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爽他(她),都是「微習慣」作祟?

他覺得,他們之間,大概是已經沒救的了。

她也是這樣覺得。

沒有明講,兩人坐在這間速食餐廳裡,吵鬧的孩童聲音,冰冷的塑椅上,好像是兩個完全不認識的人,剛好因為沒位子被擠在同一張小桌子。他與她只各買了一杯可樂,各付各的帳。

為小事而吵,吵架也事小。這不是吵架,是一種很深的遺憾,他覺得她都不讓他,她也覺得他都不讓她。

「可是,昨天明明已經陪妳去逛百貨公司了!」他先說。

「我要的不是這個。」她說。

「可是,可是,你之前明明說我都不陪妳,妳才生氣的啊!」他說。

「………。」她無言,心裡的火氣卻不自覺的上升、上升、再上升。他真的都沒有感覺到嗎?奇怪,很明顯了啊?她是很謝謝他陪她去百貨公司逛街啦,可是她也有回饋啊!逛百貨前先和他去找他那群狐群狗黨的哥兒們朋友,還忍耐他在外面抽煙15分鐘,這樣還不夠啊!

「我們像在拔河。」她終於說出口了,已經瀕臨忍耐極限。

「妳想走近我,我卻還一直往後拉……。」他說。天,他八成聽了她這句話幾千幾百次了吧,這個死豬頭臭傢伙,居然也學起來了。她不覺得好笑,只覺得更生氣了;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嘻皮笑臉!

此時她只有一個感覺:不要再看到他,就不會生氣。

他也有一個感覺:不要再聽到她的聲音,就不會興起想吵架的念頭。

兩方都覺得,是對方不讓。

是對方在找麻煩。

是對方不愛我。

兩方目前唯一的共識是,兩人在拔河。但自己是好人,對方是壞人。

這些事情,講出來一定更糟,因為事實是這麼的明顯,我已經做這麼多、妥協這麼多,你/妳卻一點也不妥協,或妥協得不情不願不甘不依的。這樣下去……。

「我累了。」她說,甩頭就走,速食餐廳門上面的風鈴,呼嘩呼嘩亂叫一陣,她的餘光從店的落地玻璃看到他還坐在原位,他目光看的地方果然不是窗外,而是桌上,就像平常一樣。

氣死了,氣死了,氣死了!

「喀啦!」

一聲輕脆響起?

「啊~~!」

她慘叫。

路旁幾個路人停住轉頭,機車騎士也「嘎~~」煞車,她周圍的世界,一瞬間靜止無聲,遠方傳來連環喇叭聲變得好遠好遠,彷彿附近所有的人全都停下來,看著她。

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沒事。沒事。

高跟鞋,斷了一跟而已!

旁邊就是修理的店,她一擺一擺的走向它,路人擦肩而過,指指點點,掩嘴好像在遮著訕笑,她加快速度,急急走進那小店。

「哦。」店內異常昏暗,老師傅看她拎著一隻鞋進來只出了這麼一聲,轉身就去拿工具,一邊細看,一邊問。

「嗯…第幾次斷了高跟鞋跟了啊?」

平常她不會理這種老師傅的,但這次可能是被那男人氣到,對老師傅這個正經的聲音感到特別溫暖。她真的努力的想想。

「第三次吧……。」

老師傅眼睛瞇成一條線,還在看那高跟鞋。

「每次都是斷左腳,對不對?」

咦他怎麼知道?她心想。

「每次都是從右側裂掉對不對?」

她有點毛骨悚然了。

「每次都是在下午?」

唔,好像對。

「每次都和同一個人在一起?」

她一驚,這是騷擾嗎?看老師傅好像也不是很專心的在問,連眼睛都沒在看她,只是專心的拿補釘子…這次她沒回答了。

因為她突然間全懂了。

成功學來說,養成「大習慣」就是成功的第一步。早起的習慣,看新聞的習慣,說甜話的習慣,幫助別人的習慣……。真正想成功的人,試著養成一些「大習慣」,真的就讓他更接近了成功。這些「大習慣」,養成一兩個就是讚!

但,還有一種習慣,可能更是職涯、生活、人際關係、男女感情的關鍵,這種習慣叫做「微習慣」(microhabit)。人腦中2千億個腦細胞、可儲存1千億條訊息;人身上639塊肌肉,由60億條肌纖維組成,十萬億條神經的連線,但,它們並不是每次都做不一樣的變化,有些事情,顯然是重覆著用同一個腦連結、同一條神經、同一塊肌肉所做出來的,這些事微小到,可能是習慣在拿出鑰匙後自然要甩一下,看到鞋帶一長一短自然手就伸出去要綁緊……
還包括,看到他,就習慣性的想把自己塞進他胸膛。

他也習慣,在她突然靠近時,手肘輕輕向外伸出、輕輕擋住。

她也習慣在撞到她手肘後,將他輕輕撥開。

他又習慣在她撥開他手肘,準備反而將她環抱。但環抱之前,先離開人群,腳步加速5%。

她習慣在他腳步加速5%時,撒嬌的說,「牽我的手嘛」。

他則習慣在她說「牽我的手」的剎那,想要跟她講個笑話。

她習慣在他講笑話、不正經的時候,本能性的把他推開!

然後他會生氣。

她也會生氣!

很奇怪。其實,他是喜歡她跑來塞進他胸膛的,他也喜歡環抱著她;他是想牽她的手的,她也喜歡他的不正經。甚至,當初兩人在一起,他還說過一句話。

「我喜歡妳,因為妳不『京』,真性流露。」

這是兩人最像的地方,不假不虛。

但,人熟了以後,當然都是「不假不虛」的,不假不虛之後,「微習慣」就像水龍頭打開,一直出來、一直出來。

所有的「微習慣」都是反射動作,這些「微習慣」,決定了一個人給他人的感覺。

男女之間,人們之間,常常都是因為「太習慣做某件事情」,才會引起反感。他們沒有習慣討厭某人,也不想討厭某人,但他們因為習慣做某一些事情,才會一直相互討厭。

而那些事情是很難去改的。譬如,習慣於自己某種說話方式。

或是眼神、處事態度。

更多的,是根本察覺不到的,那些「微習慣」。

唯一能停止這些「微習慣」,並重新整理的,只有「停」下來

把所有動作停下,不動。

不說話。

不看。不聽。

為了維持久一點,連腦子也都不想!

然後,做一個很大的事,或許是出去爬山、看電影,或許是去散步。

去的時候,不說話、不互動。

這是我擊敗「微習慣」的方法,或許,你有其他的秘方。「微習慣」真的存在,影響力大得難以想像,知道它的存在,是還不錯的第一步。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