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到桌角的瞬間止痛密方!談「不要視覺」這個新觀念

你有看過下面這個幻覺實驗嗎?

這個實驗叫「Enigma」,翻作謎之圈圈好了。當我們專注看著那圓型的正中心,會看到一圈又一圈彷彿在轉動,整張圖片在閃爍。

這個是1970年代就有的玩意,和現代人做出來的其他幻覺效果比起來或許沒什麼,然而Enigma到底在人體是怎麼發生的一直是個「謎」,Wired雜誌上周有篇報導,科學家終於解開「謎底」(雙重意涵),證明了原來啊是我們的眼球在作祟!

原來,眼球會一直不斷的在作非常非常快速、沒有知覺的跳動,這些「微跳動」的小動作叫microsaccades,科學家發現,若想辦法抑制這個無意識的眼球動作(大概是施打什麼藥吧),這種幻覺就會消失,但,平時它永遠都在。

重要的是,眼球不斷的在作「微跳動」,是要幹嘛?科學家說,這是眼球在幫助我們,在專注看一樣東西的時候,還會「瞄」到旁邊的其他東西。換句話說,這是眼球幫助我們「不要太專心在看某一樣東西上面」。

這也是「視覺」的一個重要功能:不要太專注看一樣東西。

然後昨天,也有一篇從澳洲學者在英國牛津大學時期的研究,他研究的是「視覺」和「痛覺」的關係。在之前,人們早就覺得,「痛覺」好像有時候會比較痛,有時候比較不痛?科學家早也發現,有時候神經、細胞皆未受損,但人類不知為什麼,就是感覺到「痛」,而有的時候卻該痛不痛,譬如我小時候在鄉野奔跑跌了一跤,爬起來繼續追,回到家才發現膝蓋流滿了血,才開始感到痛。一旦知道「痛」以後,才一點點什麼,就痛得很害怕;愈害怕,就愈痛!

科學家做的這實驗,是用「視覺」來止痛

這個有趣的實驗中,科學家找來10個實驗者,這些實驗者都患有手臂方面的長期疼痛的毛病,科學家讓10位都戴上特別的眼鏡,有的鏡片看出去,東西會比實物大一倍,有的則比實物要小許多,有的和實物一模一樣大。

科學家讓這10個人戴著不同的眼鏡,看著自己那隻不斷作痛的手臂,然後問他們疼痛的情形?結果發現,當這些患者用比實物大一倍的「放大鏡」在注視著痛手,痛手比平常大一倍,患者竟然也會感覺得比平常更痛

然後,當患者戴著「縮小鏡」來注視著痛手,痛手看起來比平常小很多,患者竟說,嗯,比平常還要不痛

也就是說,今天你假如不幸受傷了,或者只是走路撞到桌角,啊呀,好痛,請緊緊記住,馬、上、轉、移、注、意、力,不要去盯著傷口看,不要把它看得「好大一塊」,不要把所有心思都在灌溉你溫暖的眼神在傷口上,不然它可能會多痛了好多。

最好是完全忘了它,當它作很小的破洞,小到幾乎看不見,這樣能盡量降低疼痛的感覺。

這個實驗告訴我們,原來,「視覺」的效果會差這麼多!

所以,「視覺」的高手,也會是人生的高手嗎

視覺如何影響成功?

談到「視覺」,我有些意見想表達。所有的人多多少少都會對眼睛一個小框框所「看」出去的東西,有所「要求」。我們每個人,對我們每天所「看」到的東西的「可容忍度」有很大的不同,有的人很重視視覺,有的人不然。如果要評分的話,我就是那種很不著重視覺的人

我是「視覺零分」。

很奇怪的形容。常看到雅痞、城市人、單身貴族,喜歡在字裡行間不經意的透露,自己是一個注重情調、注重美感、注重生活、注重打理的人,走出來永遠都是漂亮的模樣,用的東西也都很有品味,有些人甚至細節到注重一塵不染,一痕都不能有……。

但,至少有50%的工作,是不需要這種東西的。當你有了這樣的視覺要求,不會怎樣,但就像你看著一隻疼痛的手臂,一直看一直看,整個感觀系統被「它」所包圍了。

譬如,過度漂亮的簡報,幾乎所有空格都完美,你會一想,這個到底花多久時間在美觀?

過度有型的穿著,花心思在穿著上,你會一想,到底花多少時間在置裝與打扮?

我們說,沒有啊,沒有啊,這是與生俱來的,我就是喜歡這樣…。沒有辛苦啊。

不辛苦,但整個人對外的反應力已經「減了一半」,花了太多功夫在不必要的視覺堅持上。我們可以將自己想像成一台電腦,若有太多的視覺上的刺激來打擾,就像一個又一個的interrupt,試圖要求大腦的注意,要你去修理這裡一下;不去修,就哪裡不順暢。修了以後,帶著很漂亮,就可以四處走……最後總合下來,花了比別人多一大塊的時間在搞些慢吞吞的事,比別人少一半的時間去經營人生。

由於每個人都得用眼睛來看事情、來辦事情,所以「視覺高手」這個字,或許不應拿來形容我們所想像的那種「視覺高手」。拿這個實驗來說,如果不專注在這個,就不會「只有這個」。所以我反而覺得,在這個非常快速的世界中,我們要訓練自己的不是「視覺」,而是「不要視覺」

就像你撞到桌角,啊,痛!不能去強迫自己一定要看其他東西,但要鍛鍊一招,讓它視而不見,當作沒發生這件事。

不要視覺,反而一一的加倍體會?

2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