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創業盛會TC50與DEMO Fall本週同步上演大對槓,誰贏?

Google歡度10歲生日,大家都承認太陽系的行星已經全數繞著Google轉,但大家還是很想創業,這就是為什麼這星期矽谷的創業界異常的熱鬧,將有120多間與網路相關的新創事業,即將「上台」。只是他們上的「台」是不同的台,其中70幾家將在9月7日~9日於南加州San Diego的DEMO Fall會場,50幾家則在9月8日~10於北加州舊金山市中心的TechCrunch50會場。是的,你沒看錯,這兩場大會選在同一時間、不同地點、同時舉辦!

為何要同時舉辦?因為他們兩方是競爭者。

競爭者彼此講的話都不會太好聽,衝突一定會發生。只是大家都以為應該只會默默的發生,就像去年一樣,沒想到……。

TC50對參賽者非常的保密,要一直到美西時間早上6:30(台北時間今晚9:30),也就是大會開始前1小時才會公佈,而DEMO則是按例早早公佈名單,結果這周末,知名部落客Robert Scoble看完DEMO Fall的70幾間公司名單後,率先發砲,更另外再一篇文章指出其中15點他看不順眼的地方,許多參加DEMO的網站被「指名道姓」(還好台灣這邊參賽的公司優秀、沒被點名到)。Robert用了最激烈的語言直指「DEMO真爛!」我想,假如我剛好是今年的參賽者又看到這篇文章,可能會直接放棄DEMO上台,跑去砸掉Robert Scoble的臉!這篇文章吸引了100多則留言,在矽谷掀起轟動。

然後,沒多久,遠在聖地亞哥正在辦活動的DEMO總監Chris Shipley,竟然也在部落格中憤怒的回應了!

文章開頭第一句就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當我小時候,我母親教我,碰到生氣的事,從一數到十,再決定下一步。」她說。

但這次,她說她已經數十數了好幾次,無法再繼續忍下去了。

她直指,他們說DEMO是「老學校」,她說,這些人不是「新學校」,而是「沒有學校」,直諷這群號稱新媒體的部落客的胡鬧!

這篇文章之後,Robert Scoble再次回應。他說,首先,Chris並沒有打電話給他全方位求證,所以她指控應該要全方位報導一事,就連她自己也沒有做到(Robert真是硬坳),然後他說,DEMO既然是新創網站的「超級盃」耶,所以本來就應該被給予最嚴厲與最高程度的檢視(真是表面拍馬屁實卻放臭屁);他又提到,寫部落格本來就不是正式的報導,只是個人的紓發,所以,他隨便怎麼寫都可以!然後,他更指出而部落格不像以前寫在報紙上的死文字,寫什麼就是什麼,部落格應是一場「對話」,但Chris卻完全沒有回應這場對話!(哪有人以粗罵訕笑對方來開啟對話的?)

看完這周末的筆戰,我的感覺就是:這就是網路,野蠻的網路。

最後,猜猜是誰出來「緩頰」?正是TechCrunch的老大知名部落客Michael Arrington,寫了一篇「大家都要冷靜」。他的意思是,DEMO與TC50之爭已經不是新聞了!這篇「緩頰」文章中,他還順便幫TC50打出五點廣告,指出這次TC50吸引了1300位觀眾、1000個報名者,TC50裡面有52間公司其實都是當場宣布「開站」,轟動氣勢可以想見,而且還順便打了之前他們在媒體產業的頭號對手CNET一拳,指出TechCrunch部落客們絕對不會預先寫好這些廠商的文章,絕對不會有「媒體兼主辦單位」的優勢。

有趣的是,Michael在去年初創TC40第一屆時,攻擊DEMO的火力其實遠比Robert Scoble還要野蠻、兇猛。他當時就直率的指出,DEMO根本就是一個「要付費才能上台的舞台」,這樣的做法,Michael用了一個很強烈的字來形容:「不道德」(unethical)!這樣的形容當然不很正確,因為據了解有些廠商是受DEMO看重而被特別邀請上台,旅費上台費全包,不必付DEMO一毛錢,但這個「次八卦」本身或許又會吸引更多理由去講DEMO的不是,畢竟為何有些人要付這麼多,有些人不付?我自己也認為「unethical」根本言之過重,商業體就是商業體,做網站做產品就是要賺錢,打著「付錢就是錯」來評論網路產業任何一個環節,都不是恰當的做法,除非它自己真的是NPO,不然任誰都難逃商業的影響。

但,不恰當歸不恰當,這泥巴戰術,正是最容易的吸睛術,Michael靠這個方式可以容易的切入,給DEMO第一記重擊,據Mercury News的訪問,Michael Arrington直率的說,「他喜歡樹敵。」

「我就是希望(DEMO)倒店。」Michael說。

當今年四月TC50宣布舉辦的時間,大家看到他們竟選在同一時間,Michael更直率的再重述他的目的:「DEMO必須死掉。」

ok,現在,是誰死誰活?

