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名醫師要求病人簽約反Web 2.0,談網路人對異業尊重與自制

網路上看到各式各樣的「評價網站」,看到哪家餐廳的評價可看Yelp,哪個旅行產品的評價也請看TripAdvisor。好像什麼事情都可以被評分、被排名,那「醫生」怎麼樣

如同之前已經有「RateMyProfessors.com」,讓學生給教授評分,結果,一群大學教授氣著直跳腳卻拿它沒辦法!近一年來美國則出現一堆「醫生排行榜」包諾RateMDs.comVitals.comDr.Score,連其他網站譬如Angieslist也開始在評醫師。儘管目前只有22%的病患會真的跑去看這些醫師評論網站,但根據華爾街日報的研究,有高達91%的病患,若可以的話,有「意願」去這些網站上面參考一下醫師的評價再去看醫生!

對醫師來說,這是他們所喜歡的嗎?

不,就和學界一樣,醫界也恨透這種網站了!這個月發生一件大消息,一位神經外科醫師就是看到這種網站「此風不可長」,於是發起一個叫「Medical Justice」的網站(報導如這裡),賣給醫師保護他們自己,產品年費約為500美元(1.6萬台幣),據說目前已有2000位醫師加入了。這個組織的宗旨是要完全終止線上對於醫生的毀謗動作,其中一個動作就是打掉這些「醫師排行榜」。這個組織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提供這些可憐醫生們一張「Mutual Privacy Agreements」的有法律效果的合約書範本,可以給病人先簽、再看病,內容要這位病人保證絕不會將「看病經驗」PO在網站上!不過,合約也說清楚病患只是不能貼網,在網路以外的地方,依舊可以自由的和家人、朋友、其他醫師、醫院、律師、法院等等討論病情……。

可想而知,這個「Medical Justice」動作,在這周引起了網路上一篇撻伐之聲!

一般網民的直覺是說,啊,這些醫生果然「作賊心虛」!如果有把握自己做的不差,為何要怕別人PO網?這篇是其中之一,他說,儘管醫生們並不喜歡這個點子,但病患愛透了,他們想要更多「資訊」,為何他們沒有自由去取得更多資訊呢!所以,醫師們不要再反抗了吧,乖乖接受評分、評價、排行榜的存在吧!

網路人一般認為,新的Web 2.0世代來了,任何一個產業的任何一個東西,最終都無法逃避「被評分」的最終宿命!

認了吧!

這點,我想提出一點,不太一樣的聲音──

我認為,醫師並不是沒把握自己做得不差,而是他沒有把握,這個病患會不會「照實稟報」

你問,病患和你無冤無仇,為何不「據實」?

唔,有太多原因了。一個善意的病患,至少就有兩種原因讓他可能無法「照實稟報」:一是「他發瘋」,他可能被醫到少一顆腎臟,明明是自己延誤送醫,但在生氣之下,也想與這間有錢的醫師所暗槓一筆生活費,於是就在網路上四處說「這名醫師爛醫術害我少一顆腎臟」。二是「他不懂」,這名病患根本不懂醫生在幹嘛,明明這是一個已經很困難的手術,死亡率高達90%,醫師救活了他,他卻不知道感激,還要PO網罵。

這點,醫師沒有把握。

除了這點沒把握,還有另一個當然的原因,讓醫師很怕排名──

從網路上無法制止SPAM就可以知道,目前很難判斷「誰是真、誰是假」,許多Web 2.0網站裡面的匿名行動,都是「個人行為」,並沒有商業利益在後面,都已經可以燒出很嚴重的火了!更何況,當「評分」這件事有商業的利益時,一定各家廠商,想盡辦法去爭這個排名,無論是直接,還是間接,還是巧妙的借網友之手,公開辦活動或私下換取支持……有太多太多的「手法」,去假造這些評分、這些排名了!當然你又可以說,網友自然會有雪亮的眼睛、公正的評斷,但你能保證,100%網友都有公正的評斷嗎

如果,只有95%網友眼睛雪亮,剩下5%,一時胡塗、聽信謠言呢?

