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使怪

有一陣子沒談心境。

英文至少有十個類似同義字是「吵雜、喧鬧」之意,你看到那個字,馬上感受到一種複雜、很多東西的情況,但是要直接形容「簡單」,幾乎只有一個字:「Simplistic」,這表示很少人在用這個單字,這是一種很難表達的情境。

在亞洲的一個四處都是人、四處都是車、四處都是公文、壓力、咆哮的城市環境,「簡單」更是一種難以表達的情境。

所以當我第一次體驗到這種簡單,我自己也嚇了一跳。

我腦子一片空白跑去上廁所,手機還在講,管它的就夾在耳朵和肩膀之間,整個頭這樣歪著講,好死不死,這個人在我才「剛開始上」就講完了,這次「積」的又特別多,後面一大堆人走進來尿尿,看到這個人怎麼頭歪得跟什麼一樣,耳朵和肩膀夾著手機,一句話也不講的在這邊上廁所。

「怪人!」他暗忖。

我腦子一片空白,開車進地下室,按下「取票鍵」,咦,怎麼許久不出來?後面的喇叭開始狂巴,我轉過頭去,來不及瞪對方小姐一眼,她先對我狂笑:「先生,您前面沒有柵欄。」

嚇,前面沒有柵欄,直接開進去就好了。「怪人!」她說。

我發現,「怪」就是對周邊事物少一根筋,多花一點時間去和自己對話,少一點時間與周邊互動,為周邊而焦慮。我就會怪,然後我就會「簡單」,就算我身在一個擁擠、吵雜、四處都是公文、咆哮、壓力的城市環境還是可以過得「很簡單」。

要做到這一點,得先重新建立自己的信心開始,從重新建立自己與這世界的關係開始。

職涯指導師總要我們累積人脈、找尋貴人……,所以,這件事原本已經成為我最喜歡做的事,在美國求學、後來工作,我是很愛「跑趴」的(不是夜店),當大家已經回家自己煮義大利麵,我每天看著那些專門列出所有矽谷的活動網站,按時間跑去那些地方、參加他們的聚會;當大家周末輕鬆的去瞎拼、陪台灣友人逛漁人碼頭,我自己跑去參加某場名人的演說,他一講完我馬上攻上去和他換名片。從沒有人給我公關票,如果真的有需要的,我真的就自掏腰包花100美元也要過去參與一下,到了現場,我渾身像裝了電池的小白兔,先攻一個,聊開了,再攻一個,最後可以聊一群人,這些「戰利品」就是一包各式各樣的名片,回到家用疲累的身體檢視一下每一張、回憶著每一段談話,敲一封email給對方說「nice meeting you」,才讓自己休息。

從前在美國,看大家在網路上成群結黨,人氣鼎盛,我一定參一腳,從前在Oracle上班的時候,有一半時間在跟別人MSN、參與一些線上論壇,和每個人打屁、閒聊世界大事,聊了一天下來,除了小道消息聽很多、別人心內話也聽很多之外,就是那一種滿滿的滿足感,一種人類與生俱來的自我認同,人,本來就是社交的動物啊!網路更讓社交更頻繁,那段時間,我的舊Yahoo!信箱訂有幾乎所有灣區大小社團的電子報,一直到今天它們仍每天寄過來報告,他們新會員又在網路上辦了多麼活絡的事情。

像我這樣的人,回到故鄉,通常抱著,正是一種「比以前更活絡的派對」的期待。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因為,留學、名校畢,通常就是到金融界、大型顧問公司,這個產業,對人脈更是注重!

