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告訴我們的事

今天颱風,台北放假,想寫出一個一直想寫的題目,有點「乾」,管它的,讓外面的風雨自然讓這題目潮濕起來吧。

談談我對科學的看法。有人發現,最近我喜歡引用科學報導,其實,高中在加拿大即養成了此習慣,當時把物理、化學、數學課本皆證明到底了,還繼續到書店固定去買兩本雜誌:《Popular Science》和《Scientific Americans》,這兩本雜誌若講給真正的科學家聽,他們笑掉大牙:那些是給凡人看的科學!的確,我們一般的凡人(包括剛接觸科學的高中生),打開專業科學期刊,是一個字也看不懂的,也不好看;與其不好看,不如看好看的。從以上兩面雜誌常常擺在重要版位這件事,便可看出北美一般民眾,對於通俗科學(popsci)的熱情。

我覺得,亞洲人也應該對通俗科學熱情一點。並不是每份科學研究真的都是這麼嚴謹,但,至少比自己作醫生、自以為自己感知感覺的就是全世界要好一點。我們常聽到:

「你應該去看醫生吧?」

「不,去了以後就會知道壞消息,不去就什麼都不知道,還不是好好的過著!」

大家抱著這樣的心情,不只是怕打針吃藥,這就是人們對抗科學的態度。一進了醫院,面對的已經是不會騙人的身體和科學,而在醫院外面,大家還可以吃吃這個偏方、看看那個秘訣,騙騙自己,日子較好過。

我甚至更強烈的覺得,人類是在慢慢發現一條路,而那條路最後的「結論」,是將全世界的60億人全部放在同一條路上,大家原來是照著早已經知道的劇本在走的,基因及其他界定了一切的一切。我們都是同一種人,我們身邊的人看起來各有自己的心事、各為不同,但或許其實代表著我們在不同時期發生的不同事情。科學家不斷的告訴我們,「有些事無法改變」

譬如這篇說,科學家最近研究出手指長的人比較愛運動。文章順便說,那又是什麼決定手指長不長?好像又是母親子宮的某個激素來決定的!所以,講來講去,重點是,你喜不喜歡運動,很有可能是「天生」的。

連這種運動這種事情,竟然都是天生、無法改變的?

對於生意人來說,這些給凡人的科學的這個最終的結論,卻是一個機會──我們若更知道什麼是無法改變的,更會讓我們省去很多的時間,把精力、時間、預算全部投注在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法上,這不但用於自己,也可用於在網路上做生意、與人交流…。

美國有兩個競爭的書系,一個叫「XX for dummies」,一個叫「A Complete Idiot Guild to XX」,dummy和idiot同樣都是「笨人」的意思,我在高中大學時期曾經買過好多本,剛學程式語言就買程式語言,在宿舍想煮菜就買教人煮菜的……而這兩本書你在美國書店的書架上絕不會沒看到,它會用最亮的顏色、最卡通的封面吸引住你的目光,題目也一定是最近最流行的。

有趣的是,這篇周末來自英國的報導講到最近這兩家又「對槓」上了,在同一個月先後出了《Happiness for Dummies》(笨蛋的快樂指南)和《Idiot’s Guide to Psychology of Happiness》(蠢蛋的快樂心理學完全攻略),兩本書的價錢一本是19.99,一本是18.95,差不多,卻呈現完全不一樣的結果。

第一本是一位心理學家寫的,寫了300頁,裡面很多都是比較淺顯的道理,有點像是那種沒什麼根據的廢話,看了等於沒看,有點像是勵志文學那樣,沒有建設性。

第二本則由一位教授寫的,他本身從前是個心理治療師,現在則是「正面心理學」的研究者,專攻人們如何快樂,這位女教授所寫的東西,雖然不見得非常容易懂,但個個都有科學的研究在後面支持。

猜猜看誰賣得好?第二本書,賣得遠比第一本還好

科學是存在的,影響著我們。我會繼續去研究它,尤其是在我們的本業互聯網這一塊

科學家發現,50%的快樂是來自於天生的。這個比例,有的人可能說,哇怎麼這麼高?只剩下50%可以「調度」了,好可憐的我們!但我卻覺得,這告訴我們,我們可以藉由先天所告訴我們的軌跡,來知道怎麼讓全世界的人得到快樂。但如果我們沒去請教科學家,我們就不知道這個「50%」,只就用「猜」的。我們的生活也是用「猜」的,憑一些其他人的「經驗」來猜測接下來的生活,這樣太可惜。科學家告訴我們無法改變,可以更順著去生活它,這是我們平常可以做的事,但到了商場上,科學幫我們找出那些「無法改變」的事,反而又幫我們鋪出了一條新的財源。這是科學家可以告訴我們的事。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