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章建築的可惡與可愛

(附圖為加拿大Royal Ontario Museum)

家對面有個小空地,旁邊剛蓋起一棟漂亮的新大樓,有天,新大樓的旁邊多了一個奇怪的新東西,看起來像臨時架成的鐵架,卻立在那邊屹立不搖,已經至少一星期了。

一日下樓,看見幾位媽媽站在門口,非常生氣的模樣:

「違章建築!太明顯了!」張媽媽說。

「可惡咧,可惡。」趙太太也發難。

「也不看看我們這邊,這社區這麼棒,太沒水準了吧?」蔡媽媽接著。

「去年還和我老公來看那新大樓,還好沒買。」張媽媽回憶著。

「聽說有投資客一次買二十戶,到現在一戶都沒賣出去!」趙太太說。

「他們說外牆多漂亮,還有庭院?現在跟工寮沒有兩樣!」蔡媽媽長呼一口氣。

「這一個大違章,兩層樓高咧!」趙太太氣得差點岔氣。

婆婆媽媽你一言我一語,七嘴八舌,這時候,旁邊一直沒說話的陳媽媽說話了──

「讓我來打電話給市政府,告發這個違章建築!」

陳媽媽激動萬分,幾乎把她自己的眼鏡給震了下來,也為這場歷時一小時的婆婆媽媽對話帶到最高點。

大家就氣呼呼的解散了,婆婆媽媽都遲到一小時買菜,趕路吧。

白晝的時間,太陽慢慢的爬到天空正中。城市人自顧自在外頭忙碌,住宅區變成了空城。

這個「違章建築」的金屬,呈銀白色狀,在炎熱陽光下,發出一種奇怪的反光,潔白得不像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很難想像這是一塊便宜的建材,假如換個朝代,說不定成為價值連城的藝術品,可以送給一國之君換來幾個城池什麼的,現在卻成一個礙眼東西在這裡被嫌著、罵著、排斥著。它站在這棟褐磚外牆的新大樓旁,它覺得自己應該像羅浮宮旁的水晶金字塔。

它覺得歸它覺得,它不會說話。每天早上,還是有人對著它吐口水,傍晚回來對它再吐一次。奇怪,這棟大樓蓋得很快,這片土地也是它的,它愛在上面蓋什麼,包括順便蓋一個「違章建築」,鄰居怎麼管得著。現在不但要管,還要管裡面的住的什麼人,新大樓自己無法說話,因為裡面還沒住人,投資客拿著一棟棟的作品穿縮,房價這幾年的飆漲讓他們忙得沒時間說話。這棟「違章建築」也這樣放在那邊,不急。

過了兩天,終於,工人來了。先在它旁邊,砌了幾個水泥座。

運來一些黑壓壓的土壤,開始種花。

過一天,又在它銀白色的骨架上面,纏了一些藤子。

然後,纏上一些不知名的樹枝與綠油油的新鮮樹葉。

一天天的過去,夏天來了,陽光更加毒烈,白銀色的金屬反而漸漸少了。

好多好多的水,開始在它的腳下奔流,又來了一些藤製的沙發、一些木作的家具。最後,一層木板的甲板,運到了門口,鋪在上面。

工人坐在甲板上吃吃喝喝,好像在慶祝完工。這一座高大的白銀巨獸,現在已經看不到它的骨頭,每一個從對面舊大樓走出來的鄰居,往這個方向看,已經不認得它。

「哇,這………?」張媽媽驚呼。

「原來,他們是要做這個喔!」蔡媽媽恍然大悟。

「對啊我想起來了,上次去看房子,她們畫過一張圖,跟這個很像。」趙太太說,「這一個大綠蔭,兩層樓高咧!」

「看起來像泰國耶,在下面作SPA一定很舒服,早知道應該買一間的。」張媽媽說。

「喂喂,你們覺得,這些設施,會不會對鄰居開放?」蔡媽媽小聲的問。

「對啊,他們上次挖地下室,把我們大樓震出裂縫,他們是好鄰居,應該知道補償我們一下吧。」張媽媽振振有詞。

婆婆媽媽七嘴八舌,沒注意到,他們身旁愈來愈多人,車輛愈來愈多,有些戴著另一顏色的工人帽子的工人,更後面的車子不耐煩的按起喇叭,早上的伯油路彷彿冒起氣呼呼的白煙。

後面來了一隻大怪獸。那是一輛大卡車,上面載著一台挖土機。

「強制拆除。」

牌子立起來了。工人準備忙碌。剛剛吃完便當喝完米酒的坐在甲板上的工人不見了。連同甲板也不見了。

就在這時候,每次都沒什麼話的陳媽媽,剛好從門口走出來。

看到了景像,陳媽媽還沒和其他媽媽打招呼,就急急的跑到後面的挖土機。

「請不要拆,請你們不要拆!」

媽媽們有點奇怪的看著平常不多話的陳媽媽,尤其是她特別沮喪與後悔的表情,於是也跟著說,好啦,不要拆,不要拆好了。

「建商很用心啦,給他們一點時間啊。」

「這個很漂亮啊!」

「我們鄰居都很喜歡啦,不要今天拆啦!」

「不然我們要去陳情哦!」

挖土機後面一個像工頭的走出來。

「陳情?」工頭說話:「就是你們鄰居聯合陳情,我們才派人來拆的!」

聯合陳情?媽媽們面面相覷。

白銀色的骨架,冷冷的看著這一切,好像它唯一的機會被剝奪去。它知道這挖土機再厲害也無法將它肢解,它只會被拆成一根一根的,個個都是二層樓高的銀白色長條柱,它會被賤賣到另一個地方,在另一棟大樓旁邊再次被架起來。

大樓的十四樓,買了20間的那個投資客,也冷冷的看著這一切,他已經在計算,這個綠蔭不見後,他的房價一坪掉二元,但他還是賺十元,比放在股市還好賺,忍不住微笑。

媽媽們又晚了一小時買菜,她們走往菜場的路上,難掩失望的表情。

沒人看到陳媽媽,她早回到家裡,在廁所裡嚎啕大哭。

人類傾向「慢熟」,對陌生的東西先排斥,爾後擁抱,這是猴性。

愈無法克制猴性者,排斥得比別人更不理性,但之後也會緊抱得更不理性

因此,一個有遠見有前瞻力的「創新者」的難關,只會出現在一開始。

只要撐得過去,有一天,他們不會隨便讓你離去。

10 Comments