但,問我,快樂嗎

就算不快樂,也要做啊!我的職涯要靠別人啊。說實話,拿著那一包沉甸甸的名片,過度的把自己的體力拿來應付人與人的社交景況,過了一個還要想辦法再馬上進入下一個,這整件事有意義嗎?我告訴自己,當然有意義啊,因為至少,比什麼都不做還要有意義吧。「人」就是競爭優勢,是合作的契機,實力之外,還要Guan Xi,關係啊!這是一直以來我們被灌輸的觀念,所以當我們有這些機會,我們就會一直的抓住它,並且為它之中一點點的進展而高興。

要去一場活動、跟熱鬧,有點累嘛。但,看到大家都在講了、都要去跟熱鬧,我卻不去,更是心慌不已!每個人都在表現自己了,把自己講得天花亂墜的好,我在後面靜默,連個自我介紹都沒準備好,更是為自己寫上「F」的分數,驚慌失措!我們不斷的去參與社群,也從社群在幫自己打分數,每天都有不斷的分數進來。

每天都有不斷的分數進來。

當你分數總是很高的時候,就又特別的離它不開。這點很多在海外留學的應該都無法不承認,回到亞洲,玩的就是「人」。這是一個比北美洲還要便捷的機會,因為你就是那5%的不同,許多不同點剛好是別人學一輩子得不到的,所以愈多人就愈能顯示不同、並把你拱了起來

就算不玩「人」,每天早上起來也會提醒你這裡有多少人、有多少可以拱你的人。外面已經糊成一片白的空氣,和已經呼來呼去的車輛聲音;一到公車上、地鐵口,這麼多的手指勾著一袋早餐的上班族如鯖魚經過,從巷子、從地鐵口、從公車上、從麵包店裡湧洩出來,香水滿鼻,我們精神一擻,啊,我要建立更多的人脈、更多的connection。你看到回亞洲,許多ABC反而比在海外更活躍、更一群一群!回亞洲,別關在家裡,出來吧,出來吧,出來吧!

這樣,我在故鄉活了幾年。

就這樣,一直到寫部落格才有了改變。它是慢慢的改變的,慢慢的改變了我對人際的觀念。公開寫文章是一個很直接的溝通過程,有幾篇寫到我深刻的心,我美國的朋友都說他很享受看我的部落格因為透露出他以前都不知道的一面,對照起來有一種「全面瞭解一個人」的奇妙旅程。當我把這些細節都整理出來,我等於是在放棄人際,選擇了面對自己,和所有人一起面對自己。當然,每天爬起床寫東西,當然要寫一些我覺得有意義的,它會讓我在疲倦、呵欠連連中,依然感受到一股欣慰的,Speaking of myself的感受。

出奇不意的,我卻也開始得到一種簡單的感覺。在網路上繼續告訴大家我所看到的世界。只要還有一個人有共鳴,就表示我說出了人會體會的心聲,這樣我就得繼續說下去。

於是,我正在體會一個很奇怪的事情,剪掉所有的聚會,只專心在網路上面

不只是網路事業,整個人就在網路上面。於是,其他時間就空下來了。就簡單了,也就是他們口中的「怪」了。

周末,我獨自走在大馬路上。

車很吵,割草機更少,但綠草的香味讓我為之一振,強熱陽光把樹影打在行人磚上,讓它破碎,這是一段人人溜狗的步道,氣味不怎麼好,但,也因為這些喧囂的一切,讓這裡是個不必刻意就在表演的舞台。我們一些丟臉胡塗,我們的「怪」,在這麼吵鬧之中不會讓人記得。怪的人還蠻多的,我變成一個不起眼的,我們就在裡面默默的看著這喧囂的人群。

偶爾,會有人跑過來,跟你說一些話。坐個計程車,司機冷不防的和你聊天,和你說你講電話幹嘛這麼客氣,你心裡暗罵,「關你什麼事?」一不小心,生意伙伴說一句不入流的話,你心裡暗罵,「關你什麼事!」久了之後,這些邀請我來這舞台,只要分際抓好,一同狂歡又何妨。帶著簡單的自己,第一次感受到狂歡的滋味。

原來,簡單,就是把所有的牽扯都扒開,把所有的雜草都剝掉,自己看到裡面的自己。不必太過於讓大家看得見,反而要讓大家看不見

多一點和自己相處的時間。

少一點和人群的互動。

栽培另一個自己,到網路上。

再縱容一點點,真正的自己。

放開讓自己「怪」的權力

然後恭喜自己回台灣四年、結婚三年、部落格寫兩年、重返網路一年……。接下來要要盡情的「簡單」、「使怪」再來30年。

1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