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教學第1課:維持一個「引頸呼吸」的姿勢

這幾天美國正熱鬧舉辦民主黨年會,它可能是有史以來對「部落客」最友善的大型活動,首先,它一共讓124名部落客掛上「媒體證」進入採訪,單單這點就已經破記錄了。不過,依然擋不住許許多多想擠進來的部落客,於是在離會場不遠的丹佛市中心,企業贊助下架設了一個暱稱為「大帳篷」(Big Tent)的地方專門「招待」部落客們,這個「大帳篷」真的很大,兩層樓高,只要付100美元,每天免費吃兩餐,啤酒無限暢飲,裡面的無線上網無限使用,牆上隨時播放著CNN實況轉播民主黨大會的最新狀況。

為何對「部落客」這麼好?部落客所集中的矽谷地區大多是支持民主黨的歐巴馬,而整場「Big Tent」也不缺贊助商支持,包括Google、YouTube、Digg都有出錢,有些大部落客如Daily Kos也是贊助商。據說,有3000名部落客報名想進入這個「大帳篷」,最後只能塞得下500多名部落客,包括一些知名網路人如Craigslist創辦人也都以「部落客」身份一起來這裡共襄盛舉,除了在各大部落格平台發表,這些部落客也猛用Twitter與Cover It Live

該是時候了。

寫部落格有了兩年,應該算是台灣屬一屬二的部落客之一,我對「部落客」這個封號是很是排斥,也談過部落客特有的一些像「露出後遺症」,但,每當看到大家談「blogging」,怎麼談都是同一套,怎麼談都脫不了媒體2.0、公民新聞或意見殿堂,怎麼罵也都罵不超過什麼業餘專家、文字暴力等等,我便又覺得想當blogger了,想以這個身份,慎重的提出三點部落格還沒看到的新視野

這三點分別代表三方面:心理面、金錢面、功能面。

第一、許多部落客已寫文一年以上,卻不見依然用「第一天的」原始初衷在寫作的,Why?How?Who?

第二、部落格已經熱紅五年,目前仍不見可以「直接」且獨力的直接從自己部落格得到全職薪水的(不計入被聘用的部落客、企業部落格、周邊收入),Why?How?Who?

第三、部落格打從一開始就是「網站」的一種,卻很少看到一般網站的成功路徑被運用在部落格上面幫它更成功,Why?How?Who?

今天先談第一點

最近周末接了一兩堂全日課程,也在某場合任主持人,題目都是「網路行銷」。說實話,放諸業界,「網路行銷」要講到超過「關鍵字廣告」,超過該講者本身公司的產品,到了出神入化程度者目前仍非常少見。這是因為傳統行銷人本身不懂網路,網路人不懂傳統行銷的用語與習慣,由於兩邊都只懂對方片面的東西,因此有些東西,就是無法cover得到。

譬如,「部落格」對於行銷的意義,以及怎麼「經營」。你奮力的掏心掏肺的把knowhow全講出來,以為已經精銳盡出,然而人家有聽沒懂,只再問一次當初那個問題──

如何,經營,人氣,部落格?

騷頭回答,唔,社群經營。唔,持之以恆。唔,慎選平台…。以上都對,每位blogger都有他獨特的脫穎而出的方式,所以,每個成功的blogger都可以當老師呵,給這些後進與企業醍醐灌頂一番呵。但,這些case都只能適用於某些狀況,往往換人、換時間、換環境就無法複製,而如法泡製者常常第一個面對的就是要打敗眼前這個部落客;於是,我試著找出,一個可以「運用在每個人身上」的魔術答案,然後我看到,這個答案,早在第一天就有了。

寫作的第一天。

對啊,當某人特地來到這個場合,一字一詞的小心的問出這個問題,然後,耳朵豎起,渴望聽到「人氣部落客」的答案。這個眼神,正是了

所有部落客,在第一天就感受到了。但這個感覺,也隨著寫作的時間而消逝,於是部落格世界注定是要一代換一代,後浪推前浪。

這個,在第一天就感受到的東西,是什麼?我想起第一次到香港,登太平山,被香港夜景給震囁。美洲大陸見過許多大山大水,怎麼俯瞰、怎麼星羅棋盤都見過,就是沒見過香港的這樣的夜景,那幾棟的樓房,是這麼的靠近自己,彷彿一伸手,就可以搆攀得到!香港是一個擁擠的城市,這些摩天大廈,就像一隻隻剛出生的雛鳥,對著天空伸展出去,想要一窺世界的美好,記得當天日記,便以「極欲引頸呼吸的城市」為標題,洋洋灑灑寫出心中的感動。

部落客的第一天,正是這樣的動作。第一天開始,他(我),就是極欲「引頸呼吸」著了。說到「經營部落格」,錯了大半,抱著太明確的目的而來的部落格,往往是不會達到它的原始目的的,因為矯揉造作或利益薰心,也因為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部落格的好處很多,但誰能拿到哪些好處,並不是用計畫或策畫或虎視耽耽者能得的,也不是在期限內一定拿得到的。我覺得,所有現在想紅的部落格們一直沒有做的,就是「維持一個引頸呼吸的姿勢」

這是每位部落客,包括我在內或許多多少少存在的問題。這點還請慢慢咀嚼。我想我寫到這個程度,應該有資格提出這樣的觀察。這都要怪人類的原罪;人脫了衣服,都長得一個樣,所以,人兒赤裸裸的碰到部落格世界,從第一年到第二年、從第二年到第三年,碰到的事情與反應也都大同小異,不足為怪。大家都是平凡的人,不會因為寫部落格這件事開始有哪裡不同或哪裡偉大,反而更加速曝露出我們平凡的一面。

