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組織太超過?「爸爸族」如何靠網路瞬間起風發起1000封抗議信

這篇文章有點刺激,請抓緊。

前幾天看到一則發生在美國達拉斯城(Dallas City) 爭議廣告所引發的地方新聞,已有30年歷史的家暴防治組織The Family Place,花了2萬5千元美金(台幣70萬)的廣告預算,買下了45輛公車的外牆廣告、300輛公車的內部廣告,從十月一日到十一月三十一日,強力播放一則很有「特色」的廣告:

這個廣告有兩個版本,一個版本是一張天真的小女孩照片,另一版則是天真的小男孩照片。

小女孩說:「有一天,我老公會把我殺了。」

小男孩說:「我長大後,我會揍我老婆。」

該廣告如下圖,若要影音新聞請見此

不到一周的時間,收錢播廣告的達拉斯大眾運輸系統(DART)便已經收到了1000封的抗議信函,要求立刻將廣告下架!過了兩天,這1000封抗議信的新聞,已經引起媒體注意,延燒到達拉斯以外的地方,再這樣繼續燒下去,我看這周末或許就會上紐約時報或華盛頓郵報之類的,遭來全國性、甚至全球性的抗議聲浪?之前這則廣告本來是要投放在更大的看板上,但Dallas那邊的看板媒體商如CBS Outdoor與Clear Channel Outdoor等不敢放這廣告,家暴團體被拒絕後才轉而向DART下廣告。現在遭到抗議,這個DART倒也很有guts,一直到現在仍堅持保留該廣告,讓它在全城街上走透透,直到11月底再罷休。

重要的是,到底是誰在抗議?

是那些「爸爸」們

這話題原本不應亂聊,以免觸犯到「金星人」與「火星人」幾輩子都無解的地雷線,但,我剛好在前晚聽到收音機,受訪者是某一位已離婚的女性,這位媽媽形容當時她怎麼和她外遇老公離婚的(離婚後孩子歸爸爸),尤其有一段,是她在形容她如何與她還懵懵懂懂的孩子說「媽媽要搬出去住」,她私下先找機會,輕描淡寫的宣布這件事,她兩個孩子竟沒有很大的反彈或反應。這個媽媽說,她當時的感想是:「原來這麼簡單!」接下來,她聊到離婚後才終於知道台北夜生活原來相當熱鬧,然後聊到她現在搬得離原家比原來還要更遠一點,我是從中間才開始聽的,前後沒聽清楚,也不知道主角是誰,不過,坦白說,聽了以後不是很舒服

尤其當這位離婚媽媽提到,她主要是因為參加一些組織,裡面都是單親媽媽,這些單親媽媽之所以離婚,竟然全都是因為「老公外遇」(竟有這麼多無可原諒一定要離婚收場的外遇case)。而當她很掙扎要不要離婚時,這些單親媽媽給了她「勸離不勸合」的建議,讓她提起這個勇氣。這個所謂的「勇氣」,因為這些組織都在告訴她,錯,不在她自己。錯是在對方,所以她可以離婚,可以放心的重拾久違的單身生活,可以搬離開這個家、離開兩個孩子……。

讓她感覺到,自己是許多人之中可憐的人,就像那則廣告一樣,只要進入婚姻,不是被,就是被?但她忽略的一件事是,雖然她的確是第一個受害者,但她受害之後選擇離去,選擇找到一個新的生活平衡;組織,讓她繼續的活得很有力量、很有精神,接下來,要默默傷心難過一世人的是誰?

嗯,是她的小孩。

還有,或許是她的前夫?

不幸的是,這世界上沒有單親小孩的組織,也沒有離婚爸爸的組織。就算有,也不大,不在身邊,沒人可幫忙他們,治療著失去媽媽、失去老婆的痛苦,有組織的幫忙下,媽媽們覺得離婚之痛已是過去式,但對其他幾個人來說卻是現在進行式。美國那則DART公車廣告之所以覺得「家暴組織太超過」,是因為它所形容的家暴案件,只會發生在5%的家庭裡,但卻有50%的家庭莫名奇妙的也開始離婚,所有離婚者都推說是「外遇」的原因,被鼓勵「勇敢」的站出來,結果現在大家真的很「勇敢」的罵出來,從小孩開始就斷定以後會家暴、會外遇,大家都很勇敢了,卻忘了所謂的真正的勇敢是勇於講出自己的需要、自己的想法,勇於說,「離婚是我自己的選擇」,和對方有關係,但不是完全的關係

沒錯,女性通常是出於迫不得已才離婚,但,絕不是100%的女性都是出於迫不得已才離婚。卻有100%的離婚案例女性都在說「錯不在自己」。

這個遠在美國達拉斯的廣告爭議,也證明了一個奇特的網路新現象。這新現象的主角是「部落客 + 支持者 + 記者」。

試想,如果今天只是我一個人經過,看到這公車廣告,坦白說我並不會有什麼感覺,也不會有太大的不舒服,就算有些令我不舒服的訊息,譬如剛剛說的收音機對話,以及上次寫道之前在TIME雜誌看到某位知名男星說「我不喜歡強光,強光讓我看起來很像中國人」這種大膽出現在美國主流媒體的種族岐視的言語,我看過去,就算生氣了,也生完氣就走了

因為我只有一個人,一個人巴掌打不響。

除非,今天有一個組織,提醒著我,我是對的!這個東西、這個現象、這則新聞、這則廣告,真真切切的無法無天!無法無天!無法無天!我才會開始生氣,開始幫忙推波助瀾。

但,怪的是,「爸爸」從來都不成一個組織,這次,是怎麼起來的

仔細看看這件事的前後始末,關鍵就在那「1000封email」,因為有這一千封信,而且是從上周日到現在短短的一周內就有一千封信,所有的媒體才敢開始瘋狂報導,對不對?

仔細再看看這一千封信,原來,並不是真的從四面八方進來的一千封。當消息曝光後,其實沒有很多人看到,連DART也說,一開始都沒有人抗議,他們是突然間才開始收到信的,突然間……就是一千封信!

原來,是有一位叫做Glenn Sacks的部落客。這位部落客並不住在Dallas,而是住在洛杉磯,他是從網路上看到這則廣告的消息的,而這位部落客原本就是在寫關於親子教育中的「爸爸」這個主題,看到這則消息,就很雞婆的發起了這個活動,順便精心準備了一個標準化的抗議信函,讓每個人可以在30秒內就寄出他想抗議的信。部落客怕不夠,還列出DART裡面每一個官員的姓名、電話、email住址,於是就這樣,在短短一周內(從上周日到現在),1000封信就這樣被收到,也震驚媒體界。

人一多,就會發現其實也並不是只有爸爸在抗議,加拿大的National Post的女性專欄作家Barbara Kay也寫到,「這個廣告令人震驚、每一個層面都讓人感到被冒犯。」她還詳細列出她認為她是如何被這廣告冒犯到的。

網路的世代,我們看到一種新的力量,這種力量和「The Family Place」這類團體組織不同,它平常是不存在的,但它可以因為某事件而瞬間組成,結束後則瞬間潰散,等待下次再組,每次組,都是不太一樣的人。這種力量的組成,是經由「部落客 + 支持者 + 記者」,先由部落客如Glenn Sacks一喊,這樣形成氣候,引來少數支持者的投書,記者有東西可寫出來後,再引來更多的支持者、記者、甚至其他部落客……。

我是認為,這些新的力量對社會是好的,至少可以對一些事務產生較「平衡」的發展,不會有任何組織出現「太超過」的現象,也可以讓這社會的種種問題,獲得更細節、更多元化的「重新詮釋」。

3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