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律師開部落格由女律師踢爆造假,談「媒體 + 網路」合作爆紅

上周有篇《紐約時報》文章非常有意思,它掛著一張照片,四位受訪的女性,都是一身華裝,很像「慾望城市」的畫面,只是這四位並不是單身,而是有男朋友/老公,她們的共通點就是,她們的男朋友/老公剛好都在華爾街工作,以前是人人羨慕、出入名車代步、周末高檔餐廳美酒…現在,他們,喔不,是「她們」,也必須面臨現實殘酷的考驗!

其中一位叫Megan Petrus,才27歲,她發現他的男友幫著照顧被資遣的同事都來不及了,沒時間去安慰她心臟病的老父,很是不爽。另一位叫Christine Cameron的男友慘糟華爾街資遣,之後就變得怪怪的,一下酗酒,一下又搞失蹤。更慘的是26歲的Dawn Davis,她剛剛和一位華爾街的銀行家結婚,婚後沒多久碰到金融衝擊,老公現在已經不打高爾夫了。她的朋友告訴她,她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讓老公保持心情平靜,別幹傻事!這個女生笑說,「這,可不是當初我簽結婚證書所要做的事!」

《紐約時報》說,所謂成功男性的背後,都有一位成功的女性。這些女性,也需要一個組織,讓她們有個宣洩的地方,讓她們繼續對自己的男友/老公充滿信心!於是,去年的9月發生雷曼兄弟事件與道瓊指數一天腰斬事件後,這些女人終於行動了!這個組織,她們叫做「Dating a Banker Anonymous」(簡稱為DAFA),取名顯然有一點學「Alcoholic Anonymous」的味道,她們也學了AA的嚴謹開會章程,只是簡單又搞笑了許多──第一、穿上衣服和高跟鞋前來聚會!第二,喝一口酒,然後等待妳輪到妳講話!第三,輪到妳講話時,就將所有的不滿、恐懼、遲疑、問題……全部全部傾洩給大家聽吧!最重要的是,這個組織也同時開啟一個部落格,在一個好記的網址「dafagirls.com」下面,頂頭就是一個華爾街的街標,深暗的顏色彷彿鼓勵大家一起手牽手度過這陰暗的冬天!據《紐約時報》說,這個組織目前號稱已吸引30個女性參加,都是穿著時尚、小貴婦級的,而且年齡不大,都是25~30歲之間,和她們富有的銀行家男友/老公剛好是還在「約會」或「新婚」階段。

和其他美女見面,一起聽聽「別人的問題」,肯定會比較舒服一點。這是一個,大家一起度過逆境的組織──原本是個好意,不是嗎!我其實很喜歡這個網站,尤其是《紐約時報》那篇文章的最後一句:這些女性,並不會因為銀行家身處絕地、財產縮水就不喜歡他,這種「喜歡」,不是要吃一頓200美元的約會晚餐,而是因為銀行家的本質──他們,都是有自信、有衝勁、不妥協的傢伙!這個部落格,只是所有女生一起,幫助她們的男友/老公,找回這個特質而已!

我之前也有這個想法,想來成立這麼一個組織,若妳有興趣的話,請循左上角的住址email給我,謝謝。

不過,抱歉,今天重點,不在這個組織有多好,而是這個組織是否真的存在

還是假的?

《紐約時報》新聞一出沒多久,就被這篇文章憤怒的提出疑問。提出疑問者,是另一位NPR的女性資深編輯記者叫「Linda Holmes」,她曾是執業律師,也是很有思想的女性,這次,她竟然跳出來罵這整個「Dating a Banker Anonymous」的這幾個女性,她以女性直覺說,這篇看起來富麗堂皇,但她就是覺得「假假的」。

她提出幾個疑問,首先,華爾街又不是隔著一個太平洋這麼遠,圈子沒這麼大,但,到今天為止沒有人聽過這個DAFA部落格與DAFA組織,直到今年一月,突然間,這個「DAFA」在上了《紐約時報》,就「爆紅」了,然後,也馬上就有一本新書的合約了!

這不是不合常理嗎?