每個部落客的生涯中都會遇到同樣幾個階段,厲害者或許可以比較有系統的將這幾個階段一一標示出來。我想到的包括,譬如,第一次看到有忠實讀者,第一次和戳樂奮戰,第一次從沒人認識到與其他同為「知名部落客」的一種惺惺相惜的體驗……。多數的部落客認為,經營社群很是重要,沒錯,要保持「名氣」、「人氣」,或許這點很重要,但是部落格不是在寫人氣或名氣,而是「內容」;而且剛剛那句的重點是「保持」。部落客如果就像漸老的人類,整天想辦法拉皮或激光手術來「保持」青春,青春依然會流失,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但這場筵席可以轉個方向,辦得更大。然後再轉,再辦更大。

部落格內容,來自部落客身體裡的「能量」,這能量,寫部落格的第一天就有了。那種初衷是──

關在房裡,沒人理你。

PO了出去,流量掛零。

但是,我的文字會說話呢。

我讓我的照片說話,讓我的照片加文字說話。

我在做一個作品,這個作品沒有過去的包袱,沒有任何名氣的加持。它就只是一個作品,別管它作者是誰,作者一點也不出名;它就只是一個作品,作品本身就會說話!

我試圖讓它說話,我用盡了力量讓它說話,我就像一隻雛鳥,就像香港的摩天大廈,奮力伸長了頸子,想到天空去呼吸!

我、要、說、話!

這時候的部落客,能量很大。事實上,在人氣剛開始的此時此刻,能量最~大~

這能量,不是靠四處去social或找碴而得來的,也不是靠什麼號召或話題而來的,這是藉由作品本身而發出的光芒,這是部落格人氣的最初,也是最後的秘訣

這秘訣就是從一個「引頸呼吸」的姿勢與心態開始部落格,一路盡量維持。

想想,社會上很少有這種機會,能靠「作品」當「武器」的。社會原本是需要「通路」的,人們為了爭這些通路而四處與人交陪交流,但有些人如我較為孤僻,對群性敏感,往往需要孤軍奮鬥,但網路給了我一個、就算孤軍奮鬥也可成功的機會。於是乎,現在在網路上查「網路專家」我不是排第一個,但是查「弱勢男女」卻會查到我的文章在第一筆,就是這個原因。大家都搶著當網路專家,沒人想自首自己是「弱勢男女」,但如果我們不是弱勢男女,如果我們一站出去就吸引萬眾的目光,如果我們可以跳過上頭所有的老闆、長官,如果不必會說幾個字就人人要看你,那,為何會這麼傾心於這個平台呢。

兩年多來,我清楚的體會到部落格寫作的許多心理牆角,除非你真的是為了企業行銷而寫,還是有人聘用為商業部落格寫手,但以上兩者皆不是目前99.99%部落客的狀況。99.99%的部落客都是自發性的,而做一個自發性的部落客很辛苦,在職場上沒什麼直接幫助反而還倒楣的遭到「特別注意」,在線上也「人怕出名豬怕肥」,一生中從沒碰過的誹謗與閒言閒語全部一起湧現,辛苦幹苦都在心裡,慘的是,一切可能是「白忙一場」。所以,「部落客」是過了一個年紀就不想再當的頭銜,在這個年紀,心中只有經濟的壓力,看到兒子的笑臉就想保護他,每個人都會遇到的。

寫部落格之前,我是在寫書的,由於有「對照組」,所以我知道,愛好寫作的人,其實有更多比部落格令人嚮往的寫作方式。在美國,那大山大水之間,把自己遺落在某個GPS找不到的角落,心完全的平靜,讓題材自然浮現,找到更多有千年意義的寫作題材。而對於一個寫作者而言,最怕的就是「被影響」。作家紅了以後,面對的最大挑戰不是怎麼再多與人們交流,而是如何再突破自己、再創高峰。這過程,從古至今,作家都是到一個人煙罕至的地方,沉澱,再出發,讓新作品,兀自的發光。因此,我們不會聽過李白、蘇東坡辦過網聚,也沒聽過張愛玲、白先勇公開的回覆讀者來信,或曾在他們的作品中直接提及與讀者的互動。

部落格是新品種的作家,但部落格依然是某種作家,因此不可能自脫創作者幾千年來的習慣。「現在」就是最有意義的時刻,因為那山那水,千年都在,多少詩狂文人為他們傾身,但此時此刻是所有人所沒體驗過的一段時期,這是blogger共同的盛唐時代。不過,前提是,我們得回到第一天,那「引頸呼吸」的階段,並且維持著這個姿勢。身為pioneer,只有這個姿勢,才能迎面的迎接下一個時代的到來。美國民主黨年會只是部落客發威的另一個開始,下一天會發生何事沒人知道。有些人開始包裝部落格為課程,但,其他有興趣真正走入歷史的部落客,或許可以加入我,想辦法保持「引頸呼吸」的動作,姿態雖醜,沒人會怪。我們要的是歷史價值,而不是一時的「one-hit wonder」,感謝網路時代,只要繼續努力,只動手、不懂嘴,把耳朵全都遮起來,總有一天會只剩我一個,也終有一天會看到我們的價值。

1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