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的真諦,電梯版

瀛瀛早安!你從小就喜歡陌生人。你喜歡對著陌生人笑,陌生人也喜歡對著你笑。

你最常「邂逅」陌生人的地方,就是在電梯裡。每天電梯上上下下,把我們和陌生的大人關在一個箱子裡幾十秒鐘。

小時候的瀛瀛,躺在嬰兒車裡。門開。

你的視野只要出現一個陌生的面孔,你會頓了一下,然後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她)。

他(她)也感覺到有人在看他(她),於是望向那個眼神的來源。

「嗯,是個小寶寶。」他(她)心想。

天雷勾動地火。爸爸知道。

「來,瀛瀛叫『姐姐』!姐~~~姐!」

在這個愛笑的小小「放電男」身邊見多識廣了,基本上,不是穿著老裝或拖鞋的女人、只要有一點點打扮的,全部都要稱呼為「姐姐」,以免冒犯!瀛瀛,爸爸當然知道你還不會說「姐姐」,但看你興奮的表情,仍抱一絲希望說不定你真的會叫出來?

「瀛瀛你很喜歡『叔叔』對不對!」

只要是男生,就算年齡已幾乎可做我的爸了,或年輕到還是中學生,都要叫「叔叔」。男生不喜歡別人叫他太老,也不喜歡別人叫他太年輕!

最近有腸病毒,身為爸爸的我,幫你喊了姐姐和叔叔以後,還是要幫你擋下這些熱情的姐姐和叔叔,因為這時候,他們肯定、一定、百分百確定的會伸手出來要摸你的頭,摸你的鼻子,摸你的小手手,還要親親你……。

「啊,他不喜歡人家摸……。」我急喊。

「是這樣喔!沒關係,」對方慈藹的回答。「那……嗨,弟弟!你今年幾歲啊?」

瀛瀛還是傻傻的笑。

「弟弟你叫什麼名字?」

瀛瀛還是傻傻的笑。

「弟弟…你很開心吼?」

瀛瀛繼續傻傻的笑。

就這樣,陌生人和瀛瀛相視而笑,笑了好久,笑到天涯海角,笑到天荒地老,笑到把其他家人都忘記了……。直到電梯到達目的地,門開、門關,瀛瀛的視野裡,陌生人不見了,才回神望向爸爸,表情有點失望,然後繼續讓我們,把你推向另一個天空,換一片視野。

「只有我家小寶寶才這樣愛笑嗎?」我常常這樣想。

奇怪的是,瀛瀛,你好像不太喜歡和小朋友一起笑,只喜歡對著大人笑、對大人「放電」。很神奇喔,無論是什麼樣的大人,歐巴桑的,年輕大學生的,強壯的慢跑青年、忙碌的送貨員……呵呵,只要跟你「對上眼」的,幾乎無一倖免,所有大人都會被你的笑容給融化。

譬如上次,看到一個酷到爆的少女,眼影畫得像熊貓,舌頭穿了一個環,腿像竹竿冷冷的插在地上,一看到瀛瀛你,竟然蹲下身子,把眼皮拉下,跟你做了一個很好笑的鬼臉。

有一次,一個手臂刺青的壯漢,兇氣凌人,身上飄出淡淡酒味,闖進電梯,一看到瀛瀛你,居然伸出了舌頭,手還比出一朵繡花插在耳朵上,爸爸差點沒噗嗤笑出!

反而是穿西裝套裝的上班族,對小寶寶比較「免疫」,但至少也會先瞪著你,端詳著你這雙清澈得沒有半點雜質的眼睛,研究著你超級世界誠懇的笑容,然後,慢慢的慢慢的擠出一句話,揮一揮手,動作有點僵硬。

「哈…囉。」

然後笑起來了。笑得跟孩子一樣。

這件事,就這樣子。原本沒什麼好講的。

一直到瀛瀛你學會走路,爸爸發現一個秘密

爸爸發現,瀛瀛你自從會走路後,每次進電梯,還是萬分期待。當那扇電梯門一打開,一個從沒見過的陌生人走進來,你還是會對著那個人,仰著小小的頭,對著他笑。大人只要瞄到你一眼,也會對著你笑。

可是爸爸卻發現,你的笑容開始有點靦腆。你的笑容帶著一點點害羞。

好可愛,可是好奇怪?

然後爸爸才發現,原來,會走路的瀛瀛,已經和躺在娃娃車上的瀛瀛不一樣了。你雙腳在地上,電梯一開,你一定看得到進來的人,也一定能調整你的姿勢,讓你自己去看到這個剛進來的人。

你可以對著更多人笑,所有進到電梯的都可以對著他笑。

於是你就會開始碰到一些鄰居,比較不愛笑的。你看了他(她)一眼,依然用最燦爛的笑容送給對方,不料,對方理都不理!
他(她)看天上、看地下…看旁邊,或是看著自己的腳趾頭。

就是不理。

瀛瀛,你的笑容,這時候就出現一點點尷尬的味道,眼睛也轉看向你的爸爸。

過了一個月,瀛瀛的笑容變少了。

再過了一個月,瀛瀛不再馬上對進門的陌生人笑了。

瀛瀛開始習慣躲在大人的大腿背後,只露出一隻眼睛,偷偷的看著陌生人。

陌生人也就更少看你,更少對你笑了。熊貓少女、刺青大哥,恢復了他們冷酷殺氣,只有長得像爸爸媽媽的固定那幾個人,會跟你說,「弟弟,你在害羞喔?」

你才放心的笑起來。

爸爸終於知道,原來,你以前所「看到」的人,全都是「看到你」的人。你會笑,是因為他們一定會笑;他們一定會笑,也是因為你在笑。

好奇怪呢,是不是呢瀛瀛?原來,沒有一件事是真的雞生蛋蛋生雞,只要其中一個無條件想生,下一個就會出來!

是不是很奇妙呢!

瀛瀛,不過,爸爸又要再告訴你一個小秘密。姐姐叔叔們,其實並不是不願意笑哦,他們不是不喜歡你哦!他們可能只是忙碌、心情差,或是,不善於表達而已。他們一進電梯,就躲到角落去,看天上、看地下…看旁邊、看著自己的腳趾頭……但其實,他們偶爾也會從周圍的鏡子,偷偷的掃視這個小箱子。

偷偷的看著你。

有一天,你不會再對著他們笑,因為你覺得,他們不再對你笑。有一天你會說話了,你甚至不再覺得,笑容是最重要的。

那個電梯裡愛笑的小弟弟,於是永遠留在回憶裡了,直到出現下一個更年輕的、愛笑的小弟弟。

1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