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教育課宣告無效!我認為最好的正面教育是「無面練習」

最近不知是經濟不景氣,還是因為剛好逢一年開始(他們說第一月的第三周是一年52星期中最不快樂的一周),還是整個社會版塊變遷?

有些輿論,開始討論所謂的「正面教育」(positive education/thinking),開始挖掘各地方開創的「正面教育課程」。

去年十月,英國倫敦市區開了一間叫「School of Life」的成人正面教育學院,每堂課有100個學生,聽「如何樂觀」的演講,手上握著酒杯,然後一起學著大笑。這些課程很精心設計,希望「教」出最正面的學生。

不過,昨天有篇報導,對「正面教育」賞了一記大耳光!它竟然說,研究顯示,目前四處在進行中的正面教育的結果,竟然是「負面」的!這並不是說他們把學生教成負面的人,而是這些正面教育,到最後一點都無效

此研究從2003年十月開始進行,在美國某間高中找來一共352個九年級的學生,分三屆進行。他們將學生分成A、B兩組,A組會在課堂中順便上這些「正面教育」課,B組則是正常學習,作為對照組。他們先讓A組上了大約20~25堂的「正面心理學」的課程,中間穿插閱讀一些有強大人性意義的小說如「Lord of the Flies」與「羅蜜歐與茱麗葉」這類的小說,這項實驗就這樣進行兩年,直到學生到了11年級再測量結果。等了這麼多年,目前科學家所測量除的結果,卻是非常教人失望的「普通」(modest),很多甚至是「無效」 (null) 的。唯一的成果,是有學生的母親說她們孩子比較願意合作了,老師也說他們似乎社交能力有加強,但,最重要的孩子的「快樂指數」並沒有成長,其他一些指標也不動如山!

到底怎麼回事?研究者在對政府教育局的報告中講不出原因,他們也辯稱,或許這樣仍看不準,目前學生只有幾堂課穿插「正面教育」,說不定當每堂課都有「正面教育」後,效果就會出來了?

但願如此!

不過,我卻有另外一個想法 —

雖然報導並沒有提到這正面教育「課程」到底在教什麼,他們只提到課程進行一連串的「人格教育」(character education),或許是類似於我們的倫理課或公民課之類的課程,或許有幫助大家怎麼合群與敬老尊賢的課程。不過我想問,這樣的課程真的會有效嗎?

甚至,教學生如何大笑、如何讓自己開心起來的「正面教育」,就會有效嗎?

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我看到他們的教育內容,似乎有一個根本的可改之處──

我認為,正面教育,不應該是「教」大家什麼才是對,什麼是錯

應該說,那部份應該給其他的課程去教,教完了以後,再來輔以「正面教育」。

那麼,什麼叫「正面教育」,正面教育該教什麼?

我認為正面教育不應該是用「教」的,其實就連「教」大家什麼是「正面思考」,也不見得是對的。正面教育在我們一給它定義成「教育」的第一天起,很有可能就開始錯了

我覺得,正面教育的目的,是希望大家都可以「往好的方向想」,提升快樂的程度。目前的兩種方法,一種是「教」一些價值觀,另一種是「討論」分享,我覺得還可以多一些的是──「練習」。練習什麼?

練習「無面」。

什麼叫無面?就是,我不去想這個是正面還是負面。我甚至沒有價值觀,我只有一雙眼睛,和一顆學習的心。我不下評語,我想辦法從一件事中找到自己最喜歡的一個點,然後快樂。

我們看看,有時候有些人會習慣的把我們從頭到腳看一次,然後心裡OS:「嗯,鞋子沒擦。衣服沒洗,領帶有漬…」

有些人坐公車,司機稍微煞車幾次,他就開始說:「這班的公車很沒水準……。」

有些人上餐館,隔壁桌比自己晚來,服務生卻先送他們的麵,就決定要找服務生理論!

原來,我們都太過於尋找什麼才是對的,在商業我們要找出對的,在法律我們也是要找對的,我們總是嘴挑、很厲害,據理力爭,工作上我們必須以這樣的精神來做事,但在人生其他地方,包括只是坐一趟計程車,人家決定選A路或B路,我們一直去思考怎樣才是「對」的,是比較好的,就失去了一次「欣賞」的機會!我們不小心把專業的冷酷引伸到生活的所有所有之中,我們心裡還是中立,但我們逼自己去浸在生活周邊的一大堆的「負面」中,自己久而久之也變成這個系統的一份子。

當我們失去了「欣賞」,自然也就少了「關懷」的力量

在亞洲尤其如此。在白領工作的過程中,我早就已學會了如何把心中的讚嘆先收起來,分析什麼,都一定「唔」半天,然後要以懷疑的表情,講一些自己質疑的地方,以表示自己才是聰明人!如果這東西讓我想講它十點「正評」,那我們也要跟著想辦法擠出二十點「負評」,這樣才叫「正負平衡」。我們的社會告訴我們,「不好」是會吃人的,「好」的無所謂。

由於「好」的不嫌多,所以也不去關心。碰到「不好」的我們一定要小心翼翼!這也是事實,也是理所當然,因為走在外面,大家都在找「不好」的東西,所以,保護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不好」藏起來,把「好」的盡量表露在外面,裝作若無其事。於是,就算只是見朋友,表面若無其事,事實上所有欣賞的心情都不見了,大家都很緊張。我們耗盡了所有的資源去避免「不好」的事情了。當我們太過於去注意「不好」的事情,就不可能去享受一種如同騎著野馬在荒原上面奔馳、追風的快感。

更慘的是,有時對「不好」的事太激動,還不知道死了不知多少腦細胞。看政治就知道,有許多經由選舉高票產生的官員,幾年後可能會被選票給趕下台換人取代。時代在改變、需求在改變、民意在改變……所以,最可憐的人是誰?是那些對選舉很狂熱的人,因為他會發現,十年前瘋狂的死了不知多少腦細胞的那個候選人,十年後卻又要瘋狂的死了不知多少腦細胞的去支持另一個候選人。以前的正面,現在變負面;以前的負面,現在變正面,轉來轉去,一生過去,他每一次一轉,他都要死一大堆腦細胞。

所以,我覺得,最好的正面教育就是要幫大家「練習」如何「無面」,盡量不要花太多時間去尋找什麼是對的。所謂「正面教育」並不是要打擊負面教育,或打擊負面的價值觀。正面教育應該是包容所有的負面教育,它的本身就是在「這些都沒有錯」,它的本身應該是「無面」,

而「無面」這個境界是需要去「練習」的。

這是……很困難的!

今天的正面,明天變負面;今天的負面,明天可能變正面。如果說「正面教育」這堂課應該是要「教」什麼,這個「無面」的觀念應該擺在第一順位,而且是以「練習」的方式來帶動。只要開始吞下並接受第一個新觀念,接受那個醜陋的對方,初次的感受到一種純欣賞的快樂,從這一刻開始,自己便幫自己跳出了那個系統!

經濟不好的時候,需要的,正是對一切的釋懷,進而增加合作的機會,在原本的白紙一張,畫出新的東西來;在原本還沒有開始被視為是「正」還是「負」的大環境裡,畫出前所未有的新事業與新產業。

等一年後,再由其他人去判定是正是負。但同時自己已經開始又做一些新的事情,創造一些新的價值,得到一些新的合作伙伴。這世上不是每個人都選擇正面思考,而選擇正面思考的人,也不敢說是最成功的。不過,某層面來看,他是最穩定、最完整,也或許是最快樂的。

2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