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的岳父(上)

(本文章取材於我的新書《「1」的力量》,將艾迪的離婚個案故事延伸改編成小說體)

「那一晚……我的爸爸又再次喝得醉醺醺的出現在家,我就知道,我又要倒大楣了。」她說。

如同以往,艾迪在電話上,傾聽著她。

「我以為他進門以後應該會先去廚房,或先去陽台,」她幽幽的說:「果然,他還是慢慢的接近了我媽的房間……。」

艾迪靜靜的聽。

在電話那頭,她好像陷入痛苦的回憶,停頓一下下,哽咽了。

「接下來,是我媽的慘叫聲。」她緩緩的:「我媽很害怕,所以她的聲音很小,反而是那男人,野獸般的,好像把這些年的氣全部都出在她身上。我只敢躲在門後,一點聲音都不敢發。」

一個不小心,她又講了五個小時。

艾迪很愛很愛她。

還沒有見到面,艾迪已經覺得,這就是他的老婆了。

第一次見面,艾迪說,為了避免尷尬,我們一定要深深的擁抱。

約好了見面日期、地點,艾迪看到了她,沒有說話,只有深深的擁抱。

這一抱,艾迪更確定。

三個月後,他們走進了禮堂。

~     ~     ~

不過,在走進禮堂之前,她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我爸,這個星期要回來。」她說。

什麼,那個準岳父?做這麼多獸行的那個差勁的男人?

「他說,女兒要結婚了,連女婿都不知道長什麼樣,成何體統!」她說:「所以,我爸希望你來和他見個面。

艾迪說,不,我不想見他。

不想見這個獸行男,不想。

沒想到,她卻說──

求求你。

艾迪不了解。

「妳這麼恨你爸,恨不得他有一天失蹤,永遠不要出現在這世界上,」艾迪問:「為什麼妳卻要我去見他?」

後來,艾迪還是去了。

艾迪轉念一想,見見這個準岳父,或許能夠改變他一點什麼。或許,可以讓這個新婚妻子原生家庭一家破鏡重圓,妻子的童年創痛說不定可以慢慢修復了,對不對?

到了妻子的娘家,已經熟悉的客廳,熟悉的餐廳,熟悉的門廊,沙發上坐著一個陌生的男子。

「爸爸,您好。」艾迪做了一個超過90度的鞠躬。

他用上他所知道的最卑微、最多禮的敬語,表現出所有面對長者的尊敬動作,因為艾迪知道,根據這男人的暴力歷史,「他應該會喜歡這一套!」艾迪心想。

那個老男人戴著深色的墨鏡,坐在原處,動也不動。

手上撐著一根粗粗的柺杖,一句話說也沒說。

艾迪心想,好吧,這位準岳父果然很「酷」。

此時,準岳母走到客廳,切了一大盤各式水果,艾迪吃的每一口都甜在心裡。未婚妻也開心的招呼,一切都和平常一樣,只是現在沙發上坐著一位那個陌生的準岳父,面色嚴肅的坐在那裡。

此時,離婚禮只剩下一個月。下個月他們就要結婚。

~     ~     ~

婚禮那天,岳父並沒有到場

這是合理的,艾迪知道,原本規畫婚禮的時候,就沒有想過這個經常離家出走的岳父真的會來現場,畢竟從前那個家經歷過這麼多的家庭事件。

只是,艾迪心中還是有一點點悵然。

是不是,自己在一個月前的那次的「表現」不佳,以至於岳父不喜歡他這個女婿?

雖然妻子總是在罵自己的爸爸,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爸爸在婚禮的籌備過程都還搖控著無上的權威,很多事都是她爸爸希望這個、她爸爸希望那個───

「我爸交待過一定要請這五桌的親戚!」

「我爸說,聘禮絕對不能少。」

「我爸說………。」

結果,這個爸爸、這個岳父,終於還是拒絕出席了這場婚禮。艾迪知道,看來自己並沒有化解這個原生家庭的苦痛。

後來,中場休息,艾迪趁他的新娘回到新娘休息室再補妝、換上另一套禮服的空檔,去上個廁所。

到了廁所,旁邊剛好是一位女方的親人。

恭喜啊!艾迪!

這個場合,大家都是說吉祥話,真是好開心哪。

艾迪也很開心,開始和這位大哥聊起來。

「就是很可惜,男主人沒有到現場……。」艾迪說。

「男主人?」

「就是愛琳的爸爸啊,唉。」艾迪說:「上個月才和他初次見面,沒想到今天還是沒來。」

一段沉默。

艾迪心想,這位讓親戚們頭痛的岳父,在家族之中大概也是一個難以招架的角色吧,連親戚大哥都無言了。

艾迪走到洗手檯,準備先洗手,一轉頭,卻看到親戚大哥,仍站在原地。

親戚大哥,正用一種非常詫異的表情看著他

那表情實在太不可思議,艾迪不禁倒抽一口氣,怎麼了?

「怎麼了?」艾迪問。

親戚大哥嘴巴動了幾下。

「你……上星期見過你的岳父?」親戚大哥問。

艾迪點頭。

親戚大哥表情極為詭異,臉上堆滿極多的困惑。

可是,」親戚大哥說:「你的岳父,早在十年前就過世了。

(未完待續)

本故事分成好幾集,想搶先看到下一集,請點擊這裡留下正確的email即可收到下一集。

12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