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大學生,找到了維基百科與全球記者(永遠修不好)的大弱點!

上星期爆出一則很有趣的新聞(其他報導如這裡這裡這裡),法國作曲家Maurice Jarre在三月去世,全球哀悼,許多報紙紛紛開始報導他的事,講他講的東西,沒想到,過了一個月,有報紙發現事態不對──

大家發現,很多關於這位作曲家的報導都曾經提到他說過的一句名言:「大家可以說我的生命本身就像一首很長的歌曲。音樂就是我的人生,音樂讓我快樂活著,音樂也是我離世之後會記得的唯一。當我死的時候,會有一首最後的華爾滋在我腦中作最後的哼唱--只有我才聽得到。」

嘩,這句話,真的令人震憾,可不是嘛!讓人想到竟然有這麼一位音樂家如此喜愛音樂,認定了音樂不但是一時的靈感,還是一生的興趣,而且一直到死後!

然後他現在真的死了,真的離世了,當然就是這句格言,令人最想拿來引用了,不是嘛?

問題來了,這句名言,並不是Maurice Jarre說的

可怕的是明明不是這位作曲家說的,除非他真的從墳墓裡爬出來,不然,就算他最親密的學徒,也不敢保證他「沒說過」這句話,是吧?畢竟一位名人說的話有這麼多,隨便一句被記者抄起來就名留千史了。但,在四月的下旬,有好幾間報紙都收到一位叫做Shane Fitzgerald的人的信,告訴他們:「你們報錯了。」

這傢伙其實是來「自首」,他想告訴這些大報,你們上當了,上我的當!

原來,這位Shane Fitzgerald,其實是一位22歲的愛爾蘭大學生,這位學生主修社會學與經濟學,他是在做關於全球化的研究,他想證明記者們到底多仰賴網路上的資訊,到底全球的人是如何的連在一起……。這小子裝作一個熱情的Web 2.0網友,在大作曲家死掉的那個晚上,立刻「幫忙」修改了維基百科裡的「Maurice Jarre」內容,加了那一句自己假造的名言。他說當時他不想等到隔天早上,一定要趕快改,也還好他沒有等到隔天早上。據報導,由於這句話並沒有引述來源,因此維基百科管理員很快就將此段取下,然而這位大學生當晚再契而不捨放上去幾次,終於成功的讓這段話在維基百科放了至少24小時,這麼多時間,已經足夠讓全球的記者都跑上來看一看,在第一時間學到「誰是Maurice Jarre」,在第一時間學到這大作曲家的那句感人的名言。

仔細看,誤報的報紙,至少竟然還包括英國的《The Guardian》、《The London Independent》,還有英國國家廣播電台的音樂雜誌,還有印度與澳洲的報紙。若再加入其他語言的報紙誤報的,可能為數更多!

是的,維基百科雖然是全體共製,且有著不鬆散的審核程序,但它竟然有這麼一個「漏洞」,被這麼一個小子挖出來了──

一個小改,竟然能讓好幾位記者、好幾個媒體跟風了,這位大學生說,連他自己自己都覺得非常訝異,媒體竟這麼容易上勾!

這個案例告訴我們,原來,全球媒體最脆弱的地方,就是在維基百科,而且是在某一則最新的新聞爆發出來的當天晚上!因為,有些記者本能的去找維基百科,這時候很容易「引到餌」,像這位大學生很聰明,已經知道記者肯定是針對作曲家的「死訊」而來,所以,他就巧妙的加了一句「關於死亡」的名言,記者在維基百科這麼多資訊中,當然就獨鍾這一則了,全部都乖乖的吃了這顆「餌」!

意思是說,如果今天是發生某型號的小飛機墜機事件,那這型號小飛機以往的墜機記錄就是釣記者最好的「餌」;如果今天是某國家的漁船被海盜挾持到某港口,那以前該港口關於海盜的新聞也是釣記者最好的「餌」……。以此類推,我們在每次新聞爆出時,都可以在維基百科趕快加入什麼,維基百科平常要應付的事情這麼多,根本無法特別去注意這些問題,維基百科就算再厲害也無法緊跟著全球發生的這麼多新聞來解決這件事,而維基百科永遠都無藥可救的繼續是全球媒體最迅速的解藥!

有多少篇報導曾經誤服了這解藥呢?從維基百科開始到現在的八年間,已經不可考了,但至少,現在,有些明眼人會有樣學樣了,只要維基百科依然存在,這樣的事情依然有可能發生在以後的任何事情上!

我們可以如何利用這個漏洞呢?大家可以想一想。

4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