年後》,業界專家看過皆予好評,但我畢竟不敢說我預測未來百分百正確。資策會裡對於「策進」還提出了其他方法,譬如開課、譬如維持現狀、譬如辦創業大賽、譬如多研發新技術送給業界、譬如某種介於中間的複雜機制,我認為是花拳繡腿,不太茍同,也因為無法在我所任職的策進單位中推動我想做的事,所以離開。既然策進單位的人這麼會分析、批判、講,那我就提出了另一個觀點,不如這樣,我們來「做」,不要再「講」,所以才說,「策進應該由業務員來做」。 

別再批了,馬上動手拉軟體產業,做起來它就是你的,做不起來就自動走路。 

所以,整篇文章在提出的只是:「策進應該由業務員來做」的這個建議,這建議是不能打折扣的,台灣軟體業疲弱,目前的情勢是,泡沫破滅已經五年了,國內創投對軟體公司仍然不屑一顧,對資策會更是冷潮熱諷!可憐的台灣軟體業再也沒有比這時候更需要資策會了,資策會自己卻還在以研究精神去研究這具已成死屍的軟體業、以公務員心態在它的大樹下納涼?我認為資策會人員沒有權力對台灣軟體界按下「delete」鍵,它的工作就是讓它活起來,既然活不起來,只能廣招賢士拚命按「enter」鍵,看能不能把它救活。 

「資策會要由業務員來做」是我個人的意見。但這個意見本身肯定是充滿挑戰的,畢竟在公務(或半公務)體系中很難達成,還要顧及來自上面(政府)與下面(民眾)的對資策會的不同期許(許多期許是錯的,因為他們不懂軟體策進),所以建議要將上一篇文章當作其他Mr.6文章來看待,「只是Mr.6個人的意見」。這意見就是,只有「策進應該由業務員來做」這一點,沒有弦外之音,但別小看這十個字,灌以政府幾十億的預算下去,它可能就是解開台灣軟體業deadlock的關鍵之鑰。 

2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