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推特(Twitter)報喪禮,平凡文字的巨大力量?

網路上大家說「有圖有真相」,因為圖是容易消化的、容易全民都在用。但真正要形容什麼事,還是需要「文字」,不然我們史書都用畫的即可,為何早在文化初始就有「文字」的發明?講這些話不是老學究,而是最近發生在網路上的事件,通通和Twitter有關。

上周,TC50的第一名非常令人囑目,Yammer是一個「企業的twitter」,只是從「你在做什麼」變成「你現在在做哪個工作?」更有趣的是,這是一個企業已經講了很久的「合作軟體」(collaboration),為何一大堆的自動化的東西,有可能不敵一個Yammer?應該也來思考,為何這麼一個200萬人用的東西,不到上網人口的10%,卻已經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這件事講得很清楚,Twitter這件事對「外」比對「內」有趣。無論是企業、是團體、還是一個人,Twitter怎麼教我們文字的力量。

這力量平常只有這樣,但用在其他地方?

這周末,文字的力量發生了。在被網路界視為「荒涼地區」的美國中部,這周末成為討論焦點,因為丹佛市的「洛磯山脈新聞」有位記者叫Berny Morson,在周末參加了一位三歲男童的喪禮。這位三歲男童名叫Marten Kudlis,在「31冰淇淋」店內被一輛失控衝入的卡車當場撞死,引起當地居民的哀傷,這位記者參加了這場哀悽的喪禮,原本只要在喪禮後隔天寫一篇報導即可,但他卻選擇同時也利用「新媒體」,在當場使用Twitter「報導」這場喪禮的狀況。我們看過許多Twitter訊息是在實況轉播「活動」,譬如「主持人上台了」、「抽獎開始了」;也有實況轉播自己的旅行,譬如「抵達餐廳了」、「到加油站開始加油」,但這位記者這天寫的卻是「人們開始觀看遺體」、「棺木下降」,這下不得了了了,引起衝天爭議!

這位記者寫了幾十條消息,我摘錄幾個如下:

8:57,人們在看遺體。
8:58,人們在哭泣。
9:12,祭司吟唱,宣布典禮開始
9:32,觀賞Martin的影片
等等,然後又寫了好多,到了墓區。
10:14,抵達墓區
10:18,棺木置入土壤
10:20,祭司吟唱祈禱詞
10:22,埋起土壤
10:27,祭司吟唱希伯來文的詩歌
10:28,典禮結束

這位記者用的是「RMN_Berny」的帳號,經過這麼多事,它這個帳號竟還開著,點進去可看到,裡面只有大約69條消息,其中當天就佔掉30~40條,所以這位是「新手」,同樣是「What are you doing」,新手出招,連檔案照片和背景圖都來不及換,就被「老手」罵慘了!

一開始從幾個部落客提起,後來罵聲如滾雪球,周末上了ABC新聞。矽谷的部落客站出來,好像在揮揮他們的食指,儼然是以「新媒體大老」之尊,與這位「偏遠地區」的記者說,「No No NO,我的寶貝,新媒體不是這樣搞的!」如Silicon Alley Insider就不客氣的說,「我知道你們的產業要完蛋了,但這不是正確的解決方法。」ValleyWag則分析,這位記者寫推特的方法不對,把它「寫low了」,因為他在一場喪禮本來就不應該寫「每個動作」,顯得很輕浮、很不尊重,哀傷的事拿來當玩笑!

有趣的是,這時候也出現了「另一派」,支援著這位記者。比如Mathew是幫多倫多Globe and Mail的部落客,他說,「twitter葬禮」有何關係?他說他跑去問過主持該場葬禮的祭司,連祭司都認為,這件事無傷大雅,而且可以讓其他無法參加的人得知最新的狀況,是OK的;而他自己也諷言,「看,這些抨擊的部落客,果然深黯什麼是低品味(bad taste)。」令人莞爾一笑,看看這些率先發難的部落客像ValleyWag,果然都是平常幹盡壞事、沒事找事寫的八卦部落格。

而這位記者的老闆John Temple,本身是一位老記者,也以email憤怒的回應某位部落客。他在信中指出,部落客們要分清楚,這個問題到底是從「觀念」上(idea)就有偏差,還是只是「執行不當」(execution) ?他認為,當事人許可之下且抱著服務讀者的心情,用任何一種方式將事件還原真相乃記者的天職,因此用Twitter來實況轉播葬禮,應該是沒關係的,只是這位Berny Morson記者,在「執行」方面或許可比再恰當一點罷了。他並暗指兩點:一、這名小男童去世的消息在當地是大新聞,如果你們這麼善心,為何不報?我們這邊沒有任何讀者反應twitter不妥,憑什麼輪到你們遠在矽谷的人來反應?二、他自己也是三個孩子的爸,你們這些部落客無法想像我們曾經報導過如何悲傷的消息,包括Columbine高中屠殺事件,你們在那邊充專家、叫囂什麼?

看完這些,我有兩個想法。

第一、老兵欺負新兵,先來一步的「網路人」,雖然根本不是正統的記者,卻因為先來一步就自以為很厲害。也對,他們是有摸出了Twitter的味道、twitter的「規矩」,但這套規矩是充滿宅男的技客的規矩,不見得可以延用到大眾媒體上。這是人性,也是媒體要到新媒體,必須經過的一段陣痛期,陣痛過後,大眾的聲音會壓過重度使用者,新媒體會於焉瓜瓜落地誕生了。

第二,也是更重要的想法,那就是,Twitter的力量果然很大

大家平常都很忙,聲光刺激一大堆,能讓這些部落客引起注意,讓輿論開始討論,可見這件事一定很創新、很有爆發力,但我們看看這是什麼事?不過就只是,一名再也平凡不過的記者,在一個平凡的標準化葬禮中,用最樸素的文字,寫下了最千篇一律的流程

只是這樣而已。這件事突然變成很有「力量」。這力量對一些人來說是負面的力量,負面到起而攻之,到所有力量打成一片。這個「力量」就是文字的力量,當文字碰到一個新媒體,不必太多灑鹽或灑胡椒,自然就是很有力量。

一個地震來,只要大家在那邊「地震」、「有地震」、「剛剛地震」,又是另一種力量。這是目前已知的力量,還有哪些力量還沒被挖出來?

Yammer我們是看好的,企業要往外拓,每一步帶來的是錢。這個文字的穿透力量,很詭異,也很簡單,還有哪些其他力量,我們可以一起發掘。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