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世界的一場「玩錢計畫」

img

美國有些愛出名的人,喜歡拿自己身體去親身玩實驗,把自己關在水晶球、吃下很多的熱狗、或是一再挑戰各種金氏世界記錄,國內偶爾也有人跟著玩一玩,我常想,假如這些遊戲的參與者可以多寫點部落格,最後就不會只有一篇「他破記錄了」的新聞稿,讓人更能體會破記錄的過程以及他親身試練的苦心。

有位叫做帝寶(Julian Dibbell)的美國作家(圖左)最近出了一本書記錄了他自己的小實驗,帝寶稱它做「玩錢計畫」(Play Money),電腦玩家都注意到他了,因為他在書中討論了他在網路遊戲「Second Life」裡的大膽嘗試,當時帝寶看到虛擬世界已有實際金錢交易,決定自己下海試試,用功的研究經營虛擬金融商品、從事虛擬世界中的買賣行為,看看到底能從虛擬世界裡撈到多少錢。這段嘗試從頭到尾都是公開的,帝寶擁有一個部落格,但這部落格只寫了一年多,到2004年4月19日就結束了。為什麼結束?因為他給自己設定了一個目標,希望在2004年的4月15日(也就是他部落格結束的前四天),炒作網路虛擬商品的所得,將成為帝寶每個月收入的主要來源,而且還(很諂媚的)聲明一定會向政府老實繳交稅款。帝寶從2003年3月開始賣出手上第一樣虛擬商品時就設定了這個目標,讓全球觀眾透過他每天部落格監視他的進度。

我覺得虛擬遊戲廠商常搞一些噱頭,誇大了其中的金錢交易能量,其中新聞最多的就是瑞典遊戲廠MindArk製作的高人氣虛擬多人互動遊戲Project Entropia(現稱為Entropia Universe),2004年有個暱稱為Deathifier的澳洲玩家花了相當於二萬六千美元虛擬錢幣買下一座「虛擬島嶼」,2005年更有位暱稱Neverdie的玩家以十萬美元買下一整座「隕石度假中心」,然而這位Neverdie先生其實就在Project Entropia裡擔任美國行銷頭子的職務,所以這些虛擬錢幣的數字是否有任何意義仍待商榷。

不過,帝寶先生的真實性應該不必置疑了,因為2004年4月15日到了,迪寶並未成功,他最後一個月賺了$3,917元,在美國只算達到大學畢業的秘書工作者薪資水準,無法成為主要的收入來源,帝寶在全球觀眾的面前承認,他失敗了,然後拂袖而去,留下這個部落格,讓觀眾偶回來細細回味帝寶一年來自我試驗虛擬經濟的點點滴滴。二年後,大家才知道消失的帝寶原來跑去寫書了,《玩錢》以暢銷書的姿態登上書架,帝寶先生肯定可以靠這虛擬世界猛敲一筆,所以,帝寶先生到底是成功了還是失敗?

其實,《玩錢》並不是帝寶的第一個嘗試,他曾在1999年就寫過一本叫做「我的微小生命」的書,細細描述他在LambdaMOO (一種MUD遊戲,telnet試試者可按這裡)裡的探索,他自己在裡面玩,並且記錄。雖然這遊戲沒有動畫、只有和網友交流的文字、雖然帝寶在遊戲裡只是個用字串組合成的「微小生命」,卻在無法自拔的上癮後,對使用者的真實世界起了很大的漣漪,他全都記錄下來。

帝寶書中的虛擬世界的新金融產品,在我的新書中也有一些預測:

