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讓人誤解這世界

今天寫個輕鬆主題,昨天在《華爾街日報》看到一篇文章,解開了十年來的一個問題──

這問題和本文主題「Sorry」無關。

大約十年前,我還在念大學,曾有個網站點子,想說,網路一定不只能和「現在」的所有人打關係,如果不能與「未來」,那麼,和「過去」呢?和遙遠的過去打關係?當時我以這個大方向去想,或許可以超越當時很紅的Classmates.com那些找朋友或是Ancestry.com這種找遠親的平台!

但是,要和什麼「東西」去和遙遠的過去對談呢?要和誰的關係,才有意義呢?

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沒有答案。這點子也很快的埋掉在其他點子下面了,直到今天,看到這篇《華爾街日報》文章,它才告訴我答案,嗯,原來,最會讓現代人想「傳送到過去」的一句話,想跨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到十年前、二十年前、三十年前的那句話,就是──

Sorry!

對不起、對唔住、道歉之意。

據這位記者觀察,由於網路工具讓人與人之間的溝通變得簡單,再怎樣的話都「敢」說,於是已經形成一股「跨時代的Sorry潮」,這篇文章只是一則評論,沒有什麼研究數據在後面,不過這位記者倒是建議了兩個,專門讓大家鎮重道歉的網站:「ThePublicApology.com」和「PerfectApology.com」,另外,她在這麼短短一篇文章裡,還舉了好多好多跨時代說Sorry的例子(真的很多)──

譬如,有位現在已經58歲的歐巴桑,跑去和當年一個小男生說Sorry。她晚了48年,當年他們才10歲。真扯!記者問她為何這時候還要說Sorry,這位太太說:「當有某個東西纏你纏了48年,差不多也該處理一下了。」另外還有一位女生說,她的哥哥最近才向她慎重道歉,因為他在10歲的時候曾經拿著一把童軍小刀追著他當時才6歲的妹妹跑,跑得她滿廚房喊救命,嚇哭好慘,現在這個女生拿著當年這把老舊的小刀大笑,笑談著這句晚了幾十年的「Sorry」。其他例子還包括,當年某某人對他朋友說的一句「狠話」,還有某個哥哥想和他的妹婿說對不起,因為當年這位哥哥阻撓他妹妹嫁給他……這位記者認識的人還真多,人人都想對幾十年前的某人「Say Sorry」!

這件事,讓我想起上周一幅有點可愛的畫面,我家的三歲小朋友,又把藍牙耳機丟到咖啡裡去了,然後露出頑皮的笑容。

「說,對不起!」大人生氣的訓他。

「對…對不起……。」小朋友嚅嚅的說。

叫他該說「Sorry」的時候要認錯,是孩童教育很重要的一部份,我們也都在這樣的教育下面長大。做錯了事,當然是要道歉。但問題是,有沒有人想過,道歉以後呢?

氣氛可以和緩,今天的心情可以放晴,雙方都如釋重負。但,之後呢?

踩到別人的腳可以說Sorry,下次不要再踩到。丟耳機到咖啡可以說Sorry,下次不能再丟,但,每一件事情都是這樣嗎?

有一個事實可能無法改變--

這,畢竟是一個「不對等」的世界。如果仔細觀察同事或朋友之間的互動,你會發現,一群同事或朋友會聚在一起,往往有一個leader,這位領導並不見得是表面上的老闆或班長,往往只是一群同輩的人之間的一個比較重點的人物,這人物是每個小團體小圈圈都需要的一個中心人物、重心重點,不過,有趣的事情來了──

這位leader,很可能是,欠大家最多Sorry的人。他(她)曾經做過很多事、說過很多話,可能是傷害我們或讓我們覺得很不平的,但往往我們在衝突後可能還是繼續讓這件事下去。而他因為沒有做得太過份,所以他可以繼續的……做一些他早就該說Sorry的事。社會中本來就是吵著吃糖的、聲音最大的,得到最多,其他人只是輕輕的、靜靜的「跟著」罷了。

因此,早有這麼一說。「說Sorry」這件事,可能只是讓當事人忘掉這件事的一種鎮靜劑而已。當你被說了Sorry,當然笑顏逐開,大部份人不會再計較,於是,準備著下一次Sorry的事情再次發生。這像在橇橇板,當你掉下來,你對對方說Sorry,對方就會以為,這橇橇板已經回到水平的狀態了,但是事實上,它並沒有回到水平,它只是「感覺」上回到水平,其實你們之間,依然是「不對等」的關係

事實上,這整個世界,本就建立在「不對等」的原則之上,在不對等的世界,能「先接受再不接受」的,就會成為最成功的人

所謂「先接受再不接受」,就是將「不對等」視為不見。這很重要,不然,會讓自己掉到陷阱裡,永遠爬不出來,因為,大部份的狀況下,我們是不可能靠原地踏步去換來那一句Sorry的。

我們也不應該一直拘泥在「等」那個Sorry,因為,當我們爬愈高、力量愈大,其實,這「不對等」的關係亦會愈來愈強。這可分成兩部份。一部份是讓我們不對等的力量會更強,一部份也是我們也可以對別人不對等的力量也會更強。這就好像當我們還是「專員」時,我們只有被兇的份,當我們升到「經理」,我們在上面被「總經理」兇,回到辦公室再自己用同等的程度來兇下面的部屬!這也是很多人,在往上爬的過程中,就失敗掉下來的原因之一,因為那「不對等」已經太離譜,如果自己沒辦法對人不對等,就無法打敗其他人對你的不對等。舉個例子,如果家裡請傭人,有時候必須以極不對等的方式來命令,但很多人無法習慣這件事,於是就構成了無法爬到社會最上階的主要阻力。

如果真的有這麼多人想跨時空去「Say Sorry」,那也有同樣多的人是會被「Sorry」的對象,不是嗎?一個會欺負人家的人,那個人一定不是此人欺負的唯一一位。當我們習慣,做什麼錯事就要Say Sorry,但如果也這樣要求其他人,雖然現在我們還不到五、六十歲那種要回過頭來跨越時光說Sorry的年齡,但我們卻好希望某些人以後要和我說Sorry?尤其是創業家們,走在路上天天就沒有被人好眼色看,去拜訪什麼常常被拒,人家也常常表達不看好之意,在每一次被客戶拒絕,或被投資人挽拒,有些人很誇張的將你的請求像垃圾般的丟在旁邊,你真的很希望,這傢伙有一天一定要和你說Sorry!這變成了動力,讓人一定要和你說Sorry?

所以,我們現實一點,在當下我們就摸摸鼻子,決定往下面走,看開一點。因為世界上太多的不平等,與其「扳平」,不如再好好再看一眼這個不平等,然後讓自己成為「開車」的人,而不是傻傻坐車的。

而已經做錯的人,也可以忘掉它,因為既然現在才想起來,實在已經太遲了,傷害早已鑄成,不是一句Sorry就可以彌補的。現在要做的,應該是「不要讓它再發生一次」,然後也不要讓自己變成當初自己所傷害的那個對象,畢竟受害人和加害人兩個角色是非常接近的…。

至於「Sorry」這個字?

它實在太不實際,因此我們建議,還是…暫時忘了它吧

2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