在公開交易上,一間公司損失5%的利潤股票就跌、荷包就縮水,一位醫師甘於看到他的事業突然掉了5%嗎?那20%呢?

網路目前處理群眾意見的能力,還不夠成熟到可以負起這5%、20%的責任。這篇文章針對此事件,比較中肯的分析這個醫師事件,這位作者說,她必須付8美元在Angie’s List得她的醫師的評分,接下來她到vitals.com,看到她的醫生也被評價得不錯,但評價的人只有三個人。然後再來到「RateMDs.com」,也是看到這個醫師得到一張「笑臉」,背後的評鑑的網友只有五位匿名網友,她沒有說這位醫師不好,而是合理的懷疑,這些評價真的有「代表性」嗎?這篇文章另外提到有一個專業的部落格真的在研究這些醫師排行網站,這傢伙一共研究了33個「醫師評分」的網站,結論竟然是「它們的資訊都還不夠好」,最關鍵原因是應該去除那個「好」字,而是──「資訊還不夠」。

不只是單一醫師的資訊,還有全美國醫師的資訊,因為目前只有12%的美國醫師在RateMDs.com上面有評分。資訊還不夠!

有趣的是,你說,資訊還不夠,醫師「反而」不用怕啊!這篇文章就是在建議醫師們,別怕,你也可以「主動出擊」!他得四點建議,基本上都是勸醫師們「化被動為主動」,第一件就是到這些網站上去主動的填入自己的資訊,接下來就是鼓勵自己的病患,有空的話回到這些網站上去填入正面的資訊!也要定期的去看這些網站,如果有可以回答的就去回答……這些動作,對於寫這篇建議的網路人來說是家常便飯,他也覺得奇怪,這些醫師有何好怕?為何不化被動為主動?他們實在猜不透,為何這些醫生這麼「懶」,很多事只要去「溝通」一下即可,不是嗎?

不。他們不知道的是,醫師本身有他自己在專業上的挑戰與目標,在往這些挑戰走的時候他已有自己的規畫,說實在,他只想精進自己,不想做假的review,也因此不想花時間在這些「無聊」的上面──和這些網路流言打交道,本來就不在他們的事業規畫中,因此也不願投注時間在上面!

這時候,我認為,「網路人」自己也可以思考一下了──

網路有些趨勢,並不是非常正向的,譬如我認為「長尾商機」是件好事,讓每個人多怪的都買到他們要的東西,展現出個人特色;但我認為「匿名」是件壞事,雖然美其名是大家都能發言,但也讓醜惡人性展露無遺。那,「網路評分、排名」這件事呢?是好,還是壞?

網路讓大家都平等化,但別忘記,我們從來都沒有平等過!為何醫師的薪資高昂,是一般上班族的至少五倍以上,因為他們有他們的價值,而這些價值,以及這些價值這些年所產生的價值產業,並不是一般如你我這樣的網友,用自己多了幾年的網路使用「知識」,就可以去挑戰、去改變、去搞「2.0化」的

我覺得,就是因為網路是一個極強大的工具,與其我們使用自己早別人幾年的網路知識去試圖掀起不必要的波瀾,不如先學會,懂得真正的「尊重」目前已存在的產業與規矩,不是一眛去用一些其他產業的標準、甚至我們自己「以為」的一些觀點(像「所有事情都應該接受公評」、「做得好就不用怕」)來挑戰它,最後,我們以為正在解決某個需求、某個問題,結果反而製造出更大的問題;我們變成在「濫用」這個平台,拿網路去和傳統產業打仗。

醫生組織現在只能做一個可憐兮兮的「Mutual Privacy Agreements」,把網路人笑死,還想抗爭,醫師就算做到這樣,也沒辦法禁了網路上的流言婓語。但,其他人有辦法可以。那個時候,恐怕,網路回到原古時代。網路人有創意、但往往血氣方剛;世界和平是很可貴的,網路沒必要主動掀起紛爭。一切,就從最基本的、正面的尊重與傾聽開始。

2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