網路遊戲建造了史上最大的虛擬世界,遊戲的主機跨國散布在五大洲、由上百萬台主機共同運作維持,MMORPG的「遊戲規則」將更仿造大自然原則,沒玩遊戲的時候,遊戲裡的時間照樣繼續進行,跨國的語言障礙完全不存在於虛擬世界中,由軟體直接翻譯成聽得懂的語言;虛擬世界裡的錢幣將仿照世界的錢幣的匯率與交易規則,並完全交由熟悉金融的證券商來辦理,投資者日眾的情況下,各金融機構視情況還會視需求來發行權證、期貨等各式各樣的衍生性金融產品……虛擬世界中的房地產與「寶物」皆可以買賣投資,它們的價值將採浮動制,隨著虛擬與真實真實世界裡的行業,如房仲、廣告、媒體、顧問、零售等各項服務業也逐一的進入虛擬世界經營…。

虛擬世界的治安情況逐漸敗壞,顯露人性醜惡面;玩家動不動就動手偷東西、搶劫,甚至強暴、殺人…虛擬世界已經漸漸無法為人所負荷,但它們又不能關掉,政府為了安撫民眾的失業問題甚至還得維持虛擬世界的經營;為了讓遊戲公平,全球的所有主機得保持24小時「永不當機」的完美狀態……城市人口正式超過鄉村人口,「新衛星都市」是中國、美國及歐洲各國都在興建的新計畫,美國開始在亞歷桑那州、阿拉斯加,中國則開始在新疆和青海大幅建造「新衛星城市」,為這些衛星都市加入虛擬遊戲元素甚至成為政府招攬新住戶的新招……。

虛擬遊戲會怎樣發展,很多想像空間,我想討論的主角並不在虛擬遊戲,而是帝寶先生的這場以身試驗並記錄成部落格與書籍的創意表現。

像帝寶這樣的作家、像《玩錢》這樣的書與部落格,美國特別的多,因為他們第一重視科學態度、第二認為這樣算是一種幽默。看看紐約時報排行榜有名的暢銷書如Malcolm Gladwell引爆趨勢決斷2秒間大約都是這樣兼具科學與詼諧的調調。寫法如《玩錢》又比其他暢銷作品還難得,因為它源自一個部落格,而且這部落格不是關於爬一段很高的山,也不只是奮鬥一場很可怕的病魔,它是在幫大家「開拓」一條從來沒人走過的路,全球網友可以同步觀賞。

台灣寫部落格的很多,正經寫的在上網人口比例上恐怕也不輸給美國,很多都是隨性小品,記錄著過去發生的一些零散瑣碎的事情,若能將一個過程、尤其是像這麼一段了不起的挑戰一點一滴寫下來,或許更有意思。很多人到生命遇到嚴峻挑戰、感歎生命無常,才開始奮力筆耕寫部落格,他們是生命的勇士,不過我有時不禁為他們感到可惜,這麼棒的思想、這麼棒的文采、這麼深度對生命的品味,如果能「早點開始」、量再多一點,對讀者更是無上的價值;把自己當作一個實驗品,在世界寫作。

台灣喜歡搞人物特寫,說到某果農、某工藝家、某位揀垃圾的故事,大家看了都很感動。感動是台灣的志業,也推動了慈濟這個世界的奇蹟,是台灣的強項與驕傲,所以我們或許可以來做些大大小小前所未有的嘗試,測試人性底線,譬如之前某銀行一人存一元做善事的活動,不只發起,而是沿途以部落格型式記錄下來,最後不會只是一篇新聞稿,而是一整串的有時間、有地點、有抱怨、有成長、也有更多感動的完整的時間記錄,這記錄是可以外銷的。

帝寶輸了,但他其實贏了。他自己也這樣寫道:

玩遊戲有個輸家,就一定有個贏家。我是輸家,但我四周望了一圈,卻沒看到半個贏家,我想,贏家應該也是我了,你說呢?

帝寶用他的部落格,以自己的身體試驗了虛擬世界,為全球的網路界留下了一條深刻的痕跡。台灣敢「做」的人有,只要努力的「寫」,就可以加入他的行列──就算沒有達成目標,依然會是贏家。

(附圖為帝寶先生和他的女兒,摘自http://www.pushthefuture.org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