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 2.0,華裔創業家大點名

img

矽谷的代表顏色是什麼?看看矽谷出來的新創網站,大量使用了幾乎可擠出果汁液的鮮橘色、豔得彷彿嗅到青草味的鮮綠色、還有火熱的大紅,有時是清清淡淡的淺灰,網站的取名大量使用xyz之類的新潮字眼,字體幾乎都是Arial一掛的簡約風,矽谷的網站這些年來已自創藝術文化,靈感來自於加州陽光和那片氣候溫和的土地,這個地方是Web 2.0Web 3.0、永遠的網路大本營,是網路人的快樂天堂。

最近一年在矽谷又熱鬧起來的話題之一要算是「網站即時聊天」,3Bubblesajchatcbox.wsMeeboGtalkreBuddy,有的以部落格隨即使用的widget方式呈現,有的是以更方便的界面出現在網站裡,其中已獲Sequoia創投支持的Meebo更扮演了這行業的標竿角色,再接再厲,昨天剛剛發佈新的產品MeeboMe

其中有一間公司叫做Gabbly,產品正式推出不到半年時間,只要在網址前面貼上http://gabbly.com就可以到任何正常的網址頁面並馬上開始聊天。它以AJAX技術製成,先做個大框架並提供API,然後慢慢做部落格widget等細項,而除了線上網友互聊之外,企業網站的admin何嘗不希望與這些正在瀏覽的潛在客戶哈啦一下,由此Gabbly的收費潛力可想而見。Gabbly的產品目前居市場領先地位,當富爸爸叫Meebo開始做類似的「admin與使用者對話框」的MeeboMe的時候,已經慢人家好幾個月。

雖然Gabbly的「網站即時聊天」其實也是前有古人(我自己在五年前也曾動過這點子腦筋),但以最新技術靈活地將它做活了,雖沒有像Meebo得到富爸爸,它也得到了有錢波斯人Amidzad的青睞,目前資金上應無後慮。這間公司的背後是五名工程師,創辦人是一個從Cornell畢業的新加坡籍男生與一名自MIT畢業的台灣女生,年輕有為。

至於這算不算Web 2.0的典型?網站即時聊天在網路歷史上已非新鮮,但我覺得它表現出Web 2.0的精神的原因如下。Gabbly紅的關鍵原因之一在於它在今年3月11日開站後沒多久就被網友digg了一千三百六十三次,高掛在Digg首頁,立刻爆湧大量使用者;接著一些mashup相繼推出,如這個可以讓一邊看digg排行一邊同時聊天的diggchat,同時不免俗的做了一個可置於部落格旁線的sidebar,並有可以按一下就立刻開始聊天的快捷小框,產品齊備。從Gabbly的快速興起可看出網路界如何以Web 2.0的基本技術來互相攀附、互相提攜,而這些動作本身的共同合作精神,也是非常的「Web 2.0」,所以它不是Web 2.0是什麼?

更有趣的是,這樣的網站即時聊天產品讓全球使用者在網上大搞「社交2.0」,網路創業家在私下聚會,也展開了他們自己的「社交2.0」。

在某一天的矽谷創投聚會,Gabbly的創辦人與剛推出競爭產品的Meebo的創辦人Seth Sternberg竟然坐在同一桌。美國南部出身的Seth個性屬於積極熱情的超級sales,而Gabbly的華裔創業家則展現亞洲人包容含蓄的深度,對他們的夢想與計畫侃侃而談,一場亞裔創業家與美國人網路創業高手的對決,竟然就在矽谷的餐桌上展開了。Seth是耶魯畢業、史丹佛MBA肄業,Gabbly的創辦者則是Cornell畢業、MIT高材生,這些高學歷的人捨棄大企業的工作機會,玩的都是我們台灣專家口中爛得不成價值的東西。

img矽谷真是美好的地方,你説是不是?各行各業的有錢人願花他財產的一小部份贊助這些年輕人做實驗Gabbly等人都只取得天使資金),而且不只閉門猛幹或紙上談兵,大家走出來一起共享,既是競爭者也是合作伙伴、更是一起走過這段路的朋友,大家不是在會議室裡空頭討論「Web 2.0到底可不可以做」,也不是在說「Web 2.0到底獲利模式在哪裡」,大家只做、不說,每天只睡三小時、把東西做出來、推到億人面前,並拿著產品四處和其他同行切磋。

這就是迷人的矽谷,這裡隨便扯都可以扯出一堆同行同好,在台灣也是可以拉粽子,名校出身的台大清大交大幫,在大廠如台積電、聯電、聯發科、聯詠、凌陽、宏達電…都可以扯出一大串的學長姐的名字,不同的是這些學長姐只是或許買了一棟房子的別人的「薪奴」,他們只能互說:「我們家的蔡明介怎樣怎樣…我們家的Sher、我們家的KY,我們家的…」,而矽谷這些人卻不是薪奴,他們只談自己,沒有老闆。 

Gabbly的華裔創業家,平時融在廣大的矽谷主流創業社群裡,在裡面玩著「社交2.0」,我們還在中國世界裡的很難接觸到,也很難找到他們。所以,今天我要來發起「北美互聯網華裔創業家大點名」,它不算是活動,只是我個人的一個project,喊大聲了點,希望可作個小弊,讓美國的網友或台灣有認識的,聽到了也來幫忙報一下這些隱匿在美國或加拿大各處的華裔互聯網創業家,想到就在旁邊留個言吧!假如有聯絡方式的或不確定者,不想留言,可直接email給我,我會再去確認一下,三個月後我會將收集而來的資料做個整理,跟大家報告,希望我們也能加入他們的「社交2.0」,幫我們這個島上封閉、萎縮的網站產業與有心在此地搞網路的創業家們,連到美國矽谷主流的大世界。

到底什麼樣的人可稱作「北美互聯網華裔創業家」呢?我來舉個例子:

左邊照片上的大樓,是Webex的辦公室之一,雖然嚴格說來,Webex並不是互聯網公司,但它背後創業家、來自中國大陸、剛好是史丹佛學長的朱敏曾告訴我互聯網是怎麼幫他發達,也是矽谷帶給我關於互聯網感動的其中一人。

未來會怎樣我們都不知道,但我想,幫助台灣網路創業家走出去的最好方法之一,就是「社交2.0」。三個月後見。

  

3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