首先來看看雙方去年號稱的參加人數,據TC40的記錄,去年他們一場就有1100位觀眾,其中800位真的付了2500美元的超昂貴門票費,單單門票一場就得250萬美元,還要加上贊助廠商等等。而DEMO這邊則有700位付費進入的觀眾,門票費為3000美元,若再有些網站公司真的付了18500美元搏一上台機會,賺得絕不比TC少。至少比目前來看,還沒有衰退的跡象。

那是去年,但今年的狀況呢?雖然矽谷的網路人大多都看好TC50,但矽谷的網路人不見得代表全部的網路。這點尤可從媒體參加狀況略知一二,據CNET這篇文章說,目前看起來,可確定的是DEMO已經贏得傳統媒體的青睞,高達100多間正式媒體會派人到聖地亞哥,其中華爾街日報等等據說只去DEMO,不去TC50。但是,TC50顯然吸引了更厲害的媒體──網路部落客們,五大部落客幾乎都以TC50為重心。當然,仍有媒體如CNET、Wired、BusinessWeek,會派出兩組人馬出來。

最趣味的是,單看這些派兩組人馬的媒體就可以隱約察覺一般人對DEMO與TC50看法的差異。像BusinessWeek,就是派他們的電子媒體記者到TC50,紙本媒體記者則到DEMO。換句話說,服務年輕及重度網路使用者讀者的記者就到TC50,服務資深與輕度網路使用者讀者的就到DEMO。對他們來說,兩者都不錯,但兩者也都有缺點,DEMO的缺點就是剛剛說它是付費上台,所以上台這些公司不一定是當年最棒的公司(窮網站可能就上不去了),而TC50的問題,則是它太TechCrunch個人風格,雖掛著「公平」的招牌,但仍被把持在幾個人與幾個組織的手上,當然TC50本身仍處於剛起創的非常時期這樣做也是對的。

這場紛爭誰輸誰贏,影響到一件事,而這件事要從一個問題開始問起:網路是電腦與電腦的連線,這樣的模式從基層就讓「通路」這件事情不再重要,只要有實力,不怕人家看不到;只要有實力,不怕被老舊大廠給壟斷。但,網路上真的沒有壟斷,沒有通路嗎

如果沒有通路,為何這些廠商要拚命的想辦法擠進TC50?或,想辦法登上DEMO的舞台?

就以這個為例,如果說DEMO與TC50都是未來新創網站一展歌喉的通路,誰能贏得這個通路?

我認為,兩方都無法完全得到。

同樣的爭議,早就不斷的在網路上演,在網路上,基本上永遠有兩個以上的通路--愈看DEMO與TC,就愈覺得,它們分別代表著兩組人馬,分別代表兩個完全不一樣的風格,因為對方的存在,更顯示出自己的極端。令我想起「鄉民」這個字,潛在的分化了世代,樂於當「鄉民」的覺得這兩個字代表了他的處境與心聲,也就愈來愈安心的猛幹鄉民的事,這時候有些人也因為看「鄉民」成群結黨又敬畏又不爽,而反倒興起了或保持著網路的另一個派別,但,就算鄉民再眾,不可能某天每個人都變成鄉民,但鄉民這玩意兒也不可能絕跡。DEMO上面講得都是好聽的話,每個人都是最棒,大家按照著相對傳統的方式來做事;而TC50充滿了你厲害我才跟你在一起,剛好合乎部落客的痛調(tone),突發的狀況連連,harsh當幽默,這下子,其他網路上的entity,現在要被迫選邊站了。

網路上很多事情被野蠻地改變了定律,大家不分階級與年齡,在同一間大會議室,這是唯一的會議室,夠多人在裡面翻滾,一群小朋友的聲音可以用堂皇的道理幹掉一位老教授,很多新邏輯也搭著舊的邏輯出來,到最後只有幽默至上,愈沒道理就是愈有道理(Sorry我這句話本身就是一個例子)。這次,Chris Shipley這位傳統的辦活動人,雖已經學會用Friendfeed、Twitter,但現在應該終於體會到網路最野蠻的地方。

TC50誰勝誰敗?我會覺得,兩邊都有發展的空間,一邊不可能到另一邊,尤其是這次,兩邊都有優秀的台灣創業家參與(活動尚未開始無法先透露)。不過,創業家在未來可思考的機會,看看DEMO的依然存在,代表著這一塊還有地方可以做,畢竟,對於還沒有碰過網路的「中間選民」來說,一個有禮卻無趣的活動,比一個野蠻卻有梗的活動,還要好消化多了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