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科學家捏製「邪惡E小子」,已經養到第4代

科學家鑽研人工智慧,要機器人下棋、煮飯洗衣服、清地板,幹些有意義的事,但美國人實在太愛看英雄與壞蛋,喜歡至此,竟有一個在紐約任教的科學家Selmer Bringsjord,打算研發出一個「壞蛋機器人」,將它定名為「E小子」,「E」就是「Evil」的縮寫。這星期有篇報導提到,這個「邪惡E小子」目前已進入第4代,引來滔天爭議和50幾則留言。

最爭議的當然是,什麼是邪惡?誰是邪惡?美國人眼中,那些炸美國大使館的恐怖份子是「邪惡」的,但,恐怖份子願自己炸得粉身碎骨,也是因為他們認為美國大兵才是真正的「邪惡」。還好,這位美國科學家還算冷靜,表面上似沒被大美國主義沖昏了頭,他們很認真的去思考,要做這麼一隻「E小子」,得先想想以下問題:有沒有人真的是「邪惡」的呢?如果真有這麼一個「E小子」,「他」應該有什麼樣的特質

這位科學家於是參考了1989年的一部《Dead Poets Society》的電影中的邪惡角色,來定義這位「E小子」。於是,「他」是個年輕的白人,有著黑色的短髮,臉上還有點點鬍渣……。2005年,「E小子」首度誕生,由於這個機器人的重點不是在揮手、擺腳,因此沒有身體、永遠「住」在電腦裡面,這麼幾年下來,這位「E小子」經歷了三代,年底就要推出第四代,和人用英文作簡單的互動,邏輯也愈來愈強。

我在大學曾學過人工智慧,也寫過一點點人工智慧專用的程式語言,了解到人工智慧的設計是非常有彈性的,它絕不是一連串的「if」語法,甚至還會自我學習,但人工智慧還有很多東西要突破,所以「E小子」不可能在短期內變成真正的小子,甚至像文章說萬一E小子被放到「第二人生」(Second Life)去會不會就造成大恐怖之類的事也是不可能會發生的

不過,我讀了這「E小子」研究的來龍去脈,倒有一個感想──

科學家在製作、定義這個徹底邪惡的「E小子」的過程,已經真的很力求科學、公正,但愈深一步去定義這個「E小子」,反而更透露人類本身「邪惡」的起源

據這位科學家說,一個人要成為「E小子」,必須根據以下幾個要點:

一、「他」,會在沒人刺激的情況下就蓄意的「搞破壞」。如果跑去問他,你為何這樣做?他將無法說出一個證明他是在「正當防衛」甚至「正當報復」的理由,而且他無法立即證明他破壞的對象曾是「加害者」。這樣的人,就是「E小子」。

二、「他」搞破壞的時候,會想辦法導致「最大的傷害」,也就是說,他不只是惡作劇玩玩而已,每次都一定要做到最大的傷害。這樣的人,就是「E小子」

三、如果再去問「他」,請他好好的想想,為何要搞這些破壞?竟會發現,E小子的邏輯是非常完整的,依他的邏輯,這些破壞搞到最後,的確會導致一件好事(他認為的好事)發生。這樣的人,就是「E小子」。

以上的定義已經非常的客觀、正確了,但,假如以上真的是「E小子」,說真的,全世界上所有正在作大、中、小衝突的所有份子,可能都是E小子

集會遊行的兩方,互相指責,其實兩邊都是E小子。

立場對立的電視台,互相報導相反的新聞,其實兩邊都是E小子。

辦公室的鬥爭,互相放黑函,其實兩邊都是E小子!

為何聰明的人類,會讓「E小子」出現在自己身上?上面的三點已經間接的說明,所有的衝突有個源頭,但源頭早已糊掉,可能是真的因為太多層,層層這樣推論下來早就不記得。接下來,兩方都只剩下「後面的邏輯」,這後面的邏輯卻不斷的被加深,因為它實在太有道理,然後我們只記得對方想要挑戰這些「後面的邏輯」,以致於用更激烈的方式來「保護」。

最後,E小子其實是有理想的、想要「保護」的,卻變成「傷害」;他自己不覺得是傷害,因為他後面的邏輯,緊緊的說明他是對的。

這樣分析下來,若要消弭衝突、降低衝突,唯一的方法,就是打破「後面的邏輯」,儘管這個「後面的邏輯」是很正確的,也要打破它,讓所有事情「重新開始」,所有的衝突就會重新起算。可惜的是,人類沒這麼聰明,通常要等到另一件事,來幫我們把這些後面的邏輯全部打破,譬如大飢荒、大戰爭……。「E小子」豈止四代了,而且會繼續的在你我之間繼續活下去。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