這個部落格,雖然從去年九月就開始寫了,但部落格是可以回朔「改日期」的,而且有諸多奇怪的地方,譬如,記者查到,dabagirls.com的域名是到1月16日才去申請的,那,去年九月以來它們擺在哪裡?然後她也指出寫作上的一個怪異處,因為,這個部落格在9月25日的第一篇文章的題目竟然是「這一切都在那時候開始……」(It All Started When…),記者說,以部落客寫部落格的習慣,第一篇文章是看前而不是想像前面而看後,因此是不會用這種「回朔」的語氣來寫的,最嚴重的是,這個部落格如果這麼多人喜歡,從九月到一月之間竟然都沒人留言,剛剛那篇文章,一直到今年1月23日才出現了第一位留言者!女記者指出,既然聽說有三十個女性參與,那三十位女性都沒留言,不是很怪?另外,這位女記者還說,那個「DAFA」部落格有個特色,就是讓這些對金融不了解的女人,以一個像反恐警示燈那樣的「紅綠燈」來顯示「每天的金融狀況」,來幫助她們預測她們男友/老公的心情,聽起來很炫,但這位女記者指出這四個月來,他們用這個「紅綠燈」只有四次而已,而《紐約時報》就引用了其中三次,有一點「寫給紐約時報去引用」的味道!

這位女記者說,這個DAFA的發起人是兩個女作家、一位女律師,顯然懂得利用社會對經濟風暴的恐懼與憤怒,也懂得利用社會對其他得以全身而退的女人的憤怒。女記者寫到一半,簡直是愈寫愈生氣,一種巨大的盛怒完全顯現在她的文字裡。我對女記者的文字與以上的邏輯也都無以證明DAFA沒有此事。女記者永遠都無法指出到底這些人是不是這樣憑空出來的,只能指出這個網站的一些矛盾處,其實也沒有什麼矛盾的。

應該說,女記者再怎麼寫,也無法改變一個事實──DAFA已經爆紅

至少,這個「點子」已經爆紅。

借著這起事件,我順便寫到一個體悟──

有些新進網路者,對網路開始有個認識,作生意為何要用到網路,網路為何可以拿來做生意?只是為了兩字:「爆紅」。這不是我們所喜歡的方式,不過,假如你真的認為爆紅是你想要的,那麼,這個《紐約時報》的例子,再次提醒我們一個「網路 + 媒體」的爆紅法。但,「爆紅」不是單純網路就可以的,「網路 + 傳統媒體」兩個運作,才是爆紅的關鍵,至於中間的在哪裡,我們只能從一次又一次的這些案例去慢慢學會。以這個案例來看,假設DAFA真的「沒這回事」,只是幾個女性為了出書所弄出的一個組織,那,她們示範了巧妙的做一個「部落格」,用時間來強調整個事件,然後讓《紐約時報》寫一篇幫他們「定位」。

另外一種爆紅,又是「反過來」。最近兩天在YouTube最紅的影片之一,就是在兩天前在紐西蘭發生的「失敗逃跑事件」,兩個犯人被銬在一起,往大街另一側竄逃,才剛過街就碰到一根燈桿,一個犯人決定跑左邊,一個犯人決定跑右邊,結果發生什麼事?請看下面影片:

手銬中間的鐵線被燈桿卡住,兩人瞬間撞在一起,狼狽的跌在地上,後面的警察也輕鬆的制服了他們。這一切都被對街的監視器畫面拍下,上了當地新聞,然後再透過YouTube,傳到全球。這很有意思,我們平常不會去看紐西蘭的新聞,但這麼一則只有5秒鐘的「脫逃新聞」,短短兩天就有30萬人次觀賞!

新聞抓到有趣的事,網路來幫它宣傳;網路的宣傳功力,也成為新聞最好的題材。中間有一些是假的,但最近幾年來人們還蠻享受這樣的循環。當傳統媒體變成只是「爆紅」的管道,最後就接這些「爆紅」、「爆紅」,接不完,最後人們會轉向的,還是一些新的媒體。

或許答案就在這裡。傳統媒體拿自己的資源去學網路上的「爆紅」,最後反而被網路所牽制,不如多做一些更有水準的、更雋永的內容,反過來牽制網路。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