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律師寫平凡婆婆的偉大,250字短文得了國際女性領導者年會首獎

p117.jpg

剛到加拿大的時候,常聽同學說今天的英文課要寫「SA」、「SA」。我問,這兩個字母是什麼意思啊?

他們給我看這個字:「essay」。

從此我對這個字漸漸的產生恐懼,第一堂英文課就教essay的寫作,老師說,這種essay呢,你就只能寫五段,最多250字,第一段結束前必須點出一句「thesis statement」,成為整篇essay的主旨。

當時剛從台灣念完初二,和弟弟都是職棒迷,平時也愛打棒球,好吧,那麼我這篇essay的題目就來寫「打棒球」好了,天啊,打棒球還有什麼主旨?於是第一段我破題就寫道,昨日下午天氣好,我和我弟帶著手套和球具出去跑一跑,第二段則寫我們先在草地上傳接棒球暖身暖身,第三段則是我弟投球、我打擊,第四段輪到我投球,我弟打擊,第五段就做個結論「今天好快樂」,此篇essay大作,後來拿到一個血淋淋的「D-」。

後來不必上太多英文課,也比較少寫essay了;平時寫英文文件再也沒有essay的什麼五段250字的限制,我也愈寫愈好,英文文件還可以得獎,但對「essay」的敬畏依然存在

或許是這樣,所以特別崇拜這樣的人,可以在250字以內將一件事講清楚?

這周看到一篇報導。就有一位叫Melissa Teves Pavlicek女律師,寫了這麼一篇很成功的essay,只有250個字,而且內容真的是「很essay」,平鋪直敘,就像高中生的作文一樣。而這篇essay竟然得了「國際女性領導會議」的徵文比賽的首獎,這個領導者會議裡面充滿了許多女性職場達人,由夏威夷的女州長Linda Lingle負責開場,包括前任白宮女性總廚師Cristeta Comerford以及美國空軍的第一位黑人女性飛官Vernice Armour將軍等等都在邀請名單中。

到底是怎樣的essay,贏得了這些女性領導者的青睞?

這篇essay的主角是作者的「婆婆」,也就是她的老公的親媽媽,一個平常在外衝鋒陷陣的女律師,來寫她的每天在家煮飯洗衣的婆婆,250字竟然蔓開了一個奇妙的婆媳話題。

不,不只是婆媳,還包括職業婦女與家庭主婦的話題,以及該把老人小孩丟在養護院還是自己照顧的問題,竟然用一篇250字的平鋪直敘的essay,讓大家啞口無言,並且感動

現在來看看這篇essay的粗略翻譯:

我是一個職業導向的新時代女性,所以,第一次與我這個家庭主婦婆婆見面時,完全無法理解她的感受──她在40歲就放棄工作,來照顧她重病的母親還有她唯一的小孩(也是我的老公)。當時我仗著青春的自大,認為她所謂的無私的態度,還有她每天幹著煮飯洗衣、照顧家庭成員、開車送他們上下班(這是美國主婦一定要做的),已經都是老時代的事了,她的作為,完全不在我對於「成功」的定義中。

直到我自己第一個小孩出生了,才開始感受我婆婆堅軔的生命力。小孩一出生就不幸有心臟方面的問題,顯然我必須放棄我的律師工作,不然就得將可憐的小孩丟到令人不放心的托兒所去,這時候,我的婆婆適時伸出援手,主動要求幫忙,幫我在家煮餐,更重要的是她教我禱告和心理上的支持,常與我在嬰兒臭尿布上共飲一杯葡萄酒談心解愁。我婆婆的幫忙,讓我不但可以繼續上班,反而還再開了一間小公司,現在已有六個員工了。

愁雲散去,現在我的小孩已經健康了,我也又添了一個女兒。她長大後,顯然也要面臨同樣的選擇,要家庭,要工作,還是兩者?

我的婆婆顯然選擇了前者,她是24小時的關懷者,她照顧著我生病的公公,為我們家建立了一個穩固的河床,也教了我,成功不只是來自銀行的存款數字,而是來自你幫助了多少人做到她們想要的夢想

而我婆婆現在已經80歲,她的成就卻是無聲的;原來,英雄不只是那些突然路見不平而大聲仗義執言的,有時候,她們每日默默的付出,輕輕的托著我們每個人的高度。(完)

整篇文章,只有250個字,真正是「短文」標準定義。而這篇文章顯然不只得到評審團的喜愛,連留言者也都說「寫得好美」,表示希望以後常常在報紙頭條看到這樣的作品!

這位女律師所得到的獎品也很有趣,她將得到三張入場票,主辦單位要求這三張票應該給她自己,給影響她的女人,還有給她想繼續影響的女人,剛好就是照片上面這三位。看著這三位,我覺得,重心是在那個最小的小女孩身上──

當她到了30歲,時代變遷,她會怎麼看這篇essay?

那時候,她或許會心思細膩的,又寫了另一篇essay跨時空的呼應她媽媽,那她會寫什麼?

短文是如此平凡,平凡中卻有這麼大的力量,突然,我恨我十七年前沒有好好的寫好那篇「棒球記」。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