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站四個月感言:我要離開了

III

提前寫開站四個月感言。在資策會的類似創投(但不是資鼎創投)的「會內策進單位」工作三個半月後,我終於要離開,回到創投界。為什麼要離開?我想就不必多說,總之,這一趟絕沒白來,資策會有些很有想法的大長官與同事,也結交了不少談得來的好朋友。這些有作為之人在其他人的牽動下無法做事,只好在會裡默默的等待,我則因個人急燥的基因還有頭髮疼痛等等因素,只能提辭呈離開。 

在資策會工作期間,拜訪了近十個團隊,認為都有潛力、機會,但是都需要調整方向,我提出了兩份報告,具體的說明我認為會內專案如何出來成功開公司的方法,以及資策會內的「策進單位」(也就是我所任職的組)應該如何運作才能幫助資策會達到這效果。重要的不是兩份報告所點出的到底是哪些團隊,它只是舉例,不是提名,我想表達的是幫團隊運作出場的方式,透過這樣來為軟體業豎起一兩個成功案例;但有心之人似乎對我「點」出的團隊,不斷的在後追趕,有人刻意要問我:「你到底覺得這些團隊真的行嗎?」「它們看起來蠻爛的,你確定嗎?」我知道我若說可以,而它不行,那就是我專業有疵誤。事實上答案也必須從「不行」來起頭,但他們只要一個答案,「Yes or No」,我說,「不行…因為…。」他們不必等我把話說完,就拿著這個「No」答案滿意的走了。 

只要是「No」,就永遠都沒有事做。雖然在這地方,就算是「No」,我一樣可以待一輩子,但我因為個人急燥的基因還有頭髮疼痛等等因素,不能等,一定要馬上走。 

友人聽到會笑:「哎,半公家機關嘛,早就叫你不要過去!」 

我呵呵笑,笑得卻沮喪。我想創業軟體,我想投資軟體,我想加入軟體創投,但我還是逃了。我看到台灣唯一應該積極協助軟體投資的資策會創投拿了三億元,有了錢、有了權,請來的卻是硬體人員看投資案,並轉過來成為軟體、創業的批判手。台灣還需要另一個三億元的普通創投嗎?這三億元,當然應該全數投軟體!沒標的,就要想辦法把軟體弄起來啊。投不出好案子?就換人做做看啊! 

所謂公家機關,就是少做少錯,多做多錯,每天按時上下班,照著機制一步步做事,日子好好過就好,有天會退休的;要不然自己偷偷練功,練到某一天,自己可以跳出去功成名就的。我想,支撐一個健全的社會,這樣的機關確實很重要,政府也需要這樣的一板一眼的工作同仁來處理土地標售、集會遊行、污水處理、都市規畫這些複雜的事情。 

不過,「軟體策進」這件事,也用這樣的人嗎? 

「台灣軟體業爛耶!」先批國內生態。 

「嘩,你看大陸的網站已都泡沫化!」再批國外例子。 

「看看會內,有可以投資的案子嗎!」然後,她就可以什麼事都不做了。 

連資策會裡的策進單位的人都這樣說,難怪台灣軟體做不起來。資策會策進單位裡的人看衰軟體的聲音和外面一樣響,因為他們根本不是學軟體出身的,他們心態只當資策會是個養老機關、只當是個玩權力鬥爭的舞台,他們打從心裡不是來這裡策進軟體的。 

「台灣軟體爛」、「軟體可能是泡沫」,這種話是要留給創投或創業家去擔心的,創投對股東負責,有其他賺錢的標的當然就應該去追逐賺錢。但資策會的創設目的,從頭到尾都是在「推動軟體產業」,從頭到尾就是對軟體負責,所以它沒有權力對軟體失望,不是嗎?軟體產業疲爛,是誰的責任?資策會人指向政府、指向產業、指向創投、指向年輕人,是他、是它、是他們,是他們讓產業不好……。 

我想起一個故事,某公司請來一位業務員,結果業務員跑出去見客戶,回來報告:「老闆,這個客戶真爛!而且我不能做,因為客戶被其他人鎖死了。」 

「那就想辦法改善啊?」老闆說。 

業務員幽幽然:「不行,這個客戶會浪費我們的預算?」 

「我有預算就好了。」老闆說。「錢是我出,又不是你出的,你怕什麼?」 

業務員面有難色,準備提出早上看到一篇報導,證明這個客戶機車又難搞,突然老闆語氣一轉,搶先說話了。 

「你確定你不能做?」 

「是啊。」業務員說:「因為…。」 

「那,」老闆打斷他的話:「你可以走路了,我換人來做做看。」 

「你不能做,我請你來幹嘛?」 

今天,政府拿了錢來經營一個叫做「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的地方,擁有上千人,目的是在「策進」,它是一個業務組織,推動的是軟體策進之大業,台灣軟體界已經像個死掉的病人,它不只要振興而已,它是要救活軟體。 

創造軟體產業百花齊放氛圍的方法只有靠政府的一雙大手。為什麼台灣軟體業做不起來?因為這些「業務員」從來沒有被Fire掉過!五年來,一直都是同一批人在做。他們試了這個,失敗了,再去試下一個,全部都是花拳繡腿,愈做愈軟弱。這件事沒這麼複雜,所以遊戲規則應該簡單一點,軟體業起來了,我給你獎賞;起不來,你得就走路。就這麼簡單。 

走了一圈,我發現資策會裡有一批很有智慧的人,把所有的智慧花在組織裡的複雜互動上面,或許也是保護自己吧,從沒見過這麼複雜的邏輯和用語,從沒聽過如此噁心的馬屁聲音。我一直都靜靜的閃開,沒在任何人面前表達我的憤怒,不過我必須告訴各位,我真的蠻生氣,因為這是我從16歲開始玩的軟體,這些人什麼都不懂、什麼都沒做成就算了,為何還要出嘴去糟蹋這麼珍貴的寶玉? 

原來,資策會請了一群不懂軟體、不愛軟體的人來策進軟體,我們來看看這些年來資策會有什麼東西。它看起來什麼都有(官樣文章),但其實什麼都錯過。你說它出現了數位聯合還有好幾家小公司,全都是在做國內市場的小不點;去年做了一個手機案,但其實卻錯過了開放式軟體、多媒體壓縮、p2p、Grid Computing、各式企業應用、無線通訊、遊戲軟體…。 

天,幾乎……什麼都錯過了。而且到現在它只懂內銷,對軟體外銷一竅不通。 

最近政府似乎準備任命資策會新董事長,新董事長真的知道怎麼策進軟體嗎?可以扭轉政府給資策會的一些非策進的要求(譬如專利產出數量)嗎?新董事長看得出來資策會內誰是良善嗎?可以判斷會內員工誰是真的有意捲袖子大幹一場嗎?新董事長踏入辦公室的第一天,會有好多、好多資策會的員工用各種方式向新董事長輸誠,很多是越級的,很多是在其中最會阿諛奉承的,而這年頭的阿諛奉承有新招,不是小時候想的那麼簡單,不容易看穿。新董事長看得出誰真的想幫軟體策進嗎? 

終歸一句,我還是很樂觀的,全世界沒有這麼有歷史與經驗的策進組織,而且會內好多聰明人,資策會可以做很多的事,當它轉換成「業務員」的那天,就是資策會找到路的時候,也從那天起,業界開始給它喝采。 

8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