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Elle》雜誌給灰姑娘部落客150美元月薪,是剝削,是提拔?

這個月,美國部落格界傳出一個「灰姑娘美夢成真」的故事,這報導由美聯社轟轟烈烈洋洋灑灑的報導出來──

有一位叫Brianna Karp的24歲女孩,母親有精神問題且再婚,她住不習慣就離家出走,在父親也自殺後,什麼沒留給她,只留了一輛破破舊舊的「露營車」(RV)。今年才24歲的她,原本有一份秘書的工作,但不幸被裁員了,她又無力付每月1500美元的房租,只好搬到那輛露營車,吃、喝、拉、睡都在車上,車子停在大賣場的停車場,有人來趕她就必須再另覓停泊處。

但,今年二月期間她做了一件正確的事:

她在網路上,開了一個個人部落格,取名作「girlsguidetohomelessness.com」,幽默的輕鬆的將她的辛苦的「無殼生活」全部都記錄在部落格裡。在網路上,這個部落格有它的意義在,因為它扭轉了大家對於這些露宿街頭的人的印象!大眾認為,那些露宿街頭的一定是沒用的人,但Brianna證明了給大家看,首先,住在街頭也有電腦,而且也有寫作能力;她懂得每個月都購買五美元的上網卡,每天都到附近的Starbucks上網寫部落格、還有不知哪裡來的相機拍照並上傳!

不過,這生活依然很辛苦,Brianna每天寄出40封履歷表,一直都沒有結果,只能靠打零工維生,吃東西還得想辦法拼拼湊湊。她能夠活下來,完全是因為她的「精神食糧」,也就是她的部落格,讓她與真正的世界保持聯繫,而她的部落格的讀者,也包括一些無家可歸的人,他們在文章後面留言,為她打氣。

一直到了今年四月,Brianna的命運改變了──

她有一個機會,到電視裡的Reality Show當演員,但在試鏡的時候,她實在太緊張,就整個爛掉了。當時她實在很傷心,寫了一封信問知名的Elle專欄作家Jean,當一個人去面試卻沒有搞好,要如何再有一次機會

這封信在四月寄出,但一直到八月,Jean才「回覆」。有趣的是,這位大專欄作家就像薇薇夫人信箱那樣,將這封信貼到她自己的部落格以及《Elle》八月號裡,她回信道:

「無家可歸的人您好,親愛的,機會不會再一次給你,但你可以去得到它!

這是什麼意思呢?沒錯,就在文章中,這位專欄作家「當場」就給了Brianna一份四個月的工讀生工作!原因是「這位小姐的勇氣與精神真的讓我折服」,而且還更鼓勵她,如果過了四個月後妳依然沒有工作、沒地方住,那「我」就會變成你的工讀生(幫她處理更多狀況)。Brianna原先只是隨便丟信,自然也沒有想到,大專欄作家Jean竟然會回信並給工作,所以竟也都沒發現此事,直到大約一個月後,Brianna才主動再聯絡女作家,怯怯的問:「這份工作還有嗎?」

答案是:「還有!」

這份工作的「月薪」,是僅僅150美元(台幣5000元)。這份工作很簡單,只要幫她回讀者的信,以及整理一下目前她在Facebook上面所做的大學生調查。當然,Brianna也接到邀請,希望能直接到《Elle》的官方部落格裡面去寫文章。這部份,文章僅淺淺提到「會另計價」,但究竟有沒有計價,大家也不知道,不過Brianna可能也不管了,因為她已經開始寫了,她的第一篇文章是「The New Face of Homelessness」

現在,第二波的故事來了──

這件「灰姑娘美夢成真」的故事,這麼美麗,這麼感人,但是,卻被美國另一位大部落格ReadWriteWeb不以為然的抨擊了!這篇文章被同步貼在《紐約時報》網站上──

他們說,看,《Elle》雜誌聘用一個「無家可歸的女孩」,竟然……只給她一個月150美元,她要怎麼活啊?雖說,她的工作只要花一天一小時,但這樣算下來,Brianna的時薪已經比加州法定的8美元還要低了。

重點是,這篇文章大哉問:請問,這是媒體巨獸在剝削一個無家可歸的人,還是真的是給一個年輕女性「站起來」的機會?

你會覺得,應該是後者吧!沒有Elle,那Brianna也不會有這麼好的機會,但是問題來了:《Elle》並不是投資Brianna的未來,如果是「試用」這個Brianna,那低薪尚有道理,問題是,這位Brianna所帶來的「現在價值」已經極大,無論是幫《Elle》炒新聞,還是幫《Elle》提升「讓灰姑娘美夢成真」的品牌形象,難道,這些不必反映在這位「灰姑娘」的時薪上嗎?以《Elle》的網站流量這麼大,廣告主這麼多,她透過Brianna寫的那篇部落格文章所賣出的廣告版位,恐怕就已經遠遠超過她們給Brianna的月薪。表面上看起來,Brianna是在取得她工作時數該有的薪酬,但實際上是,連Brianna也不知道,她自己的價值早已不是「以時計費」了

你說,一張手掌打不響,Brianna沒有《Elle》也不會有什麼搞頭,但,這也是現代聘用制度的盲點所在。我們看過許許多多的合作,不都是有了對方,才有價值嗎?但,為何部落客的價值被認定的這麼低?因為,他們一開始是「沒有收入、沒有價值」的。就如同,現在許多私人企業是如何決定一個員工值多少薪水?不是靠等級,而是靠「前一份工作的月薪」來判定。這也是為什麼,我曾讀過專家建議拿到月20萬元高薪的秘訣?第一步就是學會在鏡子前不慌不忙、大剌剌的編出「我上一份月薪是20萬元」的謊言。

但,這份謊言,Brianna編不出來,因為明眼人看出來,Brianna自己住在破爛屋裡,每天都到Starbucks寫部落格。她沒有工作,也找不到工作,所以價碼就是從「零」開始。如果今天換作是另一位部落客,同樣的讀者量、同樣的噱頭,但這位已經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的話,那《Elle》就不會出這樣的offer了──

這是什麼意思?換句話說,你如果從部落格開始你的生涯,或許是錯誤的第一步!接下來所有合作的廠商,都會覺得「我給你一份工作」就是一個「favor」,因為已經比你「在那邊寫免費的」還好了!他們也斗膽付你遠低於市價的水準,因為覺得原本你什麼都沒有,至少現在「給你一些」。

不只是部落客,所有藉由網路興起的網路人,有時候反而受到這樣的限制。網路是窮人的原子彈,窮人可以讓全世界看得到,但也讓全世界都看到「他是窮人」。因為這樣,他不見得可以馬上「翻盤」!

這件事,其中是否有商機在裡面?隱隱中似乎有。說「網友經紀」太過威權,如果可以用更科學的方式判斷一個網路資產(譬無一個部落格)的價值,甚至多出很多「認證」來證明一些價值,不但讓世界真正看到網路人的力量,也讓世界更能放心去相信、去付錢給網路人,去展現他們的力量。

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