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期花15分鐘寫一封「感謝函」,人類追尋快樂最簡單的秘技?

如果你今天就要快樂?有個速成法:

昨天一篇科學報告出來(另則新聞在此),有位專門研究家庭與大眾消費者原理的科學家進行了一場實驗,他從七間學校募集來85位隨意抽選正在修課的大學生,以教授之尊,「請」他們每兩個星期(14天)過來做一次實驗,這實驗很簡單,只要寫一封信,給一位他們覺得影響他們一生最大的「貴人」,一共進行六周,也就是寫出三封信。

寫信的唯一要求,是學生們必須用正面的語氣來寫,而且不能隨便以「我好感謝你」、「謝謝你多年照顧」這樣的胡亂交待一篇搪塞過去。你必須回想一下他是怎麼照顧你的,然後用感情,用可以充份表達的文字(expressive),寫出一篇充滿敘事內容的感謝信。科學家計算過,學生寫這麼一封內容豐沛的感謝信,平均約只須15分鐘左右

然後,每次寫完,學者會再給他們一份「快樂問卷」,問一下他們對人生目前的滿意程度、他們現在的快樂程度是如何?

結果,驚人的成果就出現了。

每兩星期花15分鐘寫信,六個星期後,這些學生寫的三份信後問卷,竟然不約而同的,一份比一份還快樂!第二次寫,比第一次還快樂;第三次寫,也比第二次還快樂!到了最後一周,科學家還問學生,以後是否還會繼續保持這個寫信的好習慣?竟然有高達75%的學生表示,他們以後一定會繼續這樣寫信!

謝謝你們教我們一個好事情!

學者說,這個研究其實和一直以來的研究相符,之前科學家就發現人類的「朋友」不必多,只要有幾個,就可以維持一個很快樂的生活。問題是當一個人不快樂時,他就是不喜歡「現狀」,自然也不可能在短短幾星期或幾個月內,去「生」這些新朋友出來,那有什麼方式,可以很快的提升這個社群的效果?

原來,寫信,可以產生這樣的效果。更有趣的是,科學家發現,大學生們大多想感謝的都是自己的父母、老師、和男/女朋友,換句話說,大部份都是還在身邊的人。這些人,平常也是常常在和他們說謝謝、在擁抱的,只是不常寫信給他們罷了。萬萬沒想到,寫信給這些人,竟然有這麼大的快樂效果。

不過,我對此研究另有一個想法,表面上,這份研究是在教我們,「感恩的心,就會快樂」,但其實沒這麼簡單。注意,科學家巧妙的讓學生不只寫「謝謝」二字,他們讓學生「回想」一下,發生過什麼事,由於這是一封感謝信,一定只會回想「正面的事」,將這些事寫下,當作道謝的理由,所以「感謝」只是一個藉口,讓這些實驗者好好的去回想這些美好的正面的回憶、被喜愛與被照顧的感覺,這個動作,讓人有了前後的完整記憶,他們隨著一次又一次的寫作,一次又一次的看到,這些日子來對他們好的每一個人。

長期寫日記,我了解到寫作對一個人的強烈療效,可以幫助心情穩定,目標清楚,但,寫日記,也就是「寫自己所發生的事情」這件事,竟然是一種需要訓練才能做的事。我剛寫日記的前幾年,一直到大學,就像剛飛入亂流中的飛機,上下顛簸,有時寫多,有時卻一個句子都寫不出來,那時候我曾經從「Dear Diary」得到靈感,想辦法改善將寫日記改成「寫給別人」,後來試了一陣子也有些效果。

這個學者自己說,現代人吃得好、穿得好,在室內有暖氣,在室外有便捷的交通工具,不會冷到、餓到、氣到…但,人們卻愈來愈不快樂。而人類其實最古老的一個習慣就是「記錄」,那是文明的起源。

每次有人問我,為何要寫日記?我也都是這樣說的。

寫作,有著神奇的快樂療效!

生下來和每個人都一樣,那「我」的意義在何處?如果真有一個「我」的意義,那就是要體驗「我」一段絕對在60億人中獨一無二的人生。就像刻在壁洞裡的古埃及字,有沒有人要看,有沒有人會看得懂,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沒有讓「我」不見。

不記,就會不見。

不見的人,活起來比較沒有平衡、沒有邊際,有時候一股陰霾會悄悄偷走整顆心。

最簡單的記錄方式,就是寫信給某個人,和他說一聲謝謝,這就像平常的對話一樣,不只是謝謝,而是細細憶起(recollect)與這個人相處過的一些事情,從這些事情去感謝他。在這個時候,腦子的運作最為旺盛,寫信,只不過是把寫作拿來治療的一種方法,它讓寫作這件事突然變得很好玩,也很有